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为唐歆陆煜衍小说的名字叫《只愿来生不相遇》,又名《人间四月芳菲尽》,是由网络作家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唐歆陆煜衍小说

只愿来生不相遇全文阅读

主角为唐歆陆煜衍小说的名字叫《只愿来生不相遇》,又名《人间四月芳菲尽》,是由网络作家悄悄所著。全文的内容是唐歆和陆煜衍之间的虐恋。陆煜衍出了车祸,导致双目失明,唐歆不离不弃的照顾着他。可是她的后妈和姐姐在陆煜衍眼睛恢复后,设下了一个计谋,让陆煜衍以为之前照顾他的人是她姐姐。

第1章 没资格再爱

  夜深,寂静压抑。

  昏黄的灯洒在两个交缠着的人身上,暧昧的空气里夹杂着浓浓的狠戾。

  唐歆上半身趴在书桌上,双腿跪在椅子边缘承受着身后的疯狂,她痛苦的蹙起秀眉,“唔……”

  陆煜衍毫不怜惜的捏着她的下颚,强迫她回过头以一种极其屈辱的方式望着他,“爽吗?”

  她颤抖着,脸上血色尽无,痛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感觉痛?”他冷嘲,松开了捏着她下颚的手,转而是更残暴的撞击,“敢算计我,你就没资格说痛,说,我是你的谁?”

  她痛得浑身发颤,终于松了牙关,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强忍着不落下,“姐夫……”

  “既然知道,还给我下药,你真不要脸。”

  是啊,她是不要脸,可是……

  他陆煜衍,西城最年轻,最英俊的明凯集团总裁,是无数女人心中的情人,也是她最爱的男人。

  三年前,在一场车祸中她救了他,他双目失明,那之后,她日日夜夜在他身边照顾着。

  直到半年前,在他拆开纱布即将恢复时,后妈与姐姐设计将她取而代之。

  等她赶回去,他已经将姐姐认成了她,姐姐成了他的挚爱,他的未婚妻,他将他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姐姐。

  而她,明明和他海誓山盟,却成了他的小姨子。

  她不甘心,她只想在走之前留下一个属于他的孩子,孕育着他给的小生命,是她这一生最后的愿望。

  今天是她的排卵期,医生说了,百分之九十的机率会受孕,所以,她在他的茶里下了药,她知道这会让他更恨她,但她不后悔,即便是再痛,她都会忍着。

  像是触摸到心中最柔软的一处,她紧绷着的身体软了下来,十分迷恋的喘息着,“姐夫……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真他妈的贱!”怒意如同过电一般,传递四肢百骸,他咒骂一声,将她翻了过来,书桌上的文件散落了一地,她美好娇嫩的身体在他眼底变得绯红。

  既然已经那么恨了,她不介意他的恨再多一点,或许,不会那么快忘记她,伸手,圈着他的脖子去迎合他。

  “真骚!”他低嘶一声,熊熊怒火变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欲。

  随后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她几近窒息,他只是将她当成一个泄欲的工具,毫无温柔可言,这与曾经那般温柔对她的他判若两人一切结束后,他毫不留恋的穿上衣服,冷眼看着软软趴在桌子的唐歆,她没有男朋友,却不是处,果然,那些关于她的传闻不假。

  “还有三个月是你姐姐和我的婚期,如果你敢出什么幺蛾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冷冷留下一句话,再也不看她,转身就往外走。

  听到关门声后,唐歆忍着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从书桌上下来,一件一件捡起被他撕碎的衣服,脑海里是他刚才那吞了苍蝇般嫌弃的神情,痛得脸色刷白,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闭眼,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他,一定是觉得她脏吧?

  衍哥哥,我好想给你说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可我没资格了……咳咳——胸口忽然一阵绞痛,一股腥甜翻涌而上,她连忙用手捂着唇。

  手掌心上的鲜血,惊红刺目。

第2章 他曾承诺过

  半年前,在姐姐和陆煜衍的订婚宴上,她感觉胃绞痛,去了医院检查。

  结果是,胃癌,早期。

  如今,怕是已经拖成晚期了……

  她凄然的弯唇,忽然觉得,被姐姐取而代之是一件好事,他不知道,这样,她走之后,他便不会想起,也不会难过。

  伸手轻轻摸着自己的小腹,衍哥哥,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和姐姐,我只想要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第二天。

  唐歆去了医院,找到了自己的主治医生江洋。

  她脸色很苍白,神色却十分平静,没有癌症患者该有歇斯底里的情绪,她很平静的问,“江医生,我昨晚吐血了,以我目前的情况,还有多少时日?”

