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医女当家楚唯杨少轩_医女当家免费阅读by秋乔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医女当家楚唯杨少轩

医女当家全文阅读

古代穿越小说《医女当家》的作者是秋乔,医女当家杨少轩楚唯是书中的男女主角,全文讲述的是现代医生楚唯一不下心就穿越到了一个恶毒女人身上的故事。家徒四壁就算了,偏偏楚唯还有一个傻子夫君以及一堆极品亲戚,奈何生活还是要过,楚唯只得靠医术发家致富,随便再斗斗极品亲戚。

第一章 穿越

  “你这个病赖子,短命鬼,给我出来,出来!”破旧的农家小院,大门忽而被人推开,同时一个一脸戾气的年轻女人一边咒骂着一边冲了进来。

  砰砰砰。她用力地拍着茅草屋的木板门,又接着叫骂,“贱丫头,你赶紧给我开门!”

  “不要啊……呜呜……姐姐……我不想嫁给一个死人,你别卖我啊,我什么活都会干的,咳咳咳……”

  里面传出一个呜呜哭泣的女童声,还伴随着控制不住的咳嗽,那声音听起来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好像还生了病。

  可这女人脸色没有半丝的怜悯,反而眼中一抹怒火冲出来,她抬起脚朝着木板门就踹了下去。砰的一声,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门坏了。

  她冲进了屋子里,直接抓起了一个瑟缩在墙角里的小姑娘,小姑娘一身破衣裳,面黄肌肉,此时吓怕了,脏兮兮的小脸上满都是惊惧。

  “姐,姐,我求你,我不想嫁给一个死人啊……”

  “我呸!你不想嫁给死人,你还想嫁给谁,没有用的赔钱贱货,赶紧给我出来,人牙子已经来了,我还等着拿银子呢,等我有了银子,把自己装扮漂亮,嫁给县长的儿子温凌当小妾,以后还怕不能给你再找一门好亲事吗?”

  骂着,女人抓起小姑娘的头发和胳膊就扯出了门来,然后因为恼怒又狠狠拧了小姑娘几把。小姑娘吃痛,不敢再说话,任由着女人拉扯着她。

  就在这时候,外面又急急忙忙跑进来一个一身污泥木屑,头发褴褛的男人,男人扔下一捆柴禾,踉踉跄跄跑到了小姑娘的身边,伸开双臂护住她。

  “别,别,别带,带走她,她只是生病了。”杨少轩说话结结巴巴,眼神里透着怯弱,连牙齿都因为害怕而在不停地打颤。

  女人看见这男人,眼里就是浓浓的嫌弃和怨恨,这家伙是她老爹从外面捡回来的,捡回来的时候,他一身绸缎,看着就像是富贵人家,她跟老爹以为这是一个有钱公子哥,趁着他昏迷的时候,跟他成亲了。

  可谁知道,他醒来后,不仅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是一个傻子,连名字都记不得,还是村长给他取了一个名字。

  她越想越怒,一脚踹在杨少轩的肩膀上,把杨少轩踹地跌在了地上,她骂骂咧咧,“你给我滚开,不是叫你去砍柴么,少管闲事!”

  “不,不行的。”杨少轩爬起来,再次护着小姑娘,虽然傻里傻气,虽然已经怕得浑身颤抖,可他还在坚持着,眼神里除了惊恐更多的是执着。

  女人对他的执着视而不见,脸上戾气更浓,“不行?不行你给我赚银子去啊。真是天杀的倒霉,让我嫁给你这臭傻子。不会赚银子,还要多管闲事。你赶紧给我起开,否则我打死你。”

  “不,不行的,你就是把不能这样,她,她是你的妹妹。”

  “你给我让开,臭傻子!”女人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转身抄起一根木棍就打在男人的身上,男人因为吃痛而瑟缩起来。

  “哼,臭傻子,浪费我的时间。”女人呸了一声,一把薅起小姑娘的头发又往大门外拖去。男人痛楚地看过去,只见那小姑娘的眼底透着无限的绝望。

  不知,触动到他什么地方,他猛然爬起来,从她手里抢回小姑娘,“别带走她……”

