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墨余生顾流年小说_自此余生无流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2:0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自此余生无流年》是由作者“花无叶”所著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墨余生、顾流年之间的感情纠葛,三年婚姻,墨余生的花边新闻漫天飞舞,以前她会忍,但现在不会了...

 墨余生顾流年小说_自此余生无流年在线阅读

第1章 我怀孕了

顾流年踩着高跟鞋,朝着墨氏集团内部走去。

她乘坐总裁专用电梯直达办公室,没有人敢拦住她。

因为谁都知道,顾流年是墨氏集团的总裁夫人,而在今天娱乐播报以及各大报纸上都出现了墨氏集团总裁的花边新闻。

一个是英俊潇洒,花名在外的总裁,一个貌美如花,奉为宅男女神的当红女明星。

两个人的照片在报纸上看起来十分登对,被媒体光明正大的称为郎才女貌。

郎的什么才,女的什么貌?

不过就是个小三而已。

她,顾流年,才是墨余生的妻子,现在却连报纸上都敢直接称呼她是个过气的挂名太太。

推开办公室的门,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交颈而坐,缠绵悱恻。

顾流年抓紧了手上的报纸,愤怒迅速染满了晶亮的眼睛。

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墨余生。

这个女人,是她丈夫的秘书。

而被抓奸的现场,墨余生坦然自若,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有丝毫的慌张。

眉眼里,只有一片冷漠和疏离。

顾流年看到了秘书脸上挑衅的笑意,她不过是个秘书,却对她这个正牌夫人不屑一顾。

仿佛她是正牌,而顾流年才是第三者

三年了,顾流年和墨余生结婚三年了。

这三年里,墨余生的花边新闻漫天飞舞,以前她会忍,但现在不会了。

“张秘书,现在请你离开,我和余生有事要谈。”

秘书挑了挑眉,没理会她,转而看向墨余生。

而墨余生就像是没看见一样,依旧抱着秘书的腰。

顾流年气的胸脯上下抖动,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冷道。

“一分钟内不离开,我立刻通报整个大楼的保安,把你拖出去。”

秘书脸色发白,她知道顾流年做的到。

“出去,十分钟后再进来。”

墨余生松开了手,把秘书推下身。

接着他冷眼看向顾流年,戾气横生:“你最好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找我。”

顾流年看向张秘书:“还不走?”

碍于墨余生,张秘书只能楚楚可怜的和他告别,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秘书离开了,顾流年坐在墨余生对面的沙发上,与他面面相对。

知道他不待见自己,顾流年也没打算绕弯子,看着墨余生说。

“我怀孕了,你外面这些莺莺燕燕也该断了吧!”

“怀孕?”墨余生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冷笑话一样,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

嘴角勾起一抹冷峭的弧度:“怀的什么野杂种?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流年心口一滞,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他,怎么可以……说这么恶毒的话?

顾流年对上墨余生冷冽的目光,几乎是央求的口吻。

“这是我们的孩子,怎么可以用‘野杂种’这么侮辱的字眼?”

“只要是你生的,就是野杂种。再说你肚子里的现在还不是什么孩子,不过是一枚恶心的肉粒而已,你装什贤妻良母?”

墨余生讥笑一声,目光像寒冰一样冷漠。

“你用南乔威胁我结婚,南乔死了,你还想幸福生子,当豪门太太,你美梦做多了,还没醒吧。”

被他提起南乔,顾流年的心里闪过一抹慌乱。

当初,这个婚姻确实不是你情我愿,可事情已经成了定局。

他也折腾三年了,这三年里她受尽嘲讽和委屈,难道还不够吗?

有名无实的墨太太,成为全城笑话,每个人都在她背后戳脊梁骨。

别人都有资格笑她,唯独她没有资格指责别人。

因为她的丈夫,随时都会让她置身在反讽的风口浪尖上。

她以为,他们有了这个孩子,或许就能改变。

墨余生,是家中独子,他应该是期盼这个孩子的。

可是,今天,他的态度,给了她重重一击。

他的眼神和语气都在嘲讽她,她在白日做梦。

第2章流产可以,你亲自动手

“是谁的野杂种,做亲子鉴定就知道了。爸爸在欧洲玩的无聊,如果我告诉他,他要当爷爷了,他可能明天就会飞回来。”

顾流年抛出自己唯一的底牌,她不肯低头,只能刺激他。

“你敢!”