  江洋浑身一震,“已经吐血了吗?小歆,你都已经到了吐血的地步,我希望你直接办理住院手续,早日接受化疗。”

  唐歆垂下眼帘,捏着衣角的双手在颤抖着。

  化疗……可她没有钱啊,她的母亲比她更需要钱……抬起头,眼里满是乞求,“江医生,只要你告诉我大概还能活多久就好了。”

  “不到两年。”

  唐歆的小脸瞬间煞白,血色全无,却又是欣慰的,比她想象中要好得多。

  还有一年多,够了,足够了……

  “江医生,以后别给我开药了。”她想要孩子,就不能吃药。

  江洋惊愕的看着唐歆,“药不能停,停了后,你会比现在痛苦很多,我怕你承受不住。”

  “没事,没关系的,还请你在我母亲面前继续保密,谢谢你,江医生。”说着,唐歆就起身离开。

  刚从医院的电梯里出来,就看到迎面走来的两个人,是姐姐和陆煜衍,她有些许慌乱。

  唐雪看到唐歆立即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难怪一大早就不见你人,你跑医院来看阿姨怎么不给我们说?今天你姐夫带我来产检,本来可以顺路的。”

  产检!

  这两个字像是一颗炸弹在她胸口里爆开,嗡嗡作响,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

  看着陆煜衍那张轮廓分明的俊颜,他那双如鹰的眸子里神色冰冷,唐歆只觉得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他曾经说过,会和她生个宝宝……

  “歆儿?”

  唐歆收回思绪慌乱的点头,“嗯,我先回去了。”

  “等我做完产检一起回吧。”唐雪又拉着唐歆的手。

  唐歆只觉得手背滚烫,不动声色的将手收了回来,她想拒绝的,但她又想跟去看看,最后点头,“嗯……好。”

  陆煜衍揽着唐雪的腰往电梯里走,处处小心呵护,唐歆也跟在他们两人的身后,心里苦不堪言。

  陆煜衍很在乎唐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所有事情都是亲力亲为,这一点更刺痛了唐歆的心,她心里想着,如果她怀上孩子了,陆煜衍会不会像是对她姐姐那样对她?

  尿检时,陆煜衍不能去女厕所,下意识的看向唐歆,那眼里的意味很明显,要她去照顾着。

  “姐姐,我陪你去吧。”她主动开口,对于他的要求,她从来不会拒绝。

  “好啊。”唐雪笑着点头。

  转身之际,唐雪眼里闪过一道冷冷的笑意。

第3章 恶毒的女人

  昨晚,她和闺蜜聚会回来就听家里佣人说,唐歆居然在陆煜衍的书房呆了四个小时,屋子里还发出像是欢爱的声音。</p><p>她愤怒,本来想着好好教训一下这贱女人,谁知一早就不见了人影。

  后来才知道她来了医院,她连忙来求证。

  在电梯前,她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那么的刺目,不用想也知道昨晚他们有多激烈。

  进了洗手间,唐雪的脸便不再温柔,面目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伸手掐唐歆的手臂,恶狠狠问道,“你这个贱女人,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勾引你姐夫,你知不知道我们就要结婚了?果然和你妈一样贱,你这个贱人,我掐死你!”