  “砰。”女人没有料到男人会追上来,毫无准备,一个不小心,脑袋撞到门板。然后白眼一翻,人一动也动了。

  小姑娘愣了愣,看了那杨少轩一眼,颤抖着道:“姐夫,我姐她怎么了?”“死了,太好了。这种杀千刀的女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楚唯探着脖子看了一眼,哈哈大笑,望着这一幕深觉得大快人心。这老天爷待她不薄啊,这都只剩下魂魄了还给她安排一场好戏看。

  说来奇怪,也不知为何,她在现代,车祸死后魂魄飘到了这里不肯离去,她常常看到这女人整天欺凌家人,可她只是一缕魂魄,一直都无能为力。

  然而,她很快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她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正把她吸往某个方向。

  “啊……”楚唯挣扎着,叫喊着,可她只是一缕魂魄,无声无息。紧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沉重了起来,头上还有因为过力撞击而产生的眩晕和疼痛。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摸了摸额头,就听见小姑娘清晰的女声传进她的耳际,“姐,你,你没事吧?”楚唯闻声,猛地坐了起来,脑袋疼得她有些发悚。这是……

  这不是她看戏的那个茅草院么?眼前的小姑娘也是那个差点被卖走的小姑娘,男人也是那个傻兮兮却执着的男人。

  她的心头燃起一股不祥预感,她抬起手臂,摸了摸自己的脸和身体。完了!她借尸还魂了。还穿在这个不要脸的恶毒女人身上。

  楚唯的心里噗通噗通地跳,她很想痛哭一场。这是为什么呀?她活了二十几年,诚实善良勇敢,又寒窗苦好不容易做了医生。

  出车祸让她死翘翘也就算了,居然还穿到这个鬼地方来,还这么差劲这么可恶的一个原身,连她自己都想揍死她的。

  楚唯抓狂的样子,小姑娘看得害怕极了,躲到了男人的身后,“姐,姐夫,怎么办啊?”

  楚唯做了一个深呼吸,唉,既来之则安之吧,好死不如赖活着,也只能如此了。

  她看向了那个小姑娘,原身的记忆告诉她,这原身也叫楚唯,面前的小姑娘是楚唯的亲妹妹名叫楚寒,才仅仅八岁。而保护楚寒的男人,则是楚唯的丈夫,叫杨少轩。

  杨少轩是个傻子,于是原身每天对这杨少轩是非打即骂,什么脏活累活全让他来干。这不,这杨少轩应该就是砍柴才刚刚回来。

  她端详了端详杨少轩的脸,发现这男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身材高瘦,鼻梁英挺,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是纯良。

  她突然裂开嘴,对杨少轩和楚寒笑了一下。她这一笑,那杨少轩就是一个哆嗦,护紧了楚唯,颤抖地双唇,“别,别卖妹妹,求你。”

  楚唯心塞,看来之前的原身太可恨了,导致这丈夫和妹妹都有了心理阴影,她叹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用安抚的口气道:“好了,不卖,肯定不卖,饿不饿,咱们一起做点吃的去吧。”

第二章 死骗子

  一起做吃的?楚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安地看向了杨少轩,姐姐不打她了吗?不带走她了吗?

  杨少轩也是满目惊疑。

  “唉,看什么呢?既然你们不同意,那这件事就算了吧,走,我们去厨房看看。”

  说是厨房,其实这家里哪有厨房?就茅草屋外面一个灶台,旁边立着一个破得都没有原型的柜子。

  她掀开锅盖,空空如也,拉开柜子,里面竟然连个萝卜头都没有,只有一把干菜,她也说不清是这是什么?

  “这,这怎么吃?”她叹了口气,又进了屋子去寻找,结果找来找去,还有一无所获。

  于是,她回到了杨少轩和楚寒的面前,“你们早上吃得什么早饭啊?”

