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络作家半夏为大家带来的《你给的爱凉凉的》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你给的爱凉凉的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叶若凉万远寒全文阅读

你给的爱凉凉的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半夏为大家带来的《你给的爱凉凉的》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你给的爱凉凉的万远寒叶若凉是书中的男女主角。在万远寒成为植物人的三年里,叶若凉一直悉心照顾着他,可是万远寒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让叶若凉滚,他以为是她害的他。

第1章 植物人

  “滚出去!”

  俊美的男人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目中凶光刺着站在床前的女人,拳头紧握,手背上青筋暴跳!

  叶若凉将拧好的毛巾打开摊在手上,看着万远寒轻蔑笑道,“我滚出去了,谁给你擦澡?真当自己不是残疾?”

  万远寒恨不得立时撑起身来,他不是残疾,他只是昏睡三年,双腿暂时失去知觉而已!

  而害他昏睡三年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装作人畜无害的女人。

  “有本事就动手,没本事就躺着。”说着,叶若凉也不顾男人的自尊心,扯开万远寒的衣服就给他擦拭胸膛。

  万远寒像是受到了奇耻大辱!抬手就要推开叶若凉。

  叶若凉知道万远寒的力气大,她打不过,便退开一步,她多想他能被她刺激得站起来,将她推倒在地上。

  万远寒一定不能失去双腿,必须要锻炼!

  叶若凉捏住万远寒的手腕,将手中的毛巾狠狠砸在地上,将男人的手抵在自己的软软的胸脯上,勾唇笑道,“力气很大?来,给我揉揉,你不揉,外面那些绿帽子可要帮你揉了。”

  万远寒触到一团饱满的柔软,心里一滞,随即大力的推开林若凉,脸上带着厌恶至极的表情,“真下贱。”

  林若凉踉跄的退了几步,吸了一口冷气,面上却还挂着无所谓的笑,“怎么?你是我老公,当了三年植物人,还不该尽尽当丈夫的责任?”

  她杏眸剪水,若有所思的看着万远寒。咬了咬牙,走到床尾,从万远寒胳膊够不到的地方上了床,坐在他的胯上。

  她强忍着青涩和羞怯,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干什么?”万远寒沉眸冷喝,怒红了双眼,厌恶的伸手要将她推下去。

  她的手指褪过领口的扣眼,性感的锁骨便露了出来,接着第二颗、第三颗……医生说,‘先生昏睡的太久,如果还如此消极治疗,真有可能在床上躺一辈子。必须想办法每天锻炼运动,才能让有些萎缩的肌肉恢复起来。’

  只要能让他重新站起来,她什么都愿意做。

  林若凉透白而美好的身体,一览无余的袒露在万远寒面前。

  “你就这么欠男人?”万远寒压制着身体里窜出的欲望,阴狠问道。

  林若凉抬起身子,低头拉下了万远寒胯上的衣物,笨拙的坐了上去,撕裂的疼痛让她顿时白了脸。

  饶是自制力再强大,昏睡三年的万远寒还是被身上的景象和身下的触感刺激的有了反应。

  林若凉忍着痛,懒懒开口,“我在想,如果我能生下万家的小少爷,万家少奶奶的位置我会不会坐的更稳些。”

  万远寒的胸腔里涌起一团滚烫的火,噼里啪啦的疯狂燃烧,让他恨不得立刻就将身上的林若凉掐死。

  他伸手狠厉的握住林若凉的腰,一个翻身将林若凉压在了身下,抵死贯穿,阴鸷如暗海的眸底一片猩红。

  林若凉双手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疼到颤抖,额上渗出密寒,却咬牙抬脸笑着。

  是她欠他的,不管他怎么对她,都是她该承受的。

  她喜欢他十二年,如果知道自己的爱会让他变成残疾,她是万万不敢喜欢的。

  幸亏他醒过来了,他若不醒,她这一生难安。

第2章 滚出去

  翌日。

  林若凉从佣人手里接过一小碗海参粥,笑意盈盈的朝万远寒走了过去。

  “吃饭了,残疾人。”

  万远寒眸光骤然阴戾,额上的青筋全都蹦了出来,咬着牙一字一字的从嘴里挤出声音,“滚出去。”

  林若凉却视若无睹,在床边坐了下来,用纤细白皙的手轻轻搅动着碗里冒着热气的粥,随即舀了一勺,嘟起粉唇轻轻吹了几口,递到万远寒嘴边。

  万远寒一把攥住她的手,用满是怒气的眸子盯着林若凉,而后抬手一扬,“啪”碗被甩到墙上,撞成碎片。

  林若凉微愣了一下,很快又挂上了笑,“这碗不顺眼?行,我们换一碗。”

  万远寒看着林若凉脸上那一直不曾褪下的笑,心里窜起的火苗怎么也压制不住。

  佣人很快又递上一碗。

  林若凉上床坐到万远寒腿上,举起勺子又往万远寒嘴里喂去。

  万远寒的手指一根根的狠狠发紧,眸中的狠意涌了上来,抬手又将碗摔碎在地上,咬牙切齿道,“你找死是不是?”

