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情深总相负》小说的作者是苏好,何以情深总相负宁夏傅时晟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这是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宁夏傅时晟小说

何以情深总相负全文阅读

《何以情深总相负》小说的作者是苏好,何以情深总相负宁夏傅时晟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剧情非常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宁夏和傅时晟之间的虐爱故事。宁夏和傅时晟本是一对恋人,但是一场意外让两人从恋人变成了仇人,宁夏也因此坐了六年的牢,再相遇,两人均不是之前的两人了。

第1章 出狱

  等候已久的铁门缓缓拉开,身旁的狱警对宁夏叮嘱了几句。“出去好好做人,别再做犯法的事情,知道吗?”

  宁夏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这座禁锢了自己六年的监狱。宁夏提着装着衣物的包大步跨出去,身后的铁门缓缓关闭,她站在大门前,茫然四顾间只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陌生。

  六年了,整个世界变了不少。宁夏正想向前走,一个人影冲上来,还没有等她反映过来,她已经被那人搂进了怀里。

  “宁宁,是爸爸对不起你!”那人含着泪,口齿含糊。

  宁夏这才看清那穿着一身朴素,不修边幅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没有专车,没有衣线笔挺的高定的西装,曾经风光无限的宁国明现在和落魄中年男人没什么差别。

  看到这幅模样的宁国明,宁夏只是稍有诧异,并没有太多情绪。宁国明的道歉恳切,宁夏波澜不惊,素丽的脸仍旧苍白毫无表情。

  自入狱后,宁国明从未看过自己,甚至为了集团利益,在自己被宣判的当天在媒体面前宣称和她断绝父女关系,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宁国明对满刑释放的宁夏无比殷勤,还亲自她拉开出租车的车门。“宁宁,我们回家。”宁夏没动,只是深瞥了宁国明一眼。

  对上宁夏的目光,宁国明的手尴尬地在空气里搓了搓。“我今时不同往日了。”宁国明接过她手里的行李,“在监狱这么多年里,你受苦了!”

  “还好。”淡淡的嗓音比以前少了少女感,却也是好听的。一路上宁国明都在嘘寒问暖,而宁夏偶尔回应一声,非常的沉默寡言。

  最后宁国明索性也不再说话了,良久,车里的气氛一度低到冰点,宁国明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几度到了嗓子眼儿,又咽了回去。

  出租车司机像是为了缓解气氛,打开了电台。

  “由傅时晟一手创立的时胜集团在短短六年间已经一跃而成本市最大的企业,而曾经风光无限的宁氏集团已宣布破产,宁氏集团董事长宁国明本人也已被时胜集团起诉,即将面临牢狱之灾!”

  傅时晟三个字隔了六年,再一次钻进宁夏的耳朵里,宁夏的手遏制不住地发力,指甲陷进了肉里。

  宁夏闭上眼睛,脑海里呈现出那张熟悉的脸,原来在这六年里来他的模样不仅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反而愈发的深刻。

  宁国明回头看了看坐在后排仍旧面不改色的宁夏,马上厉声让出租车司机将电台关了。

  “宁宁,你都听到了,我的情况不容乐观,你妈经常去看你,应该也说过不少家里的事情,唉,你弟弟现在也生病了。”

  宁夏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六年的与世隔绝,这座城市已经焕然一新。

  “你离开他的时候才五岁,现在他十一岁了,他还那么小不能没有父亲,而且我不想他因为我出了事而被人嘲笑指责!宁夏,帮帮爸爸,也就当作帮帮我们一家!”

  “爸爸,六年前我就帮了你一回替你顶罪,而你,又是怎么对我的?”宁夏还是那淡淡的语气,却让宁国明瞬间脸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刚好,车已经到了家门口。

  宁夏从车上下来,一栋老式的公寓楼大门窜出来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孩子,冲到她的跟前。

  “是姐姐吗?”男孩子的脸满是开心又期待的笑容。

  宁夏看着那张稚气未脱的脸,有些错愕。

  宁国明叮嘱:“小辰,叫姐姐!”