  她说话这么温和,叫楚寒很是不敢相信,盯着她好大一会,才指着那一把干菜,“水煮菜。”

  楚唯的嘴角在抽搐,水煮菜?就是水煮一把干菜?他们确定这些可以吃饱的吗?尤其楚寒小小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家里的粮食呢?”楚唯喃喃。

  楚寒皱着眉,声音极小,“姐,你吃了呀。”

  “我……”

  楚唯被噎住,又气又无奈,总不能自己给自己几个嘴巴吧?这恶毒事儿都是原身做的,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呀?

  可是她到底占据了这身体,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楚寒和杨少轩太怕她了,她不说话,他们两个就在原地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楚唯想了想,这楚家是要啥没啥,尤其她成亲之后,发现杨少轩身上捞不着好处,她老爹楚百子气得火上房,后面直接对楚唯的态度发生了变化,非打即骂,没钱就还要找她要。

  这不么?原身想卖了楚寒,就是因为楚百子又去赌,结果输了好多银子,楚百子没有银子,自然是逼着她来拿。

  这也是可恨之人又有可怜之处了。

  想到这里,楚唯基本上确定了,这家里是没有人可以依靠的,只能靠自己。

  于是,她看向了杨少轩,“你还累吗?可以再跟我出去做事嘛?”

  杨少轩眉头一滞,眼底有许多恐惧,他害怕地点点头。

  “好,那小寒你在家看家吧,记得锁上门,别让外人进来。”然后,抄起楚家的两只破背筐,一只给了杨少轩,一只则背在自己身上。

  杨少轩不知道楚唯想干嘛,又不敢问,于是呆头呆脑的就跟着她出了门来。

  这是山脚下的小村落,村里住着的大多都是庄稼汉,或者背着筐子或是扛着锄头做自己的一份事去。

  楚家原本也是有地的,只是早就被抵押了出去,所以才越来越惨。

  想起这些事情,楚唯就深深一声叹气,她怎么就穿到这里来了?

  这时候,村里一个老太太看见了她,露出了没牙的牙床笑呵呵的,“呵呵,楚唯呐,你这是带着你家傻相公干活去呀。”

  那老太太的神态里,满满都是看不起。

  楚唯没有搭理她,径直往村口的山脚下走去。

  她作为一个学中医学了八年的大夫,她还不信了,就去山上采些草药,她相信肯定能换成银子的。

  于是,她坚定了步伐一路上了山。

  这山上果然是好地方,才爬到半山腰的位置,她就看到了许多野生的草药。白鲜皮,苍术,赤芍,还有板蓝根等等,虽然都是普普通通的草药,但是卖几个铜板吃吃饭应该还是可以的。

  于是她三下五除二,把这些草药连根拔起,通通放进背筐里。

  杨少轩看着她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也跟着拔草药往筐子里放。

  楚唯不放心,扒拉着他筐子里的草药看过,忍不住笑了,“你一点也不傻呀,连草药都可以分辨,一样都没有差呢。”

  “嗯,就是这些,你对照我采的药也采起来,我估摸着也就半个时辰,咱们也就可以下山了。”

  楚唯这样轻声细语,眉眼含笑,杨少轩看得呆了又呆,这个,这个楚唯好像不一样了呢?

  “别看了,快采呀。”

  杨少轩又赶紧低下头去,卖力地干活。

  转眼间的功夫,他们已经采了满满两大筐的草药,楚唯检查过后,满意极了,“走,咱们到镇上去。”

  顺着记忆里的路,两个人又走了一个时辰,就到了闹闹嚷嚷的镇上。

  然后一间一间铺子看过去,寻找着药铺。

  “这里,走,我们进去。”

  楚唯看见一间药铺,就走了进去,结果,谁知道里面的掌柜的一看见她,立刻驱逐似的,“走走走!没事赶紧出去!”

  楚唯诧异,指了指自己,“掌柜的,你在说我?”

  那掌柜的瞪着她,“不说你还是说谁,赶紧走。”

  “不是,掌柜的,我是来卖药的呀。”

  “呵呵呵!”那掌柜的冷笑了起来,“你还卖药?你个骗子,上回卖给我一筐破草,还死不承认,我要是再收你的草药,我就是个猪!”

