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江蓝沁南泽全文阅读_你的爱情说了谎免费阅读by抹茶奈奈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江蓝沁南泽全文阅读

你的爱情说了谎全文阅读

《你的爱情说了谎》是近期非常火爆的一本短篇现代言情小说,南泽和江蓝沁是书中的男女主角,此书为网络作家抹茶奈奈倾情之作,全文讲述的是南泽和江蓝沁之间的爱恨纠葛。对于江蓝沁来说,南泽是她除了生死以外不能改变的那个人,也是她苦苦追求但依然得不到的人。

第1章 果然欠

  浴室里水声淅沥。

  南泽一脚踹开了门,将光溜溜的江蓝沁从浴缸中拽了出来,大手掐着她的脖子直接将她的脑袋按在了洗手台上!

  江蓝沁背趴着,私处完全暴露出来的羞耻感让她浑身战栗:“南泽,你疯了!”

  “我疯了?你不是巴不得我看见你这副骚样子吗?”南泽面色阴鸷,大手报复性的在她柔嫩的胸前狠狠的拧了一把。

  江蓝沁痛的惨叫了一声,后者却不解恨的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冷声道:“疼吗?”

  “南泽!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是我哥哥!”江蓝沁本以为能激起南泽的一分良知,谁知他却被触到了逆鳞,狠狠的将她的脑袋按进了水里。

  窒息让她死命挣扎,他却没有丝毫怜惜:“再让我听到那两个字,我就剐了你。”

  南泽恨她恨得要死,江蓝沁一直都知道,每天的生活好像炼狱,她又何尝不想解脱呢?

  眼看着江蓝沁不再挣扎,南泽眉目间闪过一丝厉色,一用力将她整个人从水中拽了出来,话语从后槽牙中磨碎了:“江蓝沁,不会这么容易让你死的,就是因为你,如霜的孩子没了,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所以你要赎罪,直到我同意让你死的那一天!”

  “我没有!”江蓝沁的脸颊贴着冰冷的大理石,绝望的嘶吼道。

  “监控录像显示的清清楚楚,是你亲手将如霜推下了楼,没想到现在你还死不悔改!”南泽的手指顺着江蓝沁的光滑的背缓缓滑下,所过之处就是一片恶寒。

  “你要干什么......”江蓝沁意识到什么,浑身上下都颤抖了起来,南泽却趴在了她的耳边,声音仿佛修罗:“看来还是我平时对你太过仁慈了。”

  一阵电动嗡嗡声响起,江蓝沁敏感的皱起了眉头,然而连一丝征兆都没有,它便被人从身后狠狠的送进了她体内!

  她从未经历过人事,它造成的撕裂感让她尖叫出声,然而南泽并不满足,猛地将情趣玩具一送到底,推开了最大频率,那机械的死物好像瞬间活了过来,疯狂的像是打桩机一般狠狠的撞击着江蓝沁最柔软的地方。

  这样非人的折磨让江蓝沁简直要疯了!而她口中高昂的尖叫声也时刻提醒着她,此刻正在发生什么,她惨白着脸几乎是痛哭着将自己的唇都咬出了血,然而这样的做法丝毫不能减轻她的痛苦。

  “忍着做什么,你本来就叫的这么浪,还怕被人听到吗?”还嫌不够刺激,南泽干脆将江蓝沁抱上洗手台,分开她的身体,让她能清晰的从镜子中看到她此刻的样子:“看到了吗?你果然欠操,这可是最大号,果然你和你妈一样,都是天生欠操的货色。”

  “你混蛋!”江蓝沁死死的闭着眼睛,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恶心,但是玩具的刺激还是太强烈了,没多久她就在南泽的怀中绷紧抽搐了起来。

  身体本能的反应让江蓝沁的羞耻心上升到了极点,她咬着牙伸手抓过洗手台上的剪刀,狠狠的刺向了身后的南泽!

