《爱你更比寒冬寒》是网络作家叙凉苍耳为大家带来的最新原创作品,爱你更比寒冬寒迟绾厉爵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迟绾厉爵砚小说

爱你更比寒冬寒全文阅读

《爱你更比寒冬寒》是网络作家叙凉苍耳为大家带来的最新原创作品,爱你更比寒冬寒迟绾厉爵砚是小说中的主角,这是一本可甜可虐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迟绾对厉爵砚的痴爱故事。迟绾为了厉爵砚可以付出所有,但是厉爵砚的心里却始终容不下她。

第1章 我要你的命

  “撕拉。”一道尖锐的轮胎打磨地面的声音响彻整个别墅,黑夜下,一辆黑色的豪车寂静的停在了别墅的院子里。

  过了片刻之后,车门打开,一身黑衣的厉爵砚从车上下来,男人五官冷峻,犹如冰凿,尤其是那双骇人的凤眸,像是要吃人一样。

  路过的佣人看到厉爵砚都不敢抬头,齐齐的低头。“迟绾在哪里?”厉爵砚走进诺大的客厅之后,一把抓住路过的佣人,冷冰冰。

  男人异常冰冷的语气吓到了佣人,她知道厉爵砚和迟绾两人的感情一直都不好,毕竟两人是商业联姻,又是迟绾自己主动要求嫁到厉家,因此厉家上下对迟绾都嗤之以鼻。

  “少夫人正在楼上。”佣人不敢怠慢,慌张道。厉爵砚用力将佣人甩开,大刀阔斧的往楼上的主卧室走去。

  迟绾怀孕八个月,身子很沉重,她这几天胃口不好,吃什么就吐什么,原本消瘦的身体,更是单薄到不行。

  她正放下手中的勺子之际,原本紧闭的卧室门,被厉爵砚一脚踢开。迟绾吓了一跳,回头见是厉爵砚之后,她的眼底带着些许喜色。

  厉爵砚好几天没有回来了,迟绾看到他当然开心的不行。她起身道:“爵砚,你回来了,吃饭了吗?我让管家给你准备……”

  “你对小柔做了什么?”厉爵砚一把挥开迟绾的手臂,眼神冰冷道。

  迟绾原本身子沉重,再加上她的左腿是残缺的,被他这么用力一甩,差一点摔倒。她稳住身形,清丽的脸上带着些许茫然和复杂道:“我没有对叶柔做什么。”

  “你没有?如果不是你让人打压她,叶柔怎么会被评委指责抄袭?你竟然敢在背后玩这种小动作污蔑叶柔?”厉爵砚阴森森的盯着迟绾,黝黑鬼魅的眸子,仿佛要将迟绾整个人都生吞一样。

  迟绾看着厉爵砚那张冰冷刻骨的脸,掐住手心道:“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评委判定叶柔的作品抄袭,是叶柔真的抄袭了我的作品,我没有在背后操纵什么。”

  “叶柔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能够和你们迟家比吗?迟绾,你他妈的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动叶柔,你不想活了?”

  厉爵砚一把掐住迟绾的脖子,将迟绾按在身后的墙壁上。

  迟绾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心中涌起一股自嘲,良久之后,她脸色惨白道:“是我做的又如何?叶柔敢在我怀孕的时候勾引你,我没有将她从京城赶出去,已经看在你的面子上,她敢当着我的面勾引你,我动她又如何?我是迟家的大小姐,她只是我们家的一个佣人的女儿,我想要她混不下去,分分钟的事情。”

  “你敢动她一下,我要你的命。”

  厉爵砚被迟绾的话激怒了,男人那双眸子,渐渐的蒙上一层猩红,看在迟绾像是要将迟绾生吞。

  迟绾倔强的抬头看着厉爵砚,讥笑道:“厉爵砚,别忘了,你们厉氏集团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靠我们迟家的,没有我们迟家做你的后盾,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吗?我是你的妻子,叶柔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我要弄死她,轻而易举,就算是你想要护她,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贱人,我杀了你。”