  楚唯一滞,原来又是原身干过的好事。她只能解释着,“掌柜的,你再看看,我这真的是草药,如果不对的话,我可以不要你的银子的。”

  “呵呵,上回你也是这么说的,趁着我着急,骗了我,结果还死不承认,赶紧给我走。”

  掌柜的怒气上了来,楚唯没有办法,只好带着杨少轩退出了这间药铺。

  这间药铺不行,那就去别家药铺看看吧?

  谁知道,她还没有进人家药铺的门,就被里面抓药的学徒往外赶,都是一脸忍不住的怒气。

  楚唯气喘吁吁,跑了一家又一家,都是一样的结果,最后停在一家叫善和药铺的铺子前。

  这是整个镇子上最后一间药铺了,如果这间药铺还是不收她的草药,那她可真的没有地方去了。

  她硬着头皮,走近药铺的门去。

  “学徒小哥,我卖草药。”

  那学徒抬眼瞥了她一眼,立刻一脸烦躁,“又是你,你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了呢?骗我们一次两次还不够,还要继续骗!我告诉你,你的草药,我们是绝对不会收的。”

  说着,手指一指门口,“快点走,别等着我赶走你们。”

  楚唯走出了药铺,受伤极了,她活了这么多年,哪次这样如同过街的老鼠一样过,简直是人人喊打啊。

  她很想放弃了,可是她放弃的话,那粮食从哪里来,难道要让一家人都活活饿死?

  “让开,让开……”

  突然,一阵嘈杂又急促的脚步声传进了她的耳朵,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只见几个昏迷过去的村民被抬进了药铺里。

第三章 救人

  昏迷的村民抬进药铺里,里面的学徒赶紧惊叫起来,“柳大夫,柳大夫,你快出来,有病人!”

  话音落下,一个大夫模样的人匆忙走了出来,蹲下了身子为他们诊脉。

  楚唯也是学的中医,所以对病人的情况格外敏感,她站起来,伸着脖子张望了进去,只见那老者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起来。

  “怎么样了?大夫?”跟来的村妇,看见那大夫的神色,焦灼地询问起来。

  那大夫诊了又诊,皱紧了眉心,“这,这怎么回事呢?他们的脉象还是很正常的,怎么会昏倒了过去呢?”

  “我也不知道哩,我们今天就在田里做活啊,也不知道咋地,我当家的和我公爹就一起晕过去了。大夫,你快给我们想想办法啊。”

  村妇更着急了,眼泪就开始掉出来,“大夫,你可得给我们想想办法啊。”

  那大夫的眉头紧紧皱着,显然是无计可施。

  楚唯看了一会儿,到底是看不下去了,放下一筐草药,再次进了这药铺的门,对那村妇道:“大娘,我看你不用着急了,大叔和爷爷应该是没事的。”

  村妇诧异地看向她,“可他们已经昏过去了,好大一会了。”

  “如果我看得没错,他们脸色潮红,指尖发白,怕是因为过度劳累,又为了缓解劳累而喝了很多冰水,这样寒赤相撞,阴阳不调,所以才会一时间身体撑不住而晕倒。你放心吧,好好休息一下,他们自己就会醒来的。”

  村妇听了这话,呆呆愣住了,“姑娘,你说得是真的吗?”

  “呵呵!”一阵冷笑传出来,药铺里的学徒对着村妇道:“你别听她胡说八道了,这个女的,可是出了名的女骗子!我们药铺里的假药都是拜她所赐。”

  “是啊,就是她,她是女骗子。”

  人群里也有人认出了她,站出来指责着。

  “不仅是她是骗子,她爹还是个赌鬼,她丈夫还是个傻子,你们说,这种人家的人说话能信吗?”

  一阵阵指责和嘲讽声传入耳际,楚唯镇定着,“如果你们不信,可以等等看,就知道我没有骗人了。”

  她看着地上躺着的二人,二人已经有了恢复起来的迹象。

  “拉倒吧,你的话要是能信,我就给你一两银子。”学徒又嗤之以鼻。

  村妇吓坏了,本来燃起的希望被破灭,她赶紧差着身边的人,“来,帮帮忙,抬着我家公爹和我家男人,我们再到别处去看看。”

  她不信,楚唯也没有办法,环胸走出了药铺。

  “咳咳……”

  就在人被抬起的时候,其中那个年轻些的大叔突然咳嗽了起来,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众人见状,又赶紧把他放心了。

  “当家的!”村妇热泪盈眶,“你咋样了?你到底是咋个回事?怎么会昏过去呢?”

