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作家梅子姐姐为大家带来的《此情绵绵无绝期》是一本剧情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此情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黎沫唐泽宸全文阅读

此情绵绵无绝期全文阅读

网络作家梅子姐姐为大家带来的《此情绵绵无绝期》是一本剧情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此情绵绵无绝期黎沫唐泽宸是小说中的主人公,全文讲述的是黎沫和唐泽宸之间的虐爱故事。黎沫非常卑微的爱了唐泽宸二十年,但是唐泽宸却总是看不见身后她的存在,直到她不在了,唐泽宸才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

第1章 你注定只是唐家买回让我发泄的妓

  “哥哥,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做梦!”

  唐泽宸如天工雕刻般俊美的脸上闪过讥讽的笑意,身下的动作更加狂肆。对上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他心中一阵厌恶,猛的翻转她的身完,火热自身后狠狠的顶了进去。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张伪善的脸,明明生了一副蛇蝎心肠,却整天装作柔弱无辜的样子,恶心死了!“哥哥,今天是你的新婚夜,你不能……唔……”

  力道陡然加重,疼的黎沫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在她的体内毫无怜惜的横冲直撞,每一下,都好像硬生生的撞击在她的心头,让她痛不欲生!

  重重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唐泽宸另一只温热的大掌在她的胸前狠狠地揉捏着,恨不得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揉进骨子里!

  “黎沫,别装了,这不就是你喜欢的吗?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下贱的女人?”

  男人刻薄的话语如淬了毒的匕首,一刀刀戳刺着她早已满目疮痍的心脏。“我没有……”黎沫涣散的意识本能的开始否认,得到的却是更粗暴的对待。

  他将她逼到床的角落里,摆弄成最屈辱的姿势,“你没有?你敢说三年前你没有爬上我的床?你敢说你没有逼得柔儿嫁给唐泽尧?你敢说柔儿的死跟你没有关系!!”

  白芷柔,那个让他捧在掌心,宠在心尖儿上的骄傲女子,即使是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依旧对他许下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

  而他,也相信他们可以白头偕老。可是,三年前,黎沫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给他下药,令白芷柔撞破了他们翻云覆雨时的画面。

  从此,一切都变了。白芷柔一气之下,接受了他心狠手辣的的堂哥,唐泽尧的求婚。最终,两人都死在了那辆疾速飞驰的林肯车上。

  幸存下来的司机说,黎沫是当时最后一个去过车库的人。

  那时候的他,只是一个失去继承权的失败者,还没有能力保护心爱的女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受尽折磨,年纪轻轻就凄惨死去。

  想到柔儿躺在那大片的血泊之中,,苍白的面容没有丝毫血色,唐泽宸漆黑的的眸子瞬间染血,恨不能将黎沫捏碎,“黎沫,你真该死!”

  可是,就算黎沫死了,柔儿也回不来了,他要让她生不如死,为自己的恶毒行为赎罪!黎沫动了动唇,想要解释,干涩的眼角竟流出了一滴泪。

  她以为,她的泪早已流干,可是,唐泽宸是谁啊,这个洛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她最爱的哥哥,永远都知道该怎么才能伤她到极致。

  就好像他此刻情动时温柔的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柔儿,我的柔儿……”可是,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一切呢?三年前那夜,明明是白芷柔下的药。

  白芷柔的确爱唐泽宸,但她更爱金钱和权势。与唐家一个失去继承权的落寞男人来讲,她更愿意选择不爱她的唐泽尧。然而,她太贪心了,既想嫁给唐泽尧,又想做唐泽宸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朱砂痣。

  于是,便有了三年前的那一出。

  白芷柔捉奸在床,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离开唐泽宸,让他永远愧疚怜惜。

  这些话,这些恨与痛,黎沫没有说出口。

  他不爱她,也不信她。

  曾经撕心裂肺千万遍的解释,早已榨干了她的心。

  苦涩的泪,顺着唇角蜿蜒入口,她闭上眼睛,再忍忍吧。

  唐老夫人已经提出要让她去和齐家联姻了,齐少珩,善良的少珩哥哥会帮她,还有她腹中的孩子,摆脱这人间炼狱。

  唐泽宸暴虐地扣住她的双颊,迫使她睁开眼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齐少珩救不了你,没人能救你,你注定只是唐家买回让我发泄的妓。”

  他抽出身体,愤怒离去。一想到小时候她对齐少珩的依赖,他就暴躁的想杀人!

  黎沫心里存留的最后一丝温度也一点点冷却了下来,血液混着扎人的碎冰在全身流动。

  痛,好痛!