  厉爵砚彻底被激怒了,他死死的掐着迟绾的脖子,仿佛真的要杀了迟绾一样。

  迟绾呼吸逐渐变得薄弱起来,女人那双倔强的黑眸中,滚动着悲伤甚至痛苦。

第2章 这种女人该死

  她迟绾,迟家的大小姐,五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左腿烧伤严重变成了瘸子,迟昊一直担心迟绾嫁不出去,一直给迟绾物色优秀的富家子弟,可惜的是,没有人愿意娶这么一个有残缺的女人。

  而厉家刚好陷入危机,迟绾主动要求嫁给厉爵砚,而厉爵砚当时正在和叶柔谈恋爱,三个人原本就是青梅竹马,迟绾仗着自己千金小姐的身份横插一脚,将厉爵砚抢走了,在京城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为了解决家族危机,厉爵砚只能和迟绾结婚,但是婚后的生活,却并不如意。

  厉爵砚的母亲不喜欢迟绾,厉爵砚也不爱迟绾,甚至憎恨迟绾这种卑鄙的行为,对迟绾也是爱理不理,要不是有迟昊在,厉爵砚只怕会弄死迟绾。

  “咳咳咳……”眼泪从女人的眼眶中流出来,她的眼睛近乎薄弱和哀伤的看着厉爵砚,看着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看着男人眼中的冷酷无情。

  “你既然这么贱,我就成全你,让你贱个够。”

  厉爵砚见迟绾痛苦喘息的样子,他的眉眼间划过骇人的寒气,突然松开迟绾的脖子,狞笑的扯掉了迟绾身上的衣服。

  男人的动作吓到了迟绾,她刚劫后余生,又被厉爵砚粗暴的动作吓到,她抓住厉爵砚的手臂,尖叫道:“厉爵砚……你想要做什么?”

  “你不是每天都想要让我要你吗?要不是你对我下药,你以为这个孩子会存在吗?贱人。”厉爵砚掐住迟绾的下巴,冷冰冰的笑道。

  迟绾的脸色一阵惨白,眼神空洞的看着厉爵砚。

  没错,这个孩子,也是她算计的。

  他们结婚五年,厉爵砚却不肯碰她一下,她受不了,便在对厉爵砚下药,一夜缠绵,有了这个孩子。

  说来也真的非常可笑,厉爵砚明明是她的丈夫,她却只能靠下药得到丈夫的宠爱。

  “你不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迟绾真的被厉爵砚那副样子吓到,她抱着肚子,哭泣道。

  这是她的命,这个孩子不可以出事,绝对不可以。

  厉爵砚冷笑一声,拨开迟绾的手,分开女人的双腿讥笑道:“不要用你父亲压我,你以为,我会怕他?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自己下贱。”

  下贱……吗?

  迟绾还未反应,身体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刻骨的疼,快要将迟绾整个人吞噬掉了。

  她发出一声尖叫,鲜血从两人叠合的地方流出来。

  “孩子……厉爵砚……我们的孩子……住手。”

  迟绾不停地尖叫,捶打着厉爵砚的胸膛,却无济于事,鲜血铺满整个地面,迟绾疼的浑身颤抖,厉爵砚冷笑着扣住迟绾的手臂,毫不客气的撞击着迟绾的身体,眼底充满着恨意。

  他恨迟绾横插一脚,破坏他和叶柔的感情,恨迟绾算计自己。

  这种女人,就应该死……

  “啊。”男人毫不留情的抽送,撞击刺激了迟绾,她疼的不停地尖叫,却没有人过来救她。

  被厉爵砚不知道折磨多久,男人才从地上起来,抓起迟绾的衣服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拉好拉链,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双腿大张,满是鲜血的迟绾道:“下一次你再敢伤害叶柔,我会要你的命。”

  丢下这句狠厉的话语,男人没有丝毫怜惜扭头离开了这里。

第3章 他不爱你

  迟绾的肚子一阵剧烈的疼痛,她转动着已经干涸的眼睛,抱着肚子,朝着门口爬。

  “救救我的孩子。”