墨余生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咖啡杯一跌,发出刺耳的声音。

提起墨老爷子,他陡然变了音色,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阴沉的雾霾。

墨余生的爸爸在欧洲疗养,他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不能有一点点的情绪变化。

顾流年如果把国内的事情告诉他,简直就是在逼他去死。

三年前,南乔病重,她与南乔血型一模一样,都是极为难得的熊猫血。

所以她用南乔的命,换他的婚姻。

三年后,她又要故技重施,简直让墨余生怒不可遏。

墨余生只觉得心海翻搅,怒意爬满整双眼睛。

他突然站了起来,朝着顾流年疾步走去,然后一把拽住她的肩膀,拖着她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不管四面八方的员工投来诧异的目光,将她拖下楼强硬的塞上车。

关上车门,车子直接飚了出去。

顾流年拽着安全带,看着疯狂的车速,吓得脸色都白了:“墨余生,你干什么?”

“干你去死。”墨余生大吼一声,太阳穴的青筋凸凸的跳了起来。

结婚三年,他从来没有刻意提起南乔。

可是今天,顾流年直接戳了他心里最沉痛的伤。

为什么死的是南乔,而不是这个恶毒的女人?

南乔等着救命,她却只想着要她的婚姻和荣华富贵。

好,只要能救南乔,所有的一切他都答应。

而她假意给南乔输血救她,却在南乔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骗他去记者发布会,让南乔看到她最爱的男人和最好的朋友宣布结婚。

南乔绝望的躺在医院,看着电视上的他们,连他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

最后,南乔死了。

死与顾流年的设计。

真正的蛇蝎心肠,是顾流年。

……

顾流年被墨余生拖到医院,夜里,值班室的门被他一脚踹开。

“砰”的一声,医生吓得一抖,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拖着一个女人,杀气腾腾的走过来。

“请问,有什么事吗?”

墨余生把顾流年推了过去,俊美的脸上阴气沉沉:“给她做流产手术,立刻马上。”

顾流年在慌乱中刚刚撑起身体,陡然听到他的话,心尖忍不住颤抖。

“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此时,她看到的墨余生简直就像是恶魔一样。

一次又一次,他将她所有的希望全都踩碎。

打掉这个孩子?

他是疯了吗?

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要这么狠?

“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种,我嫌恶心。”

墨余生满眼冷冽:“你这辈子别想生下墨家的种,想用墨家的孩子绑住我,死了这条心吧!”

这一句句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扎的顾流年体无完肤。

闷痛阵阵撞击着心口,疼的她头晕目眩。

是啊,她在墨余生的心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毒妇,贱人,她怎么配生他的孩子?

顾流年撑着桌角站直身体,她看向墨余生,眼底都是绝望。

“流产可以,你亲自动手,只要你敢。”

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声音,凄厉里透着一股悲哀。

第3章 你不敢了吗?

墨余生微微怔住,随后,他双拳紧握,逆天的怒意在胸口咆哮。

他恨不得刨开她的心脏看一看,看看她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你就那么贱吗?就算是流产,也非要我摸你?”

“是啊,我就是这么贱。”

顾流年压抑住心口流淌的软弱,装的十分冷硬:“只要你不怕午夜梦回的时候,它会去找你哭,你就动手。”

还有谁能比她更恶毒?

还有谁能比她更残忍?

要他亲自动手?

好啊!

谁不敢,谁他妈是孙子。

“看什么看?准备手术。”

墨余生大叫着,完全失去了沉稳的风度,对上顾流年,他分分钟都在爆发的边缘。

“有什么好准备?”