  林若凉却看都不看他一眼,转头对着佣人道,“吩咐下去,多盛几碗过来,你就我身后候着,等少爷摔够了,把饭吃了你再退下。”

  “滚。”万远寒朝着佣人怒声喝道。

  佣人哆嗦着欠身退了出去,这少爷一见少夫人就暴躁阴怒,可苦了她们这些做下人,整天提心吊胆、吓得魂飞魄散的。

  万远寒翻身就将林若凉压在身下,骨节分明的大手粗暴的伸进林若凉的丝质裙内,用力扯掉她的蕾丝内裤,另一只手褪下自己的裤子,挺身冲进她的身体里。

  没有一点前戏,才经人事的林若凉不停地吸着气,浑身肌肉绷的紧紧的,忍受着万远寒一次比一次更加猛烈的撞击。

  她脸色惨白,死死的咬着唇,额上的汗一滴接着一点顺着额头往下淌。

  万远寒像凶兽一般,把她的骨架子拆得稀碎。

  她是他的仇人,他要弄死她。

  就在林若凉觉得她真的快要死过去的时候,万远寒喘着粗气,掐着她细弱的脖颈,将她甩在了地上。

  “笑啊。”

  “林若凉,不想死的这么快,就从老子家滚出去。”

  林若凉在地毯上滚了一圈,钻心入骨的痛刺激着她涣散的意识,让她瞬间睁开了双眼。

  骨瓷碗的碎片,深深扎进了她的后颈和臂膀,碎片嵌在肉里,疼得她冷汗如瀑,嘴唇早已发白。

  她强撑着踉跄站起来,长长的吐了口气,稳着疼的颤抖的身体,挤出一抹笑,冲着万远寒抬着下巴,“这次勉强凑活,比昨天好一点点。就是这身体……太弱了,一点肌肉也没有,无趣啊!”

  说完,林若凉一脸遗憾离开了卧室,刚出房门,就听噼噼啪啪砸东西的声音炸开。

  踩在地毯上的脚,艰难挪着,只是几步便重重跪在走廊上。

  她颤着手,摸向脖后。纤薄的骨瓷碎片,就像万远寒眼里的刀子,碎片拔出,血顺着脖子染红了衣襟。

  心脏也像被扎出了窟窿,疼的她直哆嗦。

  她为了他,一路从湘城追到了江城。

  江城、湘城,谁人不知她林若凉喜欢万远寒。

  以前他只是不爱她,她追着他满世界偶遇。

  现在,她成了他的妻子。他对她,却只剩下滔天的恨和厌恶。

  恐怕,她这一生也得不到他的爱。

  想着,林若凉的心中涌出巨大的悲凉感,再也忍不住,低下头压抑的哭了出来……

第3章 要疯了

  第二天一早,复键房内。

  万远寒扶着复键杠,咬牙拖着腿艰难的挪动着。

  他的衣衫已被汗水浸透,贴在身上,衬出他精瘦的身体。

  一整天他都把自己关在复健房,拼命练习,等他站起来,他要亲手杀了那女人!

  林若凉让佣人伺候送汤送饭,几次站在复健房外听着万远寒练习的声音,脸上漾着高兴的笑。

  她开始刻意避开他,不能惹他眼烦。

  没日没夜的加班,应酬,林若凉想等万远寒好了,把公司更好的交回给他。

  她要替他守住万家大少爷的位置。

  他永远,都是她眼中清风明亮的少年。

  只是,从未想她拼命换来的稳定,不过是给他的青梅腾位置。

  三个月后某日,花色咖啡厅。

  尊贵的特级皇室包间,林若凉和元雨晴面对面坐着。

  林若凉几次端起咖啡又放下,抬手看着腕表。

  “元小姐,别哭了,有话直说,我下午还有个会。”

  元雨晴白白瘦瘦,虽然画了精致的妆容,却掩饰不住面上的憔悴和失魂。

  “若凉,你让我见远寒一面吧,我好想他。”元雨晴戚戚开口,眼泪又掉下来。

  “你知道我跟远寒从小青梅竹马,若不是因为你开车撞了我们,我跟远寒已经结婚了。”

  她眼中水汽在氤氲中凝结成湖,波光盈盈,重重击中林若凉的内心。

  “元小姐觉得林家那块价值过亿的地皮不够赔,也撞我一回。但,我和远寒的婚姻,是我们自己的事。”

  林若凉淡淡说着,准备离开。

  元雨晴突然将右手腕伸到她面前,一双眼猩红,已没了方才的柔弱,甚至带着一丝狠厉。

  “你们的事?我被你撞得重度昏迷,躺了一个月,才醒来就听到你跟远寒的婚讯。你敢说,远寒娶你是自愿?”