  大叔慢慢喘着气,懊恼着,“唉,我刚刚又累又热,就去冰窖里取了冰溜子就着井水喝,谁知道,喝太猛了,一下就眼前黑了。”

  说话间,那老人也慢慢苏醒了过来。

  他们好了起来,周围的人都惊住了,各个看向站在门外的楚唯,楚唯正平静淡然地望着那个学徒。

  “怎么样?小哥,我没有骗人吧?”

  学徒的脸色变了变,挂着恼怒,“怎么可能呢?我不信,你肯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一时撞巧了而已。你们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这个女人是出了名的骗子,她不可能懂这些的,就是巧合而已。”

  “没错,死骗子不值得人来相信。”

  人群里,七嘴八舌,还在帮那学徒攻击着楚唯。

  楚唯本来无心计较,可这些人不仅攻击她的人品,还在攻击她的医术,这样,她可不太高兴了。

  “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向你们证明我的医术,我没有骗人。”她很平静,一字一顿。

  “呵呵,就你?你别把活人给人治死了吧?”那学徒吃过楚唯的亏,对她是深恶痛疾。

  这时候,药铺里突然跌跌撞撞地跑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男人一身绸缎,看上去至少是个有钱的员外。

  他找到楚唯,“你真的会治病救人?”

  “是的,也学过医的。”楚唯肯定地说。

  “那你跟我进来,看看我的夫人吧,我已经把这附近的大夫找遍了,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治她,都说让我,让我节哀,让我准备后事……”说到后面,男人几乎在哽咽了。

  “好,我进去看看。”

  楚唯看了杨少轩一眼,示意他看好草药,然后第三次踏进了善和药铺的门。

  那学徒想要阻止她的,可是楚唯的眼神里自有一股坚毅,让这学徒都有一瞬间害怕了楚唯的气场。

  楚唯跟到最里面。

  那员外指着床上的一个妇人,“这就是我的夫人,你帮我看看吧,只要能治好她,多少银子我都愿意给你。”

  楚唯嗯了一声,先是望了望这妇人的脸色和肤色,而后又垂下头听过她的心跳,“夫人这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就是两天前,我出去进货回家来,我叫她一起吃饭,结果却怎么叫都不肯理我,后来才知道是晕了过去。我着急坏了,处处求医,可是却没有人救她。”

  楚唯按住妇人的脉搏,“嗯,她中毒了。”

  “中毒,其他大夫也是这么说的,可是都说没法救了……”

  “不怕,虽然耽搁的时候是有些长了,不过未侵入五脏,还是可以导出来的。”

  她转过身,问外面的大夫,“大夫,我希望我可以借用你这的针。”

  那大夫许些犹豫,楚唯于是更加诚恳,“大夫,不管我们之前有什么过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大夫听得这话,“好,我给你就是。”

  楚唯接过了银针,一一刺入那妇人的一些穴位。

  不多时,便听得妇人一阵咳嗽,然后污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员外惊慌极了,“大夫这是?”

  “没事了,她会慢慢好起来的。”

  如楚唯所说,污血吐出来后,妇人的呼吸也跟着平稳了很多,人也慢慢地有了意识。

  员外激动,热烈盈眶,大声道:“谢谢,小大夫,真是太谢谢你。”

  这声音传出药铺,围观看热闹的人们都听到了,他们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那学徒瞪着眼睛喃喃,“怎么可能呢?她明明就是那个女骗子,她真的救了人。”

第四章 你管我生,我管你死

  这一下,外面那些嘲讽和看不起的议论声再也没有响起来,甚至有人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看,镇上这么多大夫都没有治好刘夫人,倒是这个女人治好了她。”

  员外高兴坏了,“小大夫,你救了我家夫人,我太谢谢你了,你说吧,你要多少银子?”