  “少夫人。”老管家听到楼上的动静不敢上前,直到厉爵砚离开之后,老管家立刻过来,在看到迟绾的样子之后,老管家吓坏了,立刻叫救护车。

  迟绾被送到救护车的时候,已经昏迷过去。

  王岚从外面刚回来,听到管家的话之后,她的脸上对迟绾没有丝毫同情,只有不屑道:“那就送她去医院,好好伺候,不要到时候迟家又说我们没有照顾好她。”

  说完,便扭着腰身上楼,全然不关心迟绾会不会出事,就连自己的孙子都不在乎。

  ……

  迟绾听到很多声音,她很疼,呼吸很困难,她不停地叫着厉爵砚的名字,如同……五年前一般,她叫着厉爵砚的名字。

  将他从火场救出来,可是,她的左腿却因为救他的时候受伤很严重没有办法恢复,从此一瘸一拐,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和谈资。

  她无怨无悔,哪怕知道厉爵砚不爱自己,她也想要争取……为了自己的幸福争取。

  “哇哇哇。”

  “出来了,是一位小小姐。”

  迟绾拼劲全身的力气,终于生下一个女儿,便陷入了黑暗中。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模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迟昊那张脸。

  迟昊见迟绾醒了,成熟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冷凝道:“醒了?”

  “爸。”迟绾刚想要起身,就被迟昊按住了。

  他目光沉沉道:“你刚生产,身体比较虚弱。”

  “孩子……怎么样?”迟绾看着迟昊,脸色惨白道。

  迟昊见迟绾脸色苍白紧张的样子,伸出手爱怜道:“没事,是一个小丫头,很可爱,和你小时候你一模一样。”

  迟绾闻言,松了一口气。

  “厉爵砚对你做了什么?是不是他动手打你了?”迟昊见迟绾松气,眉头凌冽道。

  他之前就不同意迟绾嫁给厉爵砚,他在商场这么多年,看人一向都很准。

  厉爵砚这个男人不是迟绾可以驾驭的,而且厉爵砚和叶柔的事情,也不是说斩断就能斩断的,但是迟绾从小脾气就很倔,想做的事情,怎么都要做。

  “不是,他没有打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迟绾想到厉爵砚对自己的凶狠甚至无情,心脏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和厉爵砚离婚。”

  迟昊绷着脸,对着迟绾命令道。

  迟绾的脸色一阵惨白,她看着迟昊,哑着嗓子道:“不。”

  “他不爱你,这些年,我为了你也帮衬着厉爵砚不少,他现在翅膀硬了,不会善摆甘休的,不要在傻了。”迟昊见迟绾这么倔强,拧眉道。

  “爸,妈妈说,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我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的,我是他的妻子,我相信他会看到我的好。”迟绾的倔强,让迟昊有些无奈。

  他只有迟绾这么一个女儿,也不想要迟绾不开心。

  “我让福伯给你熬汤等下送过来,你在好好休息一下。”

  迟昊终究妥协,拍着迟绾的脑袋道。

  “我想要看看我的女儿。”迟绾抓住迟昊的手说道。

  “胡闹,你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许任性,而且小丫头是早产,还要在保温箱呆一段时间,你乖乖养好自己的身体,听到没。”

  迟昊的话,迟绾也不敢忤逆,加上身体的确是吃不消,迟绾便没有在坚持。

  迟昊离开之后,迟绾闭上眼睛,便睡着了。

  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厉爵砚烦躁的扯开脖子上的领带,目光阴郁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昨晚他离开的时候,迟绾流了那么多血,不知道死了没有。

  他绷着脸,拿起电话,给管家打了一个电话,管家和厉爵砚说迟绾在凌晨三点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厉爵砚便没有说什么,将电话直接挂断了。

  女儿……吗?