第2章 下得去口吗

  南泽闷哼了一声,任由锋利的剪刀划过他的手臂。

  痛可以让他更加清醒,清醒的看清面前这个女人,清醒的记起就是她的存在,让他失去了母亲和孩子。

  他紧抿着唇,一言不合,只是愈加狠厉的反握住了她的手,伸手扯下皮带将她的双手牢牢捆住,然后将她整个人甩在了床上,毫不顾及她的惨叫挣扎,不断的用那些劣质的工具轮番凌虐着她的身体,很快床单上零零落落的全是血迹。

  江蓝沁刚开始还能愤怒挣扎,到了后来直接痛到了麻木,神志迷蒙之际她分明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抚摸她的身体,有冰凉的唇吻上她的唇不断的索取着她的氧气,最后又在她的脖颈上狠狠的嘬了一口。

  只是她连睁开眼睛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便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是被痛醒的,浑身上下仿佛被几百个人打过一样,基本上散了架。

  她硬撑着起身,冷不丁的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卡在身体里。

  仿佛被人当着胸口狠狠的砸了一拳,江蓝沁瞬间面白如纸,昨夜南泽闯入她房间对她做的事历历在目。

  她绝望的抱住了自己的头,像条快要渴死的鱼冲进了浴室,用冷水疯狂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她蜷在地上,脸颊藏在臂弯中,只露出一双备受屈辱的眼睛,默默的流淌着滚烫的泪水。

  南泽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当初父亲婚外情有了她,南泽的母亲则在他生日那天自杀了,而那天父亲正在为她庆祝生日。

  于是,南泽将母亲的死归咎在了江蓝沁身上,每天变着法的报复她。只是他从未像昨天那样过分,只因为他认为是她将沈如霜推下了楼梯。

  可是只有江蓝沁自己知道,沈如霜是自己滚下了楼梯,可惜南泽从未信过她。

  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发了疯一样的震动起来,江蓝沁看着屏幕上的名字一瞬间如临大敌,可是在铃声即将停止的时候,她还是按了接听键。

  “江蓝沁,今天父亲来公司视察,你是不准备上班了吗?”南泽分明在冷笑。

  江蓝沁紧抿着唇,还是迅速做出了选择。

  南泽十分功于心计,这些年在他的设计下,她和父亲的关系日渐冷淡,甚至到了厌恶的地步,如果被父亲知道她没有去上班,不知道又会被南泽如何挑拨。

  她倒不是怕父亲的厌恶,她只是怕失去了父亲这个保护伞,南泽的报复她承受不起。

  飞快的收拾好赶去了公司,公司人员已经做好了迎接仪式,江蓝沁浑身痛的仿佛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只好匆匆站在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

  然而父亲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还是多看了她一眼,随即发现了什么,冷着脸哼了一声,十分生气的甩手走了。

  于是周围的同事开始小声的对江蓝沁指指点点,江蓝沁眼眶一红,踩着高跟鞋大步冲进了南泽的办公室。

  “南泽!你故意的!”江蓝沁一把扯下脖子上的丝巾,她极力的想要遮住昨夜的痕迹,可是他选的位置那样刁钻还是被父亲发现了。

  南泽装模作样的打量了一眼她脖子上的草莓印,片刻才嘲讽笑道:“我?呵,你觉得对你我下得去口吗?”

  成功看到她愈发苍白的脸色,南泽更加愉悦:“哦,对了,我忘了昨天走的时候没关门,或许是你叫的太大声被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听到了,于是......”

第3章 当然要你死

  江蓝沁嘴唇颤了颤,浑身发虚险些就要站不住。

  她不知道南泽说的是真是假,但是她很清楚在南泽心里碰她一下都会觉得恶心,否则他就不会用那些玩具去羞辱她,难道昨晚真的是别人......

  想到这种可能,江蓝沁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如果不是没吃东西她几乎就要吐出来了。

  指甲在桌角划出痕迹,南泽的目的全都达到了,江蓝沁的心每时每刻都在被他凌迟。

  南泽脸上始终挂着讥讽的笑,看着江蓝沁就像是看着小丑,可是看着她破碎的目光他的心却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难受。

  “南泽,这是我的辞职信。”江蓝沁沉默着将手中的信封放在了办公桌上,那信封已经被握的皱皱巴巴,就好像已经写了很久才终于决定送出来一样。

  南泽垂眸看着那信封上辞呈两个字,眸光暗淡中闪过一抹厉色,他轻易的便将那信封撕了个粉碎:“江蓝沁,我没玩完你就逃不掉。”

  江蓝沁垂眸自嘲的呵了一声,随后转头便走:“随便你。”

  他已经对她做了最过分的事儿,还有什么威胁会让她害怕呢?