  刺目的鲜红在她身下迅速蔓延,疼的她全身都快痉挛了,虚弱的声音缥缈在房间中,“哥哥,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

第2章 你不过是个肮脏的女人

  唐泽宸没有来。

  黎沫绝望的闭上眼睛,身体还在痛,心却已经麻木。

  她知道,孩子没了。

  很好。

  他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也杀死了她那颗孤独可笑的心。

  这颗心,在她七岁,第一次见到唐泽宸那年,就埋下了一粒名为爱情的种子,十三年来,不可控制的生根发芽。

  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因为那一声“哥哥”叫出口,再浓烈的爱意,都只能卑微的尘封在心底,小心翼翼,不能见光。

  然而,这份错误的开始,最终竟要用她的亲生骨肉作为代价来结束……翌日。

  黎沫醒来时就躺在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医院病房里,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终是没有来。

  倒是他的新婚妻子,白芷柔的妹妹白芷晴,妆容精致的出现在这里。

  她微昂的下巴,像是一个倨傲的胜利者,“黎沫,听说你流产了。

  真是可惜,那孩子还没成形,就被当做一团烂泥拿了出来,你还没有机会看一眼你的可怜孩子吧。”

  “白芷晴,这里不欢迎你!”黎沫厌恶极了,白家姐妹从来都是诡计多端。

  “白芷晴?”白芷晴眉头轻挑,语气高高在上,“你现在,应该叫我一声唐太太,或者……大嫂。”

  “唐太太,请你出去。”黎沫别过头,不再看她。

  白芷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走到床头,倒了满满一杯滚烫的热水。

  “黎沫,我今天来,是劝你离唐泽宸远一点。”她声音温柔,却无比恶毒,“你这种下贱的女人,就算脱光衣服爬上了男人的床,也只配当一个妓女。”

  “要不是你,我姐姐也不会负气嫁给唐泽尧,最终落得惨死的下场,黎沫,你欠我姐姐的命,我会帮忙讨回来。”

  黎沫猛然转过头,声音冰冷,“白芷晴,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唐泽宸的床上,你们姐妹难道不应该比谁都清楚。”

  “黎沫,你这话什么意思!”白芷晴声音陡然抬高,眸光阴寒。

  “别装了,反正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三年前的药,是你和白芷柔下的,不是吗?”

  闻言,白芷晴动作一愣,嘴角渐渐出现得意的笑,“对,你说的没错,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你,是我和我姐姐一起亲自将你搬到同样被下药的唐泽宸的床上的。”

  “但是,谁会相信你呢?唐泽宸愿意把你当做恬不知耻的荡妇,怨不得我们。”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流产吗?是因为我在你的饭里加了容易堕胎的药啊!”

  “你不过是个肮脏的女人,就像你那死去的孩子一样,是个肮脏的野种!”

  啪!

  “啊!”黎沫尖叫着将一巴掌狠狠甩在白芷晴的脸上,“白芷晴,你才肮脏,你和你姐姐才是最肮脏的人,你姐姐已经得到了报应,你也不会好过的!”

  白芷晴手中的玻璃杯突然以奇怪的角度倾斜,热水尽数洒在了黎沫的胸前,玻璃杯被重重的摔碎在地上,她却一改刚才盛气凌人的模样,可怜兮兮道:“小沫,我好心来看你,你打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侮辱我姐姐?”

  黎沫还未反应过来,只看到唐泽宸快步冲进来,近乎凶残的上前,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报应?”

  唐泽宸身上,燃烧着熊熊怒火,冰冷的声音,带着噬骨的寒意,“真有报应的话,那你为什么还活着,嗯?”

  失去孩子的痛让黎沫彻底爆发,全身的血液都在疯狂的叫嚣着她的愤怒,“白芷晴就是该死,一切都是报应!”

  如果不是白家姐妹背地里的陷害,如果不是她们想方设法的挑拨离间,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一步?唐泽宸又怎么会如此对她,直到害死了她还未出世的孩子?

  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她吃力的发出微弱的声音,“哥哥,你怎么能和别人一起……杀了……我们的孩子……”

第3章 长大后,只剩下了疼

  我们的孩子?唐泽宸看着黎沫向来清澈的眸里,此刻有什么正在喷薄而出,是失望,是怨恨!

  她在怨他害死了他们的孩子?

  是啊,那明明是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

  这一刻,唐泽宸掌心中的力气似乎正被一点点的抽走,他蓦地松开了手。

  见状,白芷晴立即迎过去,巧妙的露出被碎玻璃割破的左手,以及高高肿起的半边脸,“泽宸,你别怪小沫,我没想到她这么讨厌我姐姐,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再提起可怜的姐姐了……”

  听到白芷晴的话,唐泽宸心底一丝难以察觉的心疼错愕瞬间消失殆尽,他抓起白芷晴受伤的左手,眸光愈加寒冷,“她弄的?”

  白芷晴眼里闪着莹莹的泪光,看上去真诚又可怜,“小沫她不是故意的……”

  黎沫真是受够了白芷晴这副恶心的样子,只可惜,她太痛了,痛的连呕吐的力气都没了。

  一点点凋零的身体,还能禁得住多少次折腾?