  男孩子脸上的笑容晕开,扑到宁夏的怀里。

  “姐姐,爸爸说你去国外学习去了,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真的是自己的弟弟宁辰,已经六年没有见了,他的出现似乎再一次唤醒了宁夏心里头的暖流,她轻轻地抚摸他柔软的细发。

  “姐姐,妈妈说你要回来,兴奋地一大早就出去买菜了!”

  宁夏回过头看着宁国明,他居然向弟弟隐瞒了自己坐牢的事。

  这时候宁夏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的一个脸容憔悴的女人,女人手里拿了不少菜,才看到宁夏还没有开口,眼泪就滚下来了。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跑过来紧紧地箍将宁夏在怀里。

  宁夏木讷,六年里,只有妈妈会来监狱看自己,两个人会面的时候,一个人不说话,一个人眼泪婆娑。

  “宁宁,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宁夏看她真的苍老了不少,两鬓冒出了白发,现如今也不再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阔太太了,看着母亲那张脸,宁夏总会想起六年前,她跪在自己跟前,劝自己替父亲顶罪的模样,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干脆也不回答。

第2章 悲惨过

  宁夏妈妈哽咽不止,宁国明走过去安抚她的情绪。

  “行了,别哭了,宁宁不是回来了吗,我们先上去吧。”

  一家人前后进了家门。

  曾经的家也不再是豪华别墅,变成了一厅三房。

  “饿了吧,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饭!”

  宁夏母亲收拾好眼泪,立马就去了厨房。

  晚饭时候,宁母一直往宁夏碗里夹菜让她多吃点,宁夏却没有半分胃口,宁母见她这样以为是身体不舒服,让她早早地休息。

  ………………

  宁母:“就当是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你爸爸一手创建起来的宁氏,宁夏,你认罪吧!”

  宁国明:“宁夏,你要记住人是你杀的!”

  “我宣布宁氏长女宁夏,因为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将和宁家,彻底脱离关系!”

  法官:“本庭宣判,宁夏因为过失致人死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宁夏紧闭着眼,汗水遍布,面色痛苦,她陷入了每夜都会反复折磨她的梦里。

  在梦里她又看到那张脸,宁夏忍不住剧烈的颤抖。

  那张熟悉的俊脸眉宇紧蹙,本来波澜不惊的眼眸里风波四起,明明是刚毅的线条却冷硬地不近人情,宁夏每看到那张脸,心似乎被人攥紧,揪地生疼。

  “是不是你?”那人声音低沉喑哑,形容憔悴,看上去有好些日子没有好好休息了。

  宁夏噙着眼泪摇头,只是征征地看着那张脸,有好多话想说,可嗓子喑哑怎么也说不出来话。

  “宁夏,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那人拳头紧握,宁夏似乎都能听到指关节似是隐忍的咯吱作响的声音。

  他一遍又一遍地反问她,“是你杀了他,是不是?”

  声音里夹杂了质疑和愤恨,让宁夏发颤

  “是,都是我做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宁夏含泪回答。

  画面又变了,她被警察押着,那人歇斯底里:“你以为坐牢就逃得了么?我一定会让你体会到我现在的感受!”

  宁夏噙着眼泪,痛苦地紧咬着下唇。

  “宁夏,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总有一天,你们宁家会为此付出代价!”

  那人紧咬着下唇转身离开。

  宁夏情绪激动,想要追过去,被站在她身后的狱警钳制住,她不停地挣扎着,可是那个背影越来越远,消失在一片光影之中,终于她再也忍不住,嚎啕出声。

  “不是的,不是我!”

  宁夏挣扎着从梦里醒过来,剧烈地喘息。她的眼角还有泪痕,心痛的感觉没有消失半分。

  习惯性地环顾四周,周围空荡荡地,不在监狱里,没有狱友被她吵醒里磨拳擦掌的样子和燃着怒火的眼睛。

  这时宁夏注意到卧室门缝透出的光线,外面两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落入了她的耳朵里。

  “宁夏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你还想让她去找傅时晟,你是想让她死吗?”

  “你冷静点,如果宁夏不去找他,那小辰怎么办,他还那么小,现在我们连给他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我如果进了监狱,你让他等死吗?”