第4章 你在作贱自己

  厉爵砚冷酷的笑了笑,继续看文件。

  他和迟绾,原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唯有恨意。

  当初厉氏集团一直被其他的企业压制,后来和迟家联姻后,厉氏集团才展露锋芒,这些年也因为迟昊的关系,厉氏集团混的风生水起,圈子里有很多人都说厉爵砚是靠女人上位的,每次听到这些,厉爵砚心中对迟绾的憎恨,便增加一层。

  “叮铃。”

  电话响起将厉爵砚的思绪打断了。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在看到是叶柔的电话之后,厉爵砚脸上的寒冰逐渐温和下来。

  他靠在椅子上,语气温和道:“比赛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这件事情不会影响你在下一次的比赛,别怕。”

  “我知道的,爵砚,我听说绾绾生了一个女儿,恭喜你。”

  叶柔低柔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出来,隐隐有些落寞。

  厉爵砚淡漠道:“那个女儿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要不是迟绾那个贱人算计我,怎么会有那个孩子,中午想要吃什么?我等下过去接你。”

  叶柔精致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羞涩道:“你决定就好。”

  厉爵砚和叶柔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叶柔放下电话,脸色难看的看着手机。

  迟绾,你就算是用尽心思嫁给了厉爵砚又如何?在厉爵砚的心里,你就是一个工于心计的贱货罢了。

  就连你生孩子,爵砚都不理,真是可怜虫!

  女人原本柔美的唇,勾起一抹异常恐怖阴毒的弧度。

  她相信,过不了多久,厉氏集团总裁夫人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

  “厉爵砚这个人渣,他竟然敢这个样子对你?你是傻了还是疯了?竟然没有和你爸说?厉氏集团就算现在风头在怎么强,也比不过你们迟家,他凭什么这么对你?要不是你,厉家有今天的地位吗吗?”穆棱怒气冲冲的对着迟绾低吼道。

  穆棱是迟绾的闺蜜,她出身军人世家,脾气火爆,嫉恶如仇,非常护短。

  原本迟绾要嫁给厉爵砚这件事,穆棱就非常不赞同,她非常不喜欢厉爵砚,谁让厉爵砚对迟绾这么差,对叶柔那个麻袋那么好,看着就让人恶心。

  “穆棱,我没事。”看着穆棱怒气冲冲的样子,迟绾心中带着些许暖意。

  她知道穆棱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她只想要尽自己的努力,得到厉爵砚的喜欢。

  “你真的太傻了,你是从迟家的千金小姐,要什么样子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扒着这个厉爵砚不放?他这个样子伤害你,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你。”看着迟绾到了现在还记挂着厉爵砚,穆棱气的要炸毛。

  “穆棱,你还没有这么深沉的爱过一个人,所以你不会明白我心中的感受,等你爱上这么一个人,你就会明白我今天做的事情。”迟绾轻轻的扭动着自己的手指,盯着自己素白的手指,自言自语道。

  “你这是在作践自己。”穆棱丢下这句话,怒火朝天的离开了迟绾的病房。

  作贱自己吗?迟绾看着穆棱离开的背影,眉眼间带着浓浓的哀伤。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执着是在作贱自己?可是她已经走在这条路上,不撞南墙是绝对不会回头。

  迟绾生产,厉家没有人过来看迟绾一眼,王岚知道迟绾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嗤之以鼻。

  她向来重男轻女,要是迟绾生了一个儿子,或许她还会过去看迟绾一眼,现在只是一个女儿,她便懒得过去看迟绾,她也不怕迟家会怪罪厉家,毕竟厉爵砚这些年将厉家的势力发展的很大,就算迟昊真的要动厉家,也不是这么轻而易举的。

  迟绾心酸的握紧拳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呆,她没有料到,厉爵砚竟然真的这么狠心,一眼都不愿意过来看她?

第5章 撕心裂肺的疼

  迟绾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的时候,可以下床走动,她每天都会过去保温箱那边看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她的心变得非常柔软。

  迟绾今天刚看完孩子就要回病房的时候,却看到坐在自己病房等着自己的叶柔。

  叶柔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整个人显得异常柔媚可人。

  她见迟绾进来,扬唇亲昵道:“绾绾,你身体好些了吗?我知道你生了一个女儿,得空过来看你,孩子还健康吗?”