  林若凉盯着她腕上那道疤痕,心惊肉跳。

  元雨晴的质问,更像一束荆棘,将她围捆起来,动弹不得。

  是啊,若不是万远寒成了植物人,她根本没有机会嫁。

  元雨晴见她发愣,又道。

  “远寒就是我的命,没了远寒我宁愿去死!我要嫁给远寒的,是爸妈锁着我,说你们已经有了婚约,不许我胡来,我割腕自杀也没用。”

  说着一把攥住林若凉的手腕,又软声祈求,“若凉,你让我见远寒一面吧,我知道他醒了。”

  林若凉的心口突突直跳,一把甩开她的手,有些仓惶:“元小姐,万家的门你又不是不认识,想见万远寒,你去家里找他便是。”

  说完拔腿就往门外走,她的心脏紧的厉害,连呼吸都快要喘不顺了。

  难道连没有感情的婚姻都要守不住了吗?

  当初嫁给还是植物人的万远寒时,她是开心的,她想就算没有爱,能这样呆在他身边一辈子她也是知足的。

  现在,他醒了,她开心的简直要疯了。

  可,他恨她,他的青梅也来找他,他们两才是情投意合……看着林若凉离去的身影,刚还一脸委屈凄苦的元雨晴瞬间换上了一副阴冷的表情。

第4章 将她凌迟

  第二天,刚过早高峰。

  元雨晴哭着求林若凉让她见一面万远寒,被林若凉万般羞辱谩骂的视频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视频里,林若凉说:“元小姐口味真独特,你这么惦记那个残废,就把林家的地皮还给我。我早就想离开万家了。”

  而此刻,林若凉穿着干练的精致套装,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坐在万氏总裁办公室,眉头轻蹙,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

  丝毫不知,那些凑在一起的头颅,恨不能让那些话变成诅咒,将她凌迟。

  当万远寒的电话杀来,她既意外又心颤。

  “远寒。”

  “立刻滚回来。”

  万远寒斥怒的声音带着火,林若凉捏着电话里手赫然收紧,咬了咬唇。

  收起落寞的神色,拎起包小跑进电梯。

  一个小时后。

  她刚回到万家门口,元雨晴突然冲过来趴在车身上,朝着她梨花带雨的哭求着,“若凉,我没别的想法,只想见远寒一面,就一面。你今天若是不同意,我就不让开,不行你就再撞我一次。”

  林若凉的手指紧紧攥着方向盘,透过挡风玻璃盯着眼前的元雨晴。

  这个女人是要逼疯她吗?

  你们两情投意合,郎情妾意,自己去找就好。

  为什么非要一次次来找她的麻烦?

  林若凉的情绪愈发不稳,她转动钥匙,发动了车子。

  感觉到引擎的颤动,元雨晴的脸色慢慢惨白,坚持到极限正欲从车身上下来的时候,万远寒出现了。

  “林若凉!”万远寒的喝声将她从魔怔中唤醒。

  她受惊般的将方向盘放开,双手举在半空,眼神迷茫的看着沉眸冷面的万远寒,她刚刚想做什么?

  万远寒挪着步子,走到车前将元雨晴拽到身后,盯着林若凉的眸子阴鸷冰冷,“你这么不屑我这个残废,现在就滚出万家。”

  林若凉心上一阵抽痛,这是青梅刚一出现,就迫不及待的要让她滚。

  她看着,元雨晴站在万远寒身后,紧紧攥着他的手,用满是眼泪、亮晶晶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仿佛这世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林若凉眼眶酸胀,吸着鼻子,硬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她不能哭。

  她倔强的抬起下巴,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笑,满是挑衅的问万远寒,“才站稳就迫不及待找小三,你行吗?”

  万远寒周身寒气渐涨,他的阴鸷如暗海下随时可能爆发的海啸。

  “送元小姐回家。”他冷声向司机吩咐着,一步步朝林若凉走去。

  “寒哥哥……”

  元雨晴看着一身戾气的万远寒,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心有不甘的跟着司机离开了。

  她能等,三年都熬过来了。

  何况远寒眼里尽是滔天的怒火,林若凉又怎会是她的对手?