  宁母低声抽泣,“可是宁夏她在监狱里也落了一身病啊,是我们对不起她!”

  宁国明长叹了一口气,“别哭了,别哭了!”

  宁夏在监狱的时候,听到过宁母说弟弟生病的事情,她总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扯过去,现在从两人的谈话里,才逐渐感觉出严重来。

  夜风从窗户中吹进来,宁夏一身汗变得冰冷,打了一个冷颤,小腹突然抽痛,迟迟不肯停下来,很快便痛出了一身汗。

  她缩进被窝里,紧紧地捂住小腹,默念着傅时晟的名字,一遍两遍三遍,泪水很快濡湿床单。

  时间像是过去了很久,疼痛丝毫不减,她想起睡觉前,宁母说过她把她的药都放进到卫生间的橱柜里,支撑着从床上起来,趿着拖鞋拉开卧室门,却见宁国明坐在沙发上抽烟,烟云密布,愁容惨淡。

  宁国明注意到宁夏,赶紧掐掉烟。

  家里两个孩子身体都不好,被叮嘱了几次不要抽烟,可是愁人的事情太多,根本戒不了,也只敢在这个时候偷偷地抽几根。

  “没有打扰到你吧!”

  宁夏摇头,“少抽几根吧,如果你也垮了,小辰怎么办!”

  “你都听到了吧,宁宁,爸也不想这样逼你,可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宁夏沉默半响,开口:“我会去见傅时晟。”

  宁国明没有想到宁夏会答应,有些不知所措,又像是怕她会反悔,“好,你先去休息,我明天给你安排!”

  第二天宁国明带着宁夏去时胜大厦,宁夏站在楼下的时候,两腿变得无比软弱,不敢向前也不愿意后退。

  傅家已经不是六年前的傅家了,现在傅时晟的集团是本市最大的企业,时胜大楼耸入云霄。

  在前台小姐用内线电话打给总裁办公室后,前台小姐满带着微笑,对着宁国明说,“对不起,宁先生,傅总没空!”

  宁国明想再多说几句。

  “对不起,先生,我们无能为力!”

  宁国明蔫头耷脑,宁夏跟在他的身后。

  这时候楼下的人突然都朝着门前围去,见到一个约莫二十七八的年轻男人走进来,男人一身高定的西装,面容英俊,脸上随时挂着笑容,看上去很有亲和力没有架子。

  众人鞠躬,“许副总!”

第3章 相见

  许言楚微笑,余光瞥见了站在前台的宁夏。他只觉得看着熟悉,当他认出她时满脸的错愕。

  宁夏认出这个许副总就是傅时晟大学同学兼好友时,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许言楚走到了她的跟前,不确定地问道:“宁夏?”

  宁夏没法再躲只能点头:“是的,好久不见。”

  “你……来找傅时晟?”六年不见,宁夏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言楚却突然发现不知道如何搭话了。

  “对,不知道许副总能不能帮一下忙?”

  许言楚越过了宁国明,如实回答:“时晟和林知萱出去见客户了。”

  林知萱这个名字跃入了宁夏耳朵里的时候,她就已经出神了,后来她是怎么被宁国明带出时胜大楼的,又是怎么去了一个高级会所的,恍恍惚惚全然不知。

  大学时候,在宁夏出现在傅时晟身边之前,温柔可人的林知萱和寡言英俊的傅时晟是全校公认的金童玉女。

  宁国明也是商场里摸爬滚打的老油条了,让宁夏混进这样的会所,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宁夏还是当初的宁夏,身材依旧高挑匀称,穿上陪酒女的衣服,凹凸有致,气质上却全然不同的,像朵清新的小雏菊,淡雅高贵,撂在那圈陪酒女中份外显眼。

  宁夏托着酒走到包厢门口时,突然没了勇气,想要临阵退缩。

  已经过了六年,她似乎还是没有做好面对傅时晟的准备。

  这时候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经理把宁夏拉进去,还低斥了一句。

  “慢吞吞的,还不赶紧进来!”