  楚唯把银针拔下来,一一放回原位,“那倒不必了,只是我上山上采了草药,一直都没有卖出去,如果你愿意,买下这些草药就好,都是些清热解毒的家常用药。”

  “好。”员外满口应下,立刻叫了身边的小厮把外面的草药抬了进来。

  “那么,小大夫,多少银子呢?”

  “一两。”

  一两银子放到楚唯的手里,楚唯颠了颠,“谢谢刘员外,那我就告辞了,刘夫人只要再吃些清毒的药就好。”

  说完,她就出了善和药铺的门。

  而杨少轩一直都在门外等他。

  她扫了他一眼,“好了,我们可以去买饭吃了。”

  镇上,处处都是小商贩,楚唯看着就在前面不远的面馆儿,“少轩,你想不想吃碗面?”

  杨少轩闻声,微微一愣,在他的意识里,楚唯可从来不会给他买东西吃的,更何况是那么贵的面呢?

  “要不要吃?”楚唯又问了一遍。

  肚子咕咕叫起来,代替了杨少轩的回答。

  楚唯听了,“好吧,我们先去吃碗面来填饱肚子。”

  两个人一起进了面馆,满屋子都是热腾腾的面条的香气,杨少轩闻着,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老板,我们要两碗面。。”

  “好嘞,客官你的面。”

  面端上了桌子,楚唯先推给了杨少轩一碗,然后等着老板找了散碎银子,全部放入口袋里。

  这时候,杨少轩已经吃完了一整碗,他应该是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只一口气全部吃掉。

  楚唯回到桌前,惊讶中带着微笑,“够吗?不够这里还有。”

  “够,够了,家里还有小寒。”杨少轩小声地说道。

  “没关系呀,我还要去买点心的,小寒应该也没有吃过。”说着,楚唯把自己碗里的面夹给了杨少轩。

  杨少轩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颤,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过楚唯,这是楚唯吗?以前的楚唯可从来没有这样对过他。她变了吗?变得那么温和善良,他好像好喜欢这样的楚唯啊。

  两个人吃完了面,来到外面,楚唯买了点心,买了油盐酱醋菜,还买了一些米面和一些布匹,最后,一两银子全部花光了,两个人满载而归。

  楚寒这一天都待在家里,她又饿又怕,就一直瑟缩在墙角里,哪里也不敢去。

  下午,外面传来了推门的声音,她更是害怕了,一动都不敢动起来。

  楚唯在屋里转了一圈,才发现躲在墙角里的她,“小寒,你出来呀,我给你买了点心,你吃次看,还有米面,我们晚上做点好吃的。”

  点心的香甜气吸引了楚寒,她慢慢站起来,结果楚唯递给她的点心,然后大口大口的吃下去。

  “好吃吗?”

  楚寒重重地点头,望着楚唯的眼睛露出了欢喜的笑容,“好吃。”

  “好吃就好,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准备我们的晚饭。还有,你好像感染了风寒,一会我给你熬药。”

  楚唯交代完了,来到外面,麻利的洗锅洗碗,蒸饭炒菜,杨少轩不用她交代,就乖乖过来帮忙烧火。

  很快,没到傍晚,楚家的茅草院里就传出了阵阵饭菜的香气。

  楚唯望着这些饭菜,自己也忍不住了,这一天的劳累,真是辛苦,好在,劳有所得。

  “少轩,小寒,你们过来了,我们一起吃饭。”

  三个人应该是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了,一口气就吃到仅剩下了残渣。

  夕阳西下,杨少轩收拾着碗筷,楚唯把熬好的药汁递给楚寒,楚寒很乖,知道苦也在努力的喝。

  好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然而,一阵愤怒的叫喊声打破了他们这一份美好。

  “楚唯,你怎么回事?!”

  是楚百子的声音。

  楚唯闻声,把药碗放在了桌上,然后转过身看向了门口楚百子破门而出,他一身伤,满目戾气和怒气,一进来就指着楚唯的鼻子破口大骂,“狗娘养的,不是说了让你给老子送银子的吗?你怎么没去?害我被人狠揍。”

  “还有,还有这个赔钱货。”楚百子又指向了楚寒,“你不是要卖了她的吗?她怎么还在这里?”