  万远寒拉开车门,抓住林若凉细弱的胳膊,一把将她从车里扯了出来,将她扔到了进入别墅的电瓶车上。

  林若凉瘦弱的肩膀撞在电瓶车坚硬的铁板,疼的她紧紧皱起了眉头。

  万远寒将林若凉从客厅一路往卧室拖,佣人们吓得都不敢喘气。

  一进房间,万远寒一把扯掉林若凉身上的包臀短裙,将她的身体翻转过去,颀长的身体直接压了上去,从后而入。

  他像个禽兽暴君一般在她的身体里冲撞着,阴冷的声音随着疯狂的动作飘进林若凉的耳朵里,“林若凉,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林若凉承受不住,心也疼痛如碾,两只手紧紧攥着床单,嘴唇咬破了皮,她埋着头,让汹涌而出的眼泪尽数流进被褥里。

第5章 苦涩

  林若凉第二天才知道视频的事情,她攥着手机,跑到书房,将手机上的视频摊开在万远寒面前,“这些话不是我说的。”

  万远寒放下手里的书,身子往后一靠,眸光冷冽的睨着她,“你当着我的面都叫我残废,现在怕什么?”

  “我没有说的我不会承认,你可以找人去鉴定。”林若凉提高音量,直视着他的眼睛。

  万远寒嘴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弧度,“你觉得,你配我去花时间?”

  “娶回来就是要伺候我的,从今天起,不准踏出别墅半步。”

  林若凉的背狠狠颤了颤,苦涩一笑,对啊,万远寒又怎会在乎她的清白,她不过是他恨不能随手丢掉,再踩上两脚的垃圾。

  她深呼吸,深呼吸,每一口吸进肺里的空气都卷携着钢针,扎的她生疼。

  她极力隐忍着,声色故作平静的回道,“可公司还有一个项目正要交接。”

  “万家的公司,不准一个外人再插手。”

  林若凉看向万远寒的眸子闪过一丝难以置信,外人?

  三年多她没日没夜,拼了命为他守住公司,守住他万家大少爷的位置,她以为在这件事上他至少不会怨她。

  呵,到头来,她却只是他眼里染指万家企业的外人。

  林若凉觉得如坠冰窖,浑身冷得发痛,“既然万家昏睡三年的大少爷要接着这个烂摊子了,我乐得清闲。”说完便决绝离去。

  万远寒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脸上的表情阴郁可怖,他会把她欠他的,一样不少的拿回来。

  万远寒白天复健,夜里粗暴无度的索取占有林若凉。

  她不是说他不行吗?

  他要她哭着求他。

  可这女人即使被他弄得昏死过去,也不吭一声,脸上还始终挂着那令人厌恶的笑。

  几个月过去,万远寒走得越发稳健。

  直至七夕,他一天都没有出现。

  林若凉刻意忽视手机里秀恩爱的气氛,慢条斯理坐在卧室叠着万远寒的贴身衣裤。

  忽地,门被重重推开。几张纸被扔在了林若凉手边,“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烫得刺眼。

  “林家的财产悉数还给你,包括你给元家的那块地。立刻签了,离开万家。”

  万远寒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就像他们的感情。

  林若凉的手下顿住,胸口传来阵阵钝痛,呼吸都有些跟不上,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她笑了,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睛。眼泪没有流出眼眶,全都涌入的心里,刺的她满是伤口的心痛不欲生。

  她倒吸一口气,挺了挺脊背,没有回头,手下又开始叠着他的衣服,“万远寒,你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记得万家家规里面有一条,凡是万家子女,不准离婚。”

  林若凉说完,转过身来,扬着胜券在握的笑容,看着万远寒。

  万远寒胸腔里顿时有股火想喷出来,他抬手扯开一颗衬衣扣子,目光透着修罗一般的阴戾。

  他近身逼到林若凉面前,抬手狠狠捏住她的下颌骨,用了欲将其捏碎的力度,声音阴冷可怖,“我去找爷爷领家法,放弃万氏管理权和继承权,你威胁不了我。”

  林若凉凄然一笑,眼中的光一点一点暗了下去。

  他就这么厌恶她?

  为了和她离婚,连万氏的管理权和继承权都要放弃?

  她还曾幻想,不爱就不爱吧,恨就恨吧,至少她能留在他身边一辈子……是她太贪心了。

  林若凉只觉得心肺溃烂如泥,疼的连呼吸的出口都快要找不到。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