  宁夏被经理拉进去,一个陪酒女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包厢里众人的注视。

  宁夏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光线阴影处的傅时晟。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那张脸常年都是那副冷色,仍是高挺的鼻梁,狭长的双眼,轮廓的线条刚毅分明,只是幽深的瞳仁里多了几分商人的深沉。

  他勾着淡笑,和身边一直笑容腼腆的女人相谈甚欢的样子,那是林知萱,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变得更加漂亮优雅,和傅时晟还是一如既往的般配。

  宁夏心底骤然泛疼。

  她在来之前就已经听说林知萱和傅时晟已经在一起了,即便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仍旧被这一幕打得措手不及。

  这时候终于有个男人注意到她,“你还愣着干什么,把酒放下,坐过来!”

  宁夏回过神:“对不起!”

  六年的与世隔绝,现如今到了热闹的地方又见到刻在心尖上的故人,宁夏心神不宁。

  “小美女,过来陪我喝两杯吧。”

  宁夏酒刚刚放下,一个男人便想搂她进怀,陌生男人的手刚碰上她的腰,很快,另一条手臂圈住她的纤腰将她揽抱进怀。

  熟悉的气息涌进鼻子,宁夏根本不用看便知道自己是在傅时晟的怀里,她心跳如雷,想要从傅时晟怀里站起来,他却箍得越紧。

  他薄唇抵在宁夏耳边:“你居然出来了!”

  宁夏抬眸,恰好对上了傅时晟轻蔑的眼神,他的嘴唇轻挑,含着的笑意不达眼底,完全没有以前对着她时的宠溺。

  “宁夏?”林知萱一眼认出了她,眼神满是不可思议。

  宁夏轻嗯一声,然后对着傅时晟说道:“请放开我。”

  傅时晟居然真的放了她。

  宁夏慌乱地站起身,眼神闪烁不敢再看向傅时晟,只能将目光投向林知萱,脑子混沌不清地问了一句。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很好。”

  林知萱衣着光鲜,在这一圈上层人士集聚的圈子里,她的笑容落落大方,愈加得衬托出宁夏现在的落魄。

  傅时晟仿佛不愿再多看她一眼,百无聊赖地站起身,高大挺拔的身躯弯弯俯身,在林知萱身边耳语了几句。

  林知萱笑了,然后抬头看着宁夏道。

  “宁夏,我和时晟先离开了,以后有什么需要你都可以联系我们!”

  看到林知萱亲密地挽上傅时晟的胳膊,毫无痕迹地向宁夏表明,这个男人现在是属于她的,俩人转身时,宁夏的心瞬间拉紧,慌不择路地叫了傅时晟的名字。

  “阿晟。”曾经恩爱时的昵称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叫了出来。

  傅时晟停下来,英俊的脸上寒意笼罩,全身散着戾气,幽深的眼神停留在她身上,宁夏感觉像是有无数把利刃在穿刺她的心。

  “你刚刚叫我什么?”

  宁夏半咬着下唇:“傅先生,我来这里是因为有事想求你!”

  傅时晟的眼神愈发的凛冽,紧绷着的身体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无论你求的是什么,我都不会答应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第4章 熟悉的陌生人

  傅时晟说完,和林知萱一起从宁夏身边走过。

  “如果傅先生不答应,我会一直缠到你答应我为止!”

  傅时晟脚步一顿。

  这句话多么熟悉,在多年前宁夏也说过这样的话。

  “如果傅时晟同学不肯答应和我交往,我会一直缠到你答应我为止!”

  傅时晟双手紧攥成拳,额头青筋跳动,背对着宁夏,冷冷地说道:“你可以试试!”

  林知萱嘴里的笑也已没了,她瞥了一眼宁夏,然后和傅时晟一起离开。

  宁夏追上去时,傅时晟和林知萱已经驾车离开,她看着车尾,眼眸酸痛。

  ………………

  宁夏从会所里出来,宁国明追上来急问:“宁宁,找到傅时晟了吗?他怎么说?”