  楚百子暴跳如雷,吓得楚寒和杨少轩都缩成了一团。

  唯有楚唯是冷静的,她静静地望着楚百子,“小寒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我不想卖掉她,让她嫁给死人冥婚。”

  “你……”楚百子被气道:“你不想卖掉她,那我呢,我可是你老子,我欠了赌债,你就得帮我还。”

  楚百子这个理由,让楚唯觉得好好笑,她轻哼了一下,“你欠的赌债,凭什么要我给你还?世间有这个道理吗?”

  “你什么意思?你不给我还了?难道我生你养你,你都不孝顺我了?你,你这些都是哪里来的?”楚百子猛然看见了角落里堆放着的新布匹,眼神里满是贪欲。

  但是,楚唯拦住了他,不让他去靠近那些新东西。

  “你是生了我,但是你没有养我,我可记得,养我都是我娘在养我的,要不是你喜欢赌,我娘也不会去合离改嫁?所以,很抱歉,你管我生,我管你死,是这个道理吧?什么时候你要死了,你再来找我,棺材我是一定会给你买的。”

  这是一向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楚唯吗?楚百子不可置信,他气急了,抄起一根木棍朝着楚唯砸了过来。

  “姐……”楚寒害怕的尖叫。

  楚唯才不会任由楚百子打她,她快速地闪开,也抄起了一根木棒,“少轩,小寒,你们说我们挨了他多少打,我们是不是应该打回去?”

  “他,他是爹爹……”楚寒颤抖着,怯弱地回道。

  “没养你要卖你的人,不配当你爹。”

  楚唯的话,一下一下敲击在杨少轩的心,他想起了今天楚唯对他的温柔一笑,他一下子跑上前,也朝着一根棍子。

  和楚唯合力,一下一下朝楚百子砸去。

第五章 我想保护你

  “啊……”木棍砸在身上,楚百子吃痛的惊叫。

  他恼怒地瞪向面前的两个,这些平日里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家伙,居然敢跟他还手,他气得要死,恨不得一棍子打死他们。

  可是,他一个人哪儿是两个人的对手,反而被楚唯和楚百子打得抱头鼠窜,最后是实在是太疼了,直接跑出了楚家的茅草院。

  楚唯放下了棍子,站在门口,“楚百子,我告诉你,你不用再回来了,你回来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哼,楚唯死丫头,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楚百子骂骂咧咧,又不敢靠近,最后只能离开了。

  楚百子走后,楚唯锁了门,坐在小凳子上休息了下来,楚百子一向欺软怕硬,只要她态度强硬起来,楚百子肯定是没辙的。

  “姐……”楚寒瑟缩在角落里,低低唤了一声,声音是怯弱的,又带着心疼。

  楚唯已经不一样了,不再是那个打他骂他的坏姐姐,而是会保护她。

  楚唯瞧了楚寒一眼,淡淡道:“我没事,你们两个也没事吧?”

  楚寒和杨少轩分别摇摇头。

  “没事就好,饭也吃好了,走了,我们到屋里去,看看今天买的布料。”

  楚唯这一回来,买回这么多好东西,楚寒早看得眼花缭乱了。

  当楚唯拿着那些画布在楚寒的身上比来比去的时候,楚寒简直开心坏了,露出一口正在换牙的小牙。

  “好看吧?”

  “好看。”

  “好看我寻个日子,找个裁缝给你做几件新衣裳去。”

  轰隆隆……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过来沉闷的雷鸣声,紧接着,那雷鸣声越来越大,闪电也一下闪来,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小山村。

  不好,楚唯皱了皱眉,“这是要下雨了……”

  她的话音落下,便是一道疾风吹来,直吹得外面的树叶哗啦啦作响。

  这场雨来得又急又大。

  杨少轩的眼底闪过一抹焦急,赶紧跑出来按住茅草屋的门。

  然而没有用,风太大了,直接把茅草门吹飞了。

  楚唯惊住了,这么可怕,那茅草做的房子是不是也有可能会掀飞?