  “你来这里做什么?滚。”迟绾看到叶柔就觉得恶心,叶柔什么心思,迟绾在清楚不过了。

  她向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不像叶柔,将自己伪装的那么完美。

  “绾绾,我知道你记恨我抢了法国这一次的设计比赛的名单,可是这是迟总的意思,毕竟你怀着孩子,所以迟总让我代替你参加。”

  叶柔被迟绾用这么嫌弃的声音对待,脸上没有生气,只是显露出些许委屈。

  迟绾用力的握紧拳头,清丽漂亮的脸上满是寒气道:“叶柔,你将我的设计图偷走,还恬不知耻的在厉爵砚的面前说我抄袭你的,你真是不要脸,我真是后悔当年怎么会答应让你住在迟家。”

  “那原本就是我的设计图,要论抄袭,原本就是你抄袭我的作品,在学校的时候你就仗着自己是迟家的千金小姐,将所有的好处都抢走了,迟绾,你也不过就是比我多了一个好出身罢了,要论设计天赋,我比你更厉害。”

  叶柔看着迟绾,也没有在迟绾的面前伪装下去。

  “给我滚,我不想要看到你。”迟绾用力的捏住拳头,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指着门口对着叶柔低吼道。

  叶柔看着迟绾那副样子,讥诮的靠近迟绾消瘦羸弱的身体道:“迟绾,你费尽心机利用你们迟家的势力财力强行让爵砚娶了你又如何?几年的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形同虚设的厉太太的滋味过得很不好吧?你真是一条可怜虫,一个跛子,还想要得到爵砚的爱?真是不自量力。”

  “贱人。”叶柔的话刺中迟绾心底最柔软也是最敏感的腹地。

  这些年,明里暗里讥讽她是跛子瘫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迟绾一直隐忍着不发作,假装坚强,可是被自己的死敌这般挑衅,迟绾怎么都没有办法忍受。

  她一直佯装的平静被撕碎,她抬起手便朝着叶柔挥过去,叶柔却一把抓住迟绾的手,可是很快,叶柔便弯唇眼底划过一抹诡异松开迟绾的手,迟绾的巴掌便重重的落在了也叶柔的脸上。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在安静的病房显得异常突兀。

  “迟绾,你他妈的在做什么?”

  厉爵砚今天抽出时间特意过来看迟绾一下,毕竟迟绾是他的妻子,迟家的势力还在,厉爵砚也不想要闹得太僵,谁知道一过来便看到迟绾抽打叶柔。

  厉爵砚的脸色倏然阴冷下来,上前将迟绾推倒在地上。

  迟绾原本腿脚不方便,加上生产没有多久,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哪里经得住厉爵砚这般粗鲁的对待。

  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上,牵扯到了已经缝合的伤口,疼的脸色发白。

  “爵砚,不怪绾绾,是我让她不高兴了,法国的设计比赛,是绾绾一直想要参加的,这一次被我截胡了,她心里怨恨我也是应该的。”

  叶柔靠在厉爵砚的怀里,异常委屈娴雅的对着厉爵砚说道。

  “贱人。”迟绾撑着身体,漂亮的杏眸满是愤怒的瞪着叶柔。

  “你在骂一句。”厉爵砚眯起狭长的凤眸,松开叶柔,直接站在迟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迟绾。

  “她难道不是贱人吗?明明知道你是我的丈夫,还勾引你,不仅勾引你,还勾引法国那边的评委,厉爵砚,你以为叶柔是冰清玉洁的白莲花吗?她早就已经被别的男人玩烂了,为了可以上位,她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也只有你这个傻子才会……”

  “迟绾,你再敢羞辱叶柔一句,我掐死你。”

  厉爵砚蹲下身体,五指掐着迟绾的脖子,像是要将迟绾的脖子扼断一样。

  迟绾看着男人冷峻冰冷的表情,他的眼睛是最漂亮的,深邃的像是深夜的星空,可是……这双眼睛里,从来就没有丝毫无情,冷的像是寒潭的水。

  迟绾就这个样子看着厉爵砚,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滴在了厉爵砚的手背上。

  这些年,她在他的面前总是不肯低头,总是用言语激怒厉爵砚,没有人知道,每次看着厉爵砚的背影,她都很痛苦,她只是想要厉爵砚回头看自己一眼,哪怕只是一眼就够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