  “放开我!”唐歆被掐疼了,蹙起了眉,脸色很苍白,心里也火了起来,“我已经把陆煜衍让给你了,你还要我怎样?”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半年来你想方设法想爬上阿衍的床,你和你娘一样,骨子里都是贱人,你忘了我说过的话吗?如果敢给阿衍说出真相,你那在病床上瘫痪的母亲就别想活命了!”唐雪更用力的去掐唐歆,恨不得将她那一块肉揪下来。

  唐歆忘了痛,震惊的看着唐雪,“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你母亲的命取决于你听不听话,我要你立刻从阿衍家滚出去。”

  唐歆浑身一颤,她疯狂的摇头。

  不……不可以……

  如果这一次没怀上,还有下一次机会,如果她离开陆家,就再也见不到她的衍哥哥了。

  唐歆拉着唐雪的手,眼里全是乞求,泪水不停在眼里打转,声音在极致的颤抖,“不要,姐姐……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不说出真相,你可以让我住在陆家。”

  唐雪看了一眼唐歆的身后,她脸色一变,惨叫尖叫一声,“我不要!不要打掉和阿衍的孩子,歆儿……你别推我……啊……好痛!”

  唐歆看着忽然朝地上倒去的唐雪瞬间懵了,站在那一动不动,手还是刚刚伸手去拉唐雪的姿势,她甚至没来得及消化唐雪惨叫时说的什么,就被陆煜衍大力的推开,摔倒之际,头磕在洗手盆上,痛得她几近晕厥。

  “呜呜……我的孩子……我肚子好痛,阿衍……我不知道妹妹也喜欢你……让我把你让给她,把孩子打掉,我做不到,快,我们的孩子……”唐雪痛得脸色苍白,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眼里全是害怕。

  “唐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雪儿如果有事,我决对不会让你好过。”陆煜衍怒瞪着唐歆,随后将唐雪抱起来,风一般的消失在洗手间里。

  唐歆伸手摸着头,心如刀绞,她动了动唇,“衍哥哥……不是我推的,她陷害我……”

  脑袋越来越昏沉,温热的东西从额头上缓缓流下来,唐歆伸手去摸,那大片大片的红让她终于昏了过去。

  ……

  唐歆是被一阵巨大的推囊弄醒的。

  她头疼欲裂,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就看到那张愤怒的俊颜,那双眼里的冷冽如同冬日般严寒,竟然比昨夜她算计他时的神色更吓人,她抖了一下,脸色发白,“姐夫……”

  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脖子就被男人掐住,耳边是他如海啸般狂暴的声音,“唐歆,我和雪儿的孩子没了,你满意了?!”

第4章 好好满足你

  没有了?

  唐歆震惊,脸色瞬间毫无血色,即使她很不想别的女人替陆煜衍生孩子,可她也没想过要害那个孩子,她惊惧的摇头,“姐夫……不是我,真的……”

  “明明是我亲眼所见,你还狡辩?你就这么见不得你姐姐好?”

  他眼里的恨意排山倒海的袭来,压得唐歆无法呼吸,她不知道怎么替自己解释,只能不停的摇头。

  “你母亲勾引雪儿的父亲生下你,你母亲如今病重瘫痪,雪儿不但不恨,反而替你们母子支付巨额医疗费,你就是这么以德报怨的吗?”

  泪水打湿了她巴掌大的小脸,被他的话刺激到,咬牙歇斯底里的吼回去,“不是我妈妈勾引的爸爸,我妈妈她才是受害者。”

  妈妈才是最可怜的,至于替她妈妈支付医疗费的真相,她不能说啊……“你放开!放开我,出去。”

  陆煜衍怔了怔,他没想到一向乖顺的唐歆会朝他大吼大叫,愤怒已然将他的所有理智淹没。

  撕拉——

  他毫不留情的撕碎了她身上的蓝条病服,没有丝毫的前戏,直接进入了她干涉又紧致的身体。

  她痛得脸色刷白,全身剧烈的颤抖着,这样撑破般的痛让她浑身血液像是凝固了起来,伸手去推打陆煜衍,“痛,痛……”

  陆煜衍扣紧她的脖子,疯狂的撞击着她,“你有什么资格朝我发火,又有什么资格说痛?你这点痛比得上雪儿失去孩子的痛吗?”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她痛到痉挛,双手抓着被子,死死的捏着。

  “躺好,装什么纯?你不是就喜欢我这样吗?我会让你尝试比雪儿千万倍的痛!”