  她还没有问出口,现实情况已经回来了她。

  风越来越大,雷鸣越来越密,然后就听见外面哗啦一声,倾盆大雨顺势而下。

  冰冷的雨气一下子席卷进来,让人忍不住冷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而在狂风暴雨中,这茅草屋晃了起来,摇摇欲坠,而且一片一片迅疾的雨水透过屋顶射下来,这屋顶还要漏雨。

  雨太大了,眨眼间,地面上就被浸湿了。

  楚唯看这架势不行,如果不把漏雨的屋顶盖上,那么他们岂不是要淋雨一个晚上。

  楚寒才吃了治风寒的药,怎么能淋雨呢?

  她把楚寒拉到了干燥的地方,“小寒,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去上面把屋顶盖好。”

  楚唯和杨少轩出了门,淋着雨,登着老旧的梯子爬上了屋顶。

  “这里,这里连茅草都没有了。”楚唯看着屋顶上一处处的塌陷,焦急地说道,“来,补这里。”

  “还有这里。”

  就这样,楚唯和杨少轩齐心合力,终于把屋顶上塌陷的地方补好了。

  楚唯松了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走,我们下去。”

  她走在前面,杨少轩跟在外面。

  “啊……”突然一阵踩空感,楚唯大惊失色,她挥舞着手臂就倒了下去。

  完了,她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砰的一声,整个人从屋顶上摔了下来。

  然而,污泥溅了一身,却没有太过疼痛的感觉,楚唯下意识地朝身下看去,只见她竟然是落在了杨少轩的怀里,杨少轩的手臂还以保护的姿态圈着她的身体。

  杨少轩的眼神里漫过痛楚,楚唯似乎明白了什么,斥道:“杨少轩,你做了什么?”

  她会落在他怀里,是他跟她同时跳下来,还保护了他吗?

  雨水冲刷着杨少轩的脸,楚唯看不起他的神色,只听他到他的声音:“我想保护你。”

  这话语传进楚唯的耳朵,她感觉到自己心里某处柔软的位置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她拧眉,“你真是个傻子,不可以再这样了。”

  杨少轩被楚唯斥责,有些委屈地抿了抿唇。

  “还能不能动?”

  杨少轩试了试,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楚唯以最快的速度,检查了他的筋骨,“还好,没有真的伤到。”

  两个人回到茅草屋里,因为屋顶被修好,所以至少不会再漏雨了。楚唯放下破布帐子,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出来的时候,杨少轩也换好了,在一边呆呆地擦着脸上的雨水,楚唯轻轻叹了叹气,拿过毛巾帮他擦起来。

  雨一直下,楚唯一天的辛苦,也已经乏了,于是还是选择早早去睡下了。

  等她醒来,雨已经停了,暖融融的太阳又升起来,照得人身上一阵阵燥热,楚唯起来洗了脸。

  外面,是杨少轩砍柴的声音,还有楚寒烧火熬粥的香气。

  这样的场景,楚唯都忍不住勾了下唇角。

  “快啊,快啊,到这边来……”

  “对,对就是这,这全部都塌掉了……”

  外面,传来阵阵焦灼的喊声,还有小孩子们哇哇大哭的声音。楚唯好奇,下意识推开门往外面看了出去。

  这一看不要紧,她生生被吓了一跳。原来,昨天的大雨实在是太大了,有些老房子禁不住狂风暴雨,都给塌了。

  还有不少的村民被砸到,村子里,村长正带着一帮的壮汉把那些受伤的村民一一抬出来,那些受伤的村民,或是痛苦的呻吟着,或是已经晕了过去。

  楚唯作为一个大夫,很难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不为所动。

  她转身快步回了家里来,把昨天特地留下来的一些草药全部都抱了出来,对那些村民道:“我这里还有草药,我可以你们医治。”

  这话说出口,几个忙乎的村民看向了她,眼神里透着烦躁和嘲弄,“楚唯?你?呵呵,算了吧,你那些假药去骗外人也就算了,就别来骗本村人了。再说,你会医治病人,这谁相信呢?”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