  宁夏感觉精疲力尽:“他没答应,我会再找他的。”

  宁国明心里担忧,但见宁夏这副累极的模样,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父女俩一起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宁夏就来了傅时晟的住处。

  她徒步走到别墅区深处,跟着记忆,走到一栋别墅跟前。

  还是冬天,天才蒙蒙亮,她守在门口,冻得发抖。

  宁夏抬头看着傅时晟房间里露出来的灯光,紧紧抿着嘴角。

  林知萱应该不会也在里面吧。

  想到这里,宁夏心又开始痛了,不敢再想下去。

  她知道,傅时晟有早起的习惯,因为她以前也做过跟今天相似的事情。

  那还是在大学的时候,她经常像这样一大早就守在傅时晟家的楼底下,早起的傅时晟出门,她再猛地一下窜出来,无耻地说着:“傅时晟同学,好巧,我们能在这里遇见,干脆一起去学校吧!”

  那时候的傅时晟不苟言笑,看到突然冒出来的柠檬,仍旧是板着脸,装作没有听见,转身就走。

  宁夏搂紧背包,跟在他的身后。

  傅时晟的步子大,宁夏步子小,才小跑着跟上他,又立马被他拉开了距离。

  宁夏只能一直跟在他的身旁小跑着。

  宁夏跑不动了,索性无赖地拽住傅时晟的胳膊,不让他走。

  “既然是一起去上学,能不能走慢一点儿?”

  傅时晟停下来,那张俊脸面无表情,寒气氤氲,“我答应了吗,请放开你的爪子!”

  宁夏顺着他的胳膊滑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死死抱住傅时晟的大腿。

  “不放,反正我也走累了!既然你不等我,我们大家今天都别走!”

  傅时晟“……”

  他呵了一口气,无奈道:“我慢慢走,等你,嗯?可以放开没?”

  宁夏狡黠一笑,那张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儿神采飞扬,得寸进尺地说道:“放开你可以啊,傅除非你答应我,每天一起去学校!”

  傅时晟看着像只小狗一般紧紧抱着他大腿的宁夏,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家在城东,我家住城西!”

  宁夏这样静心制造的巧合,被傅时晟毫不留情拆穿,她一点也不觉得羞耻,松开傅时晟,站起来,笑着问。

  “傅时晟,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儿?你是不是也喜欢我,一直留意打听我啊。”

  傅时晟颇为无奈地看了宁夏一眼,转身就走。

  宁夏死皮赖脸的冲上去,缠着傅时晟:“傅同学,其实你想了解我的话可以直接问我的,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的!”

  天气寒冷,宁夏冻得冻脚,想起以前的事情心底百转千回。

  傅时晟从车库里驾车出来,英俊的脸上带了一丝疲倦感,很明显是失眠所致。

  这时,一个人飞速冲到他车跟前,傅时晟立马刹住车。

  ‘吱’的一声,车轮和地面的摩擦声响起,车头还差几厘米便要撞上前面瘦弱的身影。

  傅时晟看清矗立在自己车跟前的人,心跳停了那么一小会儿,他舌尖抵着下齿,心里头压抑了一团火气。

  他寒着脸,极快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后再狠狠摔上车门。

  宁夏看着怒气冲冲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傅时晟有些迷惘,不知为何一大早的他心情这么不好,很快,她被傅时晟一把拽住胳膊,扯到一旁。

  “你疯了吗?想死别死在我面前。”

  “我没想死,我只是想求求你,放过我爸爸,放过我家!”

  傅时晟听到她的话,转身就要离开。

  宁夏立马抓住傅时晟的手,“我会一直跟到你答应为止!”

  傅时晟回头冷笑,“你真以为我不会拿你怎么样吗,放手。”

  随着傅时晟的一声暴喝,宁夏身体也跟着抖了抖,抓着他的手却没有放开。

  “傅时晟,害死你爸爸的人,是我,求你放过我们家,要报仇的话冲着我来就好!”

  宁夏跪倒在傅时晟跟前,眼眶酸红:“求求你。”

  傅时晟俊脸紧绷,胸腔积压着的各种情绪快让他失控。

  “滚!”