顾流年冷嘲一声,抓起办公桌上搁置的一把手术刀,直接塞进墨余生的手里。

她指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朝着墨余生说:“只要刺进去,它就会死。一个多月而已,杀了它很容易。”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也没有哭,只有笑。

只是笑的太凄惨,太浓烈的痛,刺痛人的眼睛。

墨余生的手里握着冰凉的手术刀,鼻尖上全都是汗渍,盯着顾流年一无所惧的脸,他咬紧了牙关,手上也动不了半分。

他以为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下手,因为他是那么的恨她。

可是,他犹豫了。

这一刀扎下去,不光是孩子,她有可能也会死。

墨余生纵横商场,手段再狠厉,也从来没有亲手伤过人。

他可以冷眼旁观别人被伤,可是他没有亲自动手,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女人。

可他忘记了,站在他面前的是顾流年。

那三年里,被他的冷漠和无情杀死过无数次的顾流年。

本来以为这个孩子会是一个缓和剂,会填平他们之间的沟壑。

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的到来,却是他们的穷途末路。

当野杂种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顾流年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希望。

结束吧,这样的婚姻,她累了。

南乔想让他活下去,却把自己推进了深渊。

南乔给了她三年的婚姻,她保守了三年的秘密,也到此为止吧。

“你不敢了吗?我帮你。”

墨余生失神了那么几秒钟,顾流年抓着他的手,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腹部刺进去。

刀身刺入身体里,其实没有什么声音。

其实也没有那么痛,大概是她已经痛得麻木了,所以感觉不到吧。

墨余生握着已经扎进顾流年身体里的饿手术刀,手心里传来一股钝痛。

顾流年看着他,嘴角的笑意未褪,带着一抹染血的凄美。

“墨余生,我们结束吧。以这条命为代价,我欠你的,都还清了好不好?”

此刻在他的眼里,怒意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慌张。

因为她的身体在他身前逐渐萎靡,脸色苍白如纸。

在她倒下去的那一刻,墨余生接住了她。

“医生…医生,救她……”

他抱着顾流年想要冲出去,却忘了他已经在医院。

听到医生的声音,仓皇间回头,不小心看到了地上的血迹。

满目血红,让他全身都僵硬了,甚至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第4章 墨余生,你真的,恨我到死啊

墨余生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顾流年吓到了。

她被送进急救室里抢救,他在外面的走廊上坐立不安。

不,他坐不住了。

墨余生抓住了出来拿血袋的护士,硬是要进入抢救室。

护士一脸为难,只能让医生出来解释。

“墨总,现在正在抢救,时间紧迫……”

墨余生没让他啰嗦的把话说完,冷道。

“我进去了,但凡出现任何意外,我不会找医院任何麻烦,如果你不让我进去,我反而会找医院的麻烦,你自己考虑吧!”

碍于墨余生的身份,医生只能让他进去,并且让护士带他去做消毒。

墨余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顾流年,她躺在手术台上,脸色苍白到透明。

嘴里插着管子,鼻子上也带着氧气罩。

一只手插着软针管,另一只手上输着血袋。

她就是被那么刺了一下,需要这么输血吗?

都一个小时了,抢救依旧在进行着,难道她真的会死?

他站在角落里,呆呆的看着医生抢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钻进鼻腔里,他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顾流年哭着朝着他嘶吼的场面。

“只要你不怕它半夜找你哭诉,你就动手!”

这句话,就像是有一个扩音器对着他耳边在来回播放一样。

他耳鸣的厉害,头也开始疼。

顾流年的声音,顾流年的脸,来回循环播放,让他十分难受。

这个女人,果然就是魔咒。

她豁开一切,包括生命,也要身边的人痛苦不堪。

顾流年,你够狠,真的够狠!

“墨总,现在夫人怀有身孕,我们需要打麻药缝合伤口,但是一旦打麻药的话,对婴儿发育可能会受影响…”

“不打麻药会死吗?”