  唐泽宸动作粗暴的将她从病床上拖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玻璃碎片深深陷进了肉里。

  白芷晴作势要去扶起她,眸里的得意却怎么也掩不住。

  “晴儿,我答应了你姐姐会好好照顾你,就不会让你白白被人欺负!”唐泽宸压下眸中翻涌的怒气,沉声道:“黎沫,下午我会派人接你出院。”

  “哥,沫姐姐不能出院!”

  唐棠刚进来就听到唐泽宸的话,唐泽宸是她堂哥,但她只是唐家不受宠的人生的的女儿,所以和许多兄弟姐妹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小时候,黎沫是唯一一个愿意和她玩,对她好的人。

  “沫姐姐刚刚流产,身体又不好,不住院休养会落下病根的。”

  “祸害留千年,她死不了。”唐泽宸冷峻的面容写满了无情。

  唐棠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和唐泽宸身体里流淌着同一个家族的血,却无论如何都撼动不了男人的铁石心肠。

  一遍遍的哀求,在看到黎沫宽大的蓝色条纹病服后浸透出来的大片血渍时,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再也忍不住从眸里大滴大滴的砸了下来。

  她善良美好的沫姐姐,为什么要遭受这样残忍的折磨?

  “小棠,别哭。”黎沫轻弱的声音,似乎被风一吹就散,却带着不送抗拒的坚决,“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沫姐姐的话,也别再求他。”

  唐泽宸凛冽如刀的视线,一点点的从黎沫病态绝美的脸上扫过,呵,这个时候学会骄傲了,学会要那早已被她丢掉的自尊了吗?

  明明连那么下贱的事都做了,这个时候却不愿意向他求饶了,他本想着,如果她肯向他开口的话,也许,会放过她这一次。

  可是,她没有。

  她甚至没有再看他一眼。

  黎沫以为,心死了,便再也不会痛了,可当冰凉的镊子在她身上寻找着玻璃碎片时,当唐棠咸涩的泪水打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时,她还是痛了,痛彻心扉!

  不管是白芷柔还是白芷晴,唐泽宸从来都不会怀疑,可他却不愿给她一分一毫的信任。

  曾经,他们也有过一段美好快乐的时光啊,她视为珍宝的记忆,难道,就这样被他全部忘记了吗?

  许是欢乐早已被小时候透支,长大后,只剩下了疼。

第4章 唐泽宸不会放过她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黎沫已经趴在唐家大宅的卧室里,唐棠一直守在她身边,见她醒来,肿胀的眼睛再次落下了泪。

  “沫姐姐,你终于醒了,哥哥他太狠心了,你走吧,离开这里,去哪都行,不然你迟早要死在这里的。”

  “小棠,我也想离开。”黎沫的脑袋无力的偏了过去,眸里的光芒一点一点暗淡,“可是,我走不了。”唐泽宸不会放过她的。

  除非,她死。

  “沫姐姐……”

  唐棠带着哭腔的声音独自飘在这偌大的房中,就像是一个精巧奢华的牢笼,囚着黎沫不堪的灵魂。

  我愿日日焚香燃蜡,只求神明保佑沫姐姐早日得到解脱。未经历生活真正苦痛的唐棠只能用这种方式在心中祷告着。

  一月后。

  唐老夫人六十大寿。

  黎沫身上的伤痕已渐渐结痂脱落,新长出来的肌肤嫩生生的,带着淡淡的粉,几乎看不出曾经留下的痕迹,反倒像是清晨的花骨朵儿,引人采撷。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具身体早已破败。日渐宽大的裙子显得她更加娇小,看起来是如此的易折易碎。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段时间,唐泽宸并没有来找她。

  宴会大厅千盏琉璃灯摇曳旋转,巨大的寿字立在最显眼处,来客都是洛城有头有脸的权贵,无一处不彰显着唐家的作为一个豪门大族的地位。老夫人满目慈爱的看着自始至终没将手分开过的唐泽宸和白芷晴。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满堂欢笑,黎沫的眸子里仿佛扎满了破碎的冰块。

  她就像是一个幸福的偷窥者,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寻了间隙,她独自来到后院,这里是难得的一方清净处,月光皎洁,又何必过于神伤。

  “美女~你在这儿干嘛呢?”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极其轻浮的声音。

  白峰醉醺醺的朝她扑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猥琐笑意。

  黎沫使劲甩开黏在她身上的那只恶心的手,倒退怒斥:“滚开!”