  江蓝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沈如霜算准了一样和她擦肩而过,目光交汇的一刻她分明是得意的。

  江蓝沁视若无睹,只是心被揪住了一样疼。

  南泽有一点说的是没错的,她很贱。

  贱到即便南泽对她百般凌虐,她居然还会爱着他,爱着她的亲哥哥。

  只是这样的爱见不得光,她一直将自己掩藏的很好,只是发生了昨夜的事情之后,江蓝沁才终于醒悟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她必须远离他,否则她会害了他,也害了自己。

  “江蓝沁!”秘书一把拽住了眼前的女人,等看清眼前人时她才惊慌道:“......沈小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认错了......”

  沈如霜皱了下眉头,转头离开的时候还能听到身后有人小声道:“这个沈小姐和江蓝沁长得真像,怪不得江蓝沁以前总往总裁办公室里跑,私底下不知道干了什么龌龊事儿呢......”

  沈如霜推开办公室房门的时候,南泽正发脾气的将一个水杯摔了个粉碎,他从未想过有一天江蓝沁竟然敢反抗。

  江蓝沁真的没有再去上班,事实上从公司回来的当天她就病倒了,也不知道是身体感染了还是冲冷水澡受了寒,她一直在发烧,每次独自一个人醒来的时候她都几乎要脱水而死了,而这几天她吐得厉害,什么也吃不下,毫无经验的她买了试纸看到一条红杠时她才算放心。

  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几天,终于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她以为是送外卖的,撑着身子去开了门,谁知道一个女人闯了进来,直接将她推倒在了地上。

  “还真是贱人命长,南泽怎么还没把你弄死?”沈如霜面色狠厉道。

  江蓝沁冷冷的看着她:“所以你故意摔下楼梯,故意让南泽折磨我?”

  “对!”沈如霜得意道:“江蓝沁,南泽可是你的哥哥啊,你竟然想上他的床?你这么不要脸,你说我能忍得了吗?”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已经很恨我了,你还想怎么样?”江蓝沁无所谓的笑了笑,所有人都看得出她的心思,所有人都鄙夷她,只有南泽看不到罢了。

  沈如霜却哼笑了一声,慢条斯理的从包里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当然是想让你死......”

第4章 病历

  江蓝沁颤了一下唇,她不相信沈如霜会如此疯狂,她根本就成不了她和南泽之间的威胁,直到她听到了走廊中传来的脚步声,她突然就明白了沈如霜真正的意思。

  “啊!蓝沁,你放过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江蓝沁恰到好处的摔在了地上,手中的水果刀不偏不倚的在手腕上划了一刀,瞬间鲜血淋漓。

  门外闯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江蓝沁不用看都知道来人是谁,瞬间面如死灰。

  “如霜!”

  南泽伸手按住了她腕上的伤口,沈如霜立即虚弱的躺进了他的怀里:“南泽,你原谅蓝沁吧,都是我的错......”

  南泽瞪向江蓝沁的时候,她的脸色白的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纸,恨不得一碰就碎,南泽的心窝隐隐抽痛了一下:“江蓝沁,我有没有说过让你这个毒妇离如霜远点?”

  知道南泽不会信自己,心中愤慨的江蓝沁干脆破罐子破摔道:“没办法,我想离她远点她却非要找上门,早知道这么麻烦,上次就该摔死她......”

  “啪!”一个耳光让江蓝沁直接摔在了地上,她嘴角尝到血味,冷着脸也不说话,反正在他眼里她做什么都是错。

  "江蓝沁,你怕不是忘了你妈还躺在医院里输氧呢。"南泽冷笑,他总能准确的抓住她的小尾巴。

  成功看到江蓝沁瞬间灰败惊恐的脸色,南泽满意的将沈如霜打横抱起,只是上了车之后,他声称有事,只让司机将她送进了医院便离开了。

  江蓝沁趴在冰冷的地上,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正常的进食了,此刻心中怒气难平,她咳了几下,手心里竟然染上了几丝血迹。

  想着南泽临走时说的话,她始终放心不下还在疗养院中的母亲,硬撑着出门,结果没走多远就晕倒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医院,手上打着点滴。一个年轻的医生,正站在她的床前填着报表。

  见她醒来,裴廷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笑的阳光道:"你醒了?两个小时前,你晕倒在路边,是个路人把你送来的,你看你能联系一下你的亲属来医院一趟吗?"