墨余生陡然问道,血红的眼睛盯着医生,里面充刺着浓厚的戾气。

“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太疼了。”医生如是说道。

“那就不打,孩子不能出问题。”

她不是要用孩子来威胁他服软吗?是她坚持要孩子的,所以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医生有些愣住,不打麻药,可是能把患者活活疼醒的。

“愣着干什么?给我缝。”

墨余生语气冷硬,猛地抓住医生,大声道:“听清了没有,不许打麻药。”

“听…听清了……”

医生举着满是血的双手,也不敢碰墨余生,吓得一脸苍白,连忙命助手医生进行缝合手术。

伤口面积有些大,如果不注射麻药,真的会把人给疼死。

助手医生让护士擦了一下汗,手都有些抖,最后还是偷偷的在创伤口打了一小管麻药。

剂量不大,但至少能减缓疼痛。

缝合的过程中,墨余生忍着血腥的味道,忍着种种不适,走到手术台旁边。

他亲眼看着医生手中的钢针在血肉翻滚的伤口上来回穿梭,缝合伤口。

墨余生像是着魔了一样,死死的盯着。

进行缝合的医生下手更加谨慎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现什么失误。

被氧气罩盖了大半脸颊的顾流年眼睛微微动了一下,睫毛湿润,一滴眼泪缓缓的从脸颊落下。

墨余生,你真的,恨我到死啊!

第5章 挂名太太

早上,六点不到,顾流年就醒了。

伤口很疼,疼的她睡不着。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窗户旁坐着一个人。

是墨余生。

他坐在窗户旁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丝毫没有顾忌。

都说医院不能抽烟,但这里是高级vip病房,护士管不着。

顾流年用手肘撑着床,忍着痛,慢吞吞的坐起来。

其实可以把床摇起来的,只是她够不着,又不想求人,显得自己太懦弱。

从前的自己就是因为太懦弱,所以才会被欺负到死,直到最后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她从小就是墨余生的小尾巴,不敢驱离,不敢反抗。

唯一一次壮着胆子跟他讲条件的,就是要了这场婚姻。

这是南乔的请求,是南乔自知没有生的希望之后,拜托她做的事情。

南乔怕墨余生活不下去,让她与墨余生互相纠缠。

她本来以为自己是可以坚持下去的,她以为自己是可以做到的,可是她发现这个过程好漫长,好痛苦。

对她来说,每一天,每一分钟,都是窒息的。

南乔是墨余生心中最纯洁,最无暇的女人,高贵不可冒犯。

而她顾流年,就是世上最恶毒,最无情,坏的流脓的毒妇。

时至今日,她才明白,南乔那个看上那么干净的女人,到底给她设了一个什么样的局。

墨余生越是觉得她坏,就越会怀恋南乔的好,南乔就是墨余生心里的白月光。

她,永永远远都只是一滴招人厌恶的蚊子血。

“你在这里做什么?想看着我死吗?”

入目的男人脸色阴森,双眼血红,看上去十分疲惫。

可顾流年知道,即便是疲惫,他也是只老虎,随时随地都能把她生吞活剥的凶兽。

墨余生漂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愠怒,他掐灭了烟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醒过来很失望吧,你没死成。”

顾流年蹙紧眉,压制住心里四处泛滥的疼痛,强硬道:“谁不想活着,活着多好。”

“墨余生,我没死,我们的账就两清了,所以离婚吧。”

“马上离婚,随你去娶什么女人都可以了。”

纵然说的满是不在乎,可顾流年的心,还是疼到颤抖。

坚持了三年的婚姻,从小梦寐以求的婚姻,最终还是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收场。

墨余生永远都不会爱她。

从前,现在,乃至以后,墨余生永远永远都不会爱上顾流年。

墨余生站在床边,双拳在身侧紧紧握住,才克制住内心攀涌上的怒意。

刚醒过来,什么都不问,直接要离婚,就像当初要结婚一样,不管不顾,只要她心中所想的。

可是怎么办呢?

他改变主意了。

“你现在想离婚?”

轻佻的语气,让顾流年的心口顿了一下。

她微微抬头,对上他满是讥讽的眼眸,坚定的说:“是,离婚,我们两清了,没必要在牵扯了。”

“孩子还在,你没有流产,凭什么两清?”

“你说什么?”

她的诧异,在墨余生的意料之中。

他弯下腰,猛地伸手,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颚,嘴角的笑意残忍又嗜血。

“顾流年,我不会让你流产,我要你生下这个孩子。你说的对,爸爸在欧洲很无聊,所以这个孩子只要落地,我就会马上派人把他送到欧洲,送到爸爸身边。而你永永远远也别想见到它。你就在这里,在墨家的老宅里,继续当你的挂名太太。”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