  白峰手上还残留着刚刚那光滑如玉的肌肤触感,一时间血液上涌,更加急不可耐。

  “别啊美女~让哥哥带你飞~”不堪入耳的淫秽之声,浪荡极了。

  黎沫拼命后退,想要朝宴会大厅里走去,却一下被扑倒在地,白峰恶心的嘴脸压过来,她嫌恶的别过头,他却更加的肆无忌惮。

  白芷晴今晚特意留意黎沫的动静,就是为了让他好好玩玩这个不可多得的尤物。还是亲妹妹懂他,知道他这个洛城第一花花公子喜欢什么。以前有唐泽宸护着,他没那个胆子,但现在芷晴可是名正言顺的唐太太了,还怕了个养女不成。

  “放开我!”黎沫大声呼叫,不住地挣扎着,白峰却一拳狠狠打在她的肚子上,痛的她顿时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无力的看着他解下裤带拉链,整个人压在她身上。

  “你们在干什么?”

  震惊愤怒的声音,让黎沫绝望的心升起一丝微弱的希望,但很快就再次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

  老夫人和一行人出现在灯光昏暗的后院,但众人眼中的轻视与凉薄却如正午的烈日那般刺眼,灼烧的她无地自容。

  “唐夫人,是她,是她故意勾引我的。”白峰慌忙从黎沫身上爬起来,连裤子上的拉链都没来的及拉好,配上黎沫仅仅盖住大腿根部的白裙,女人雪白的肌肤大片暴露在月光下,画面一时间香艳至极。

  黎沫狼狈起身,惊慌解释:“不是我……”

第5章 他有什么资格嫌她脏

  “沫沫!”白芷晴突然打断她的话,“我哥平时对女人是好了点,可你也不能做出这种事呀,毕竟你是唐家养女,就算偶尔觉得孤单,也不能趁我哥醉酒做这种有损两家脸面的事啊……”

  每一个字都将黎沫一点一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呵,多么可笑,白芷晴短短几句话就把她形容成一个放荡淫乱的人。不管事实究竟是什么,都不会有人关心。

  老夫人威严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失望,“小沫,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众人难堪的话语不断的传入黎沫的耳朵里,不屑与嘲讽,今夜之后,唐家这个不受宠的养女将受全城唾骂。而她,却百口莫辩。

  唐泽宸高大的身躯宛若神袛,静默的立在那里,不发一言。漆黑的眸子浸透着森森的寒意,俊美立体的五官,写满了凉薄。他确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若不是这么多人看着,他早已冲上前,将黎沫从内到外狠狠撕碎!

  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总是不老实?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死了,他本想,以后对她稍稍……好一点。

  既然她愿意这样败坏名声,他还能说什么?这样也好,省得她以后还妄想通过嫁人摆脱他。

  “唐夫人,虽然是黎沫勾引我的,但她在这么多人面前成了我的女人,我一定会负责的!”白峰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希望您能把黎沫嫁给我。”

  黎沫一惊,仿佛坠入冰窖,“我没有勾引他,更没有跟他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她和白峰之间,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白峰怎么能这样颠倒黑白?

  老夫人视线紧盯着黎沫,眸光莫测,“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

  唐棠从里面匆忙的跑了出来,将手中的外套披在黎沫单薄的身上。

  小腹刀绞一般的痛,即使有唐棠的搀扶,黎沫的步子仍是虚浮无力,娇弱的身体摇摇晃晃。

  她刚在卧室的大床上躺下,唐泽宸就一身寒霜的冲了进来,将她身上最后的一点遮羞布粗暴的拽了下来。

  这蠢女人,还真以为白峰会娶她不成?

  冷笑的唇角,透露着他极度的愤怒与嘲讽,“黎沫,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一个月不见,你都学会自己找男人了。”他冰凉的大掌直接伸进了她的大腿内侧。

  “不要!”黎沫惊叫出声,脸色愈加苍白。她流产一个月的身体,刚刚又挨了一拳,怎么承受的起他满腔正待发泄的怒火?

  “不要?”在瞥见她身下渗出的鲜红时,唐泽宸高大的身躯一震,他的手掌在微微的发抖,随后暴虐的在她下身游走,“白峰让你爽够了是吗?放心,我不会要你,因为……”他冷笑,“太脏了。”

  太脏了?

  太脏了……

  他竟然嫌她脏!

  他有什么资格嫌她脏?

  唐泽宸的话,像是一个巨大的炸弹,炸的她血肉无存。是啊,在他心里,她就是最肮脏恶毒的存在,可笑那白芷柔在几个男人之间周旋,却是他最圣洁的白莲花。

  黎沫怒极反笑,笑声越来越大,却也越来越凄惨,她不说话,只是笑着,像是灵魂深处最无助的申诉……两行清泪自眼角缓缓流下,又消失。

  唐泽宸的微微有些发愣,黎沫精致苍白的脸,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娃娃,胸口又出现那种涩涩的疼,他手中的力道不自觉松了松,咬牙切齿道,“你最好给我洗干净。”

  话毕,愤然离去。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