  亲属?江蓝沁眸光一暗:"我家就我一个人。"

  裴廷愣了一下,随即理解道:"那好吧,那你最近是不是经常饮食紊乱,作息不正,精神压力大?"江蓝沁应付的点了点头。

  "嗯,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不过你也不能仗着年轻就这么胡来,生命可只有一次。"他又说了些注意事项,便去查看别的病人了。

  江蓝沁终于得以安静的躺在了床上,目光呆愣的望着窗外昏黄的天空。

  冷不丁的她脑海中闪过南泽冰冷的身影,明明两个人靠的那么近却又觉得离得那么远。

  手机短信响起突兀的声音吓了她一跳,低头一看却是南泽发来的。

  【晚上九点御景园,迟到后果自负。】

  江蓝沁很清楚后果是什么,她没有办法拒绝……一个小时后。

  "裴医生,三号床的病人不见了,她还没有缴费呢!"裴廷想起了那个女孩说家里只有她自己的落寞样子,于是摆摆手道:"算了,我垫付吧。""哦,对了,这是她的检查报告,还没来得及给她呢。"裴廷打开了档案袋,略略看过之后,眉头便蹙了起来……

第5章 玩点别的

  刚刚七点,正是车水马龙的时刻,江蓝沁便站在了御景园前。

  她很怕去医院,那里每天都充斥着生离死别,她怕在医院呆久了,终有一天会像妈妈一样,在病床上长眠不醒。

  她怕死,更怕死了之后连远远看南泽一眼,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她知道在别人眼里她很恶心,但是她想要的,想守护的仅仅只是他的一个背影而已。

  而为了他,她始终坚守着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伸着手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大门却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似乎刚睡过一觉,头发有些凌乱的南泽出现在门口,神情中带着少见的慵懒。

  看了眼手表,南泽嗤笑道:“才七点,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见我?”

  江蓝沁想提醒他的身份,可是想到后果,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南泽向旁边让了条缝:“今天佣人不在家,去给我把房间打扫一遍。”

  江蓝沁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叫她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儿,但做苦力明显已经很仁慈了。

  房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江蓝沁下意识的僵了一下,总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虎口,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吞拆入腹。

  为掩饰慌张,她匆忙的拿了工具进了南泽的房间,结果看见满地的狼藉以及散落的几个用过的套套,江蓝沁便脸色发白的站在了原地。

  她就知道,南泽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的。

  他是故意的,故意要羞辱她,只是云淡风轻的将那些秽物清扫干净的时候,她心里想的却是,和南泽在床上翻滚的那个女人是谁呢?

  莫名的便想起了那夜南泽用工具对付她的场景,瞬间脸色又红又白。

  “你是打算住在上面吗?”

  听到声音,江蓝沁调整了表情匆匆下了楼,又将客厅打扫过之后,啪的一声,她转头,正好看到南泽手中的一只叉子掉在了地上,而他的目光正戏谑的看着自己。

  江蓝沁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走了过去,在他的脚下俯身想要将那叉子捡起来,却不想那只高贵的脚却顺势踩在了她的手背上,紧接着头顶一瓶红酒顺着她的脖颈缓缓浇了下来,而她却连躲的资格都没有。

  “你该不会以为如霜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他脚下的力道还不至于伤到她,只是让她无法抽身。

  看着她臣服的姿势,南泽挑起她的下巴:“怎么?你现在都变得这么邋遢了?这么脏的衣服也能穿到我面前来?”

  江蓝沁的脸色又白了白,好半天没说话。

  南泽的脸色冷了下来:“如果要我动手,明天你就得光着屁股从这给我滚出去。”

  “非要这样羞辱我你才满意?”江蓝沁凄苦笑道。

  南泽做了个不置可否的表情。

  江蓝沁闭了闭眼睛,竟真的当着南泽的面将衣服脱了个精光。

  “我让你脱光了吗?果然够贱。”南泽冷笑着指了指巨大的落地窗:“去,趴在那里,好好撅着。”

  本以为江蓝沁会反抗,没想到她竟然面无表情的走到了落地窗前,趴在玻璃上弯下了身子,摆出了一个请君品尝的姿势。

  她就像一个假人般的敷衍让南泽的脸色冷了下来,报复心升起,他走了过去,伸手指着窗台边的一盆仙人球,笑的不怀好意:“看你这么听话,今天就玩点别的,你是要旁边那盆仙人球,还是要我这个真家伙?”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