  衍哥哥,我已经很痛了……

  可她知道她呼痛没有用,只能默默的流眼泪。

  看着她眼里的空洞绝望,陆煜衍蹙着的长眉深了一分,他索性一把将唐歆翻了过来,“你这张脸让我恶心,趴好!你不是一直想让我上你吗?我今天就好好的满足你!”

  毫不怜惜的深入,从后面更清晰的看到交合的地方膨胀得巨大,他扬手发了狠的拍打在她的臀上,“这样爽吗?”

  她痛得一颤,埋着头,眼泪全部侵入枕头里,紧咬着牙关,一言不发。

  陆煜衍更加疯狂起来,每一次的撞击恨不得弄死她。

  她哽咽着,“爽的……爽的……”

  “真贱!”

  他那沾满愤怒又是情欲的声音,是击碎她心脏的酷刑,她将头埋入了枕头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她心慌,用身体遮住枕头翻了过来。

  长长久久的报复后,他终于停了下来,她双腿发软的抱着枕头卷缩在一起,眼泪默默的落下。

  衍哥哥……我好痛……全身都痛……

  “你害死了雪儿的孩子,你也不配有我的孩子,吃了它!”不知过了多久,他如地狱修罗般的声音传来。

  她微微睁开眼,就看到他手掌心中一粒白色的药片,整个人都吓得颤抖了起来。

第5章 我不能认命

  她满眼恐惧的往后退缩。

  不行……不可以吃……

  昨夜可能已经成功了,加上今天,她也许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她慌乱的摇头,“姐夫,我不吃药……”

  “怎么?你是想要要怀上我的孩子?”洞悉了她的意图,陆煜衍拧起她的脖子,“唐歆,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就算有了我的孩子那也是孽种,一个孽种,我又怎么可能让他活着来到这世上?”

  他狠戾的声音打在她身上让她浑身一震,她无法呼吸,只能重重的喘息着,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孽种……

  怎么能是孽种呢……

  就在唐歆沉痛间,陆煜衍强行掰开她的嘴,将白色的药片塞了进去。

  他的手如同焊铁一般,她根本没办法挣扎,她眼里满是乞求,陆煜衍毫不心软,从一旁拿过水,直接灌了进去,呛得唐歆眼泪直流也不放手。

  看着她那双绝望的眼,陆煜衍的眉头仅仅轻蹙了一下,换上了一贯的冷漠,直到他认为那药片已经被她吞下这才放开她。

  唐歆得到释放后,趴在床沿上,用手去扣喉咙,想要把那药片吐出来,却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别做无用的挣扎,等雪儿醒来你就去给她道歉,唐歆,你没有资格说不。”他冷眼看着满是绝望的唐歆,残忍的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关门声像是打在唐歆的心上,那种痛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一刻,唐歆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她摸着小腹,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耳边是陆煜衍狠戾的话。

  孽种吗……

  眼泪无声的涌出,她捂着小腹的手忽然用力抓着被子,迫使自己不哭出声来,难道,连她活在这个世上最后的愿望也实现不了吗?

  不,她不能认命!

  更不能放弃!

  慌忙的穿上有些破烂的病服,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外跑,一路来到江洋的办公室。

  江洋看着唐歆衣衫布阵,发丝凌乱的模样吓了一跳,连忙脱下自己的白色大褂披在她身上,满是关心的询问,“小歆,你怎么了?”

  唐歆像是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抓着江洋的手,“江医生,求你,求你给我洗胃,马上就洗,别告诉我母亲,尤其是我姐姐和姐夫……”

  江洋不明所以,但看着她如此狼狈可怜的模样,鬼使神差的点头,“好。”

  洗胃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唐歆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痛,她想,只要她能怀上陆煜衍的孩子,就算受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一切结束后,唐歆躺在病床上休息,眼泪已经干了,安心了许多。

  江医生说了,刚刚吃下去的药,经过洗胃是不会被吸收。

  这时候,护士敲门进来喊唐歆,“唐小姐,你姐姐醒了,陆先生让你去你她的病房。”

  唐歆她看着枕头上已经干了的血迹,目光变得空洞无神,她差点忘了,他要她去给唐雪道歉……护士没听到她的回应不肯离开,显然是陆煜衍吩咐的,她默默的擦干眼泪,妥协,“好……马上就来。”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