第5章 心弦被动

  宁夏未动,傅时晟甩开她的手,转身上车,准备驱车离开。

  这一次,宁夏再一次冲出去拦到车跟前,傅时晟看着挡在车前无所畏惧的宁夏,他紧抓住方向盘的手青盘突起,寒眸里像是聚着血气。

  傅时晟启动车子,宁夏倔强弱小的身子依然挡在跟前。

  这一刻,宁夏是真的希望他撞死自己,这样她就不欠他什么了。

  傅时晟透过玻璃紧紧冷视着宁夏,两人四目相对良久,傅时晨踩下了油门,宁夏闭上眼睛时,脑子浮现和傅时晟曾经恩爱过的画面。

  在即将撞上宁夏时,傅时晟猛然踩住了刹车,他再次愤愤下了车,隐忍的表情已经绷不住了,恨意覆盖他的双眸。

  “宁夏,你以为自己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吗?”

  为什么即使在这个时候,傅时晟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表情,比起以前,他的眉宇之间的孤独似乎愈加的深刻。

  宁夏的脸上浮现苦涩的微笑,“我知道,即使我死了,依然无法补偿你!”

  “你清楚就行!”

  “可总要试试的,不然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宁夏一眨眼眼泪扑簌落下,这时候一直黑压压的天空,也开始落下雨点。

  傅时晟驱车从宁夏身边经过,带过来的风穿膛刺骨,雨点越来越密集,宁夏感觉心窍像是被人堵住了一样,无比压抑,她再也控制不住地嚎啕起来,眼泪和雨水混杂在一起。

  ……………………

  刚结束一场会议,回到办公室的傅时晟,矗立在八十多层高的落地窗前,窗外是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气,这几天室外温度是本市冬天最低的。

  早上宁夏那张毫无生机的脸总是在他眼前浮现,让他躁郁难安。

  傅时晟扯了扯领带,脸色越发暗晦。

  助理王泽正好进来,看到傅时晟烦躁的样子微微愣了愣。

  他家总裁几亿的生意都是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傅总,池家公子池亦白今天晚上举办个人画展,请柬送过来了!”

  “放下吧!”

  王泽立马把东西放下,不敢再多言,刚走了两步突然又想起一些事情。

  “傅总,刚刚您在开会的时候,您家里来电话了,说是一个女孩子淋着雨,蹲在您家跟前,赶也赶不走!”

  傅时晟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里多了几分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郁色。

  “出去!”

  王泽听得出傅时晟那声音里克制着的怒气,他不敢再多言,迈步离开时,又被傅时晟突然叫住。

  “等一下,通知下去,等会的会议取消。”

  “好。”

  傅时晟开车走后,宁夏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挪步到他家门前。

  宁夏还记得当初不顾一切要和傅时晟在一起,第一次和宁国明吵架的样子。

  那是下大雨的夏天夜里,和宁国明大吵一架以后,她哭的一塌糊涂从家里冲出来,凭着记忆拼了命一样地朝着傅时晟的家里跑。

  跑到傅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一只拖鞋被自己跑丢了,宁夏站在雨里,看着二楼一间房间的阳台,没有亮着灯。

  宁夏靠着他家的院墙蹲着,缩在一个小角落里避雨。她抹着眼泪,脑子里全都是傅时晟的模样。

  傅时晟冷峻的样子,傅时晟嘲讽自己的样子,傅时晟背影的样子。

  宁夏才知道傅时晟仿佛嵌进自己的身体,融入了自己的血液,她再也不可能离开他了。

  想到过去,宁夏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难过,啜泣声越来越大,她抱着膝盖蜷缩在一团,不知道是天气太冷还是因为太难过,她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着。

  傅家的佣人走出来看到宁夏吓了一跳,怎么劝她都没有用。

  宁夏只是固执地摇头,不肯离去。

  雨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傅时晟坐在车内,目光停留在缩在墙边的女孩子身上。

  王泽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女孩子身形单薄,一直在雨里这样坐着瑟瑟发抖,寒风刺骨又加上冰雨,那副身子迟早会垮的。

  傅时晟看着宁夏,脸上毫无表情,一言不发。

  王泽知道傅时晟一贯冷峻,如今专门花时间在这里坐着,已经不同寻常了。

  难道总裁今天的异常是因为雨里的女孩?

  一个淋着雨,一个坐车里眼睁睁看着,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了,车里的气氛怪异,王泽张了张嘴什么也都没说。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