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来生不识君》是一本剧情非常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说,只愿来生不识君蓝若昭穆云峥是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蓝若昭穆云峥小说

只愿来生不识君全文阅读

《只愿来生不识君》是一本剧情非常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说,只愿来生不识君蓝若昭穆云峥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顾小仙是此书的作者。在穆云峥为蓝若昭出生入死的时候,蓝若昭背叛他嫁给了他的父皇,之后的穆云峥杀父弑君逼宫只为娶蓝若昭,这个已经成为他后母的女人。

第一章 父死子继,有什么咽不下

  “南诏为质十二年,我为你出生入死忍辱负重,你竟然背叛我嫁给我父皇!”

  穆云峥咬牙切齿的问,盯着锐如鹰隼的眸光死死盯着端坐榻上的蓝若昭,眼神狠辣的像是要咬死她。

  “本宫并没有求你做什么。”蓝若昭咽下喉间不断翻涌上来的腥甜,冷静说道。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狠狠的刺痛了穆云峥的心。

  是了!从前在南诏,她只说想做皇后,并没有求着他把后位递过来。如今也是自己犯贱,荣登大典,还不忘讨好她!

  狗屁的江山皇位,他穆云峥在乎的只有她!如今对她也不过多了……蚀骨滔天的恨而已。

  “没有求我?”他狠狠捏住她的下巴,俯身,阴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今日在宣武门外,你是如何求我放了你儿子的?朕……忘了。”

  想到午时发生的事,蓝若昭气的忍不住发抖,血气上涌,直接吐了一口血。穆云峥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把人揽进怀里。关切的目光在感觉到她的抗拒时,渐渐变冷。

  “蓝若昭!你不是为了后位都能在我父皇的身下承欢!怎么,他现在死了,你还真要给他守寡?”狠戾的讥讽出声,穆云峥直戳两人的痛处。

  蓝若昭疼的眼睛发红,声音比他还冷,“你若是知道我承欢先皇,就该尊本宫一声太后!而不是抬本宫跟一个奴隶一同做你的皇后!”

  沁润的眸子坚定有力,直直的望进穆云峥的眼里。她在控诉。控诉他把南诏国最下贱的奴隶也立为皇后,这狠狠的羞辱了她!

  “哈哈……太后?”穆云峥突然发笑,森寒的眼底没有半分笑意,“你也配!”说完大手一个用力把她甩下了榻。

  凤钗零落,很狼狈,可蓝若昭却不输一点气势。“我南诏国长公主是先帝明媒正娶,入了宗庙的皇后,如何配不上你一声太后!”

  “贱人!”穆云峥听到这话怒不可遏,借着酒劲一脚踹在了她的心口。蓝若昭疼的脸色一白。

  “蓝若昭,你要给父皇守寡我可不愿,今日你我洞房花烛,你该好好表现,别把你儿子推进殉葬坑。”

  毫不怜惜的把人甩下,穆云峥眸光邪肆凛然。蓝若昭望着无比陌生的男人,凄厉的笑了,唇角的鲜血鲜妍成花。

  “老子上过的,儿子还能咽的下?”蓝若昭故意恶心他,也恶心了自己。

  “父死子继,有什么咽不下!”

  穆云峥被她的话气到了,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借着酒气撕了蓝若昭的衣服,直接闯了进去。

第二章 我说你……不如他

  蓝若昭疼的直抽冷气,唇色愈发惨白。

  “跟你入宫之前一样紧……”穆云峥贴在他耳边,阴冷说道,“看样子,我父皇没怎么满足你,以后,就由我这个儿子代劳!”

  说完就不管不顾的动作起来。

  蓝若昭心寒,齿间骨缝都冒着丝丝寒气。

  双臂环上他的脖颈,蓝若昭自暴自弃说道,“先皇英明神武,看我儿子就知道了,你……不如他。”

  穆云峥顿了一下,随即暴怒而上,有力的双手直接卡住她纤细的脖子,“贱人!你再说一次!”

  眸子猩红,他已经处在崩溃边缘。

  蓝若昭勾唇,小手摸上他遒劲的手腕,柔声道,“我说你……不如他!啊!”

  她话音刚落,穆云峥手劲便不断收紧,直掐得她脸色涨红,眼前发黑。

  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只知道手上使力,掐死她,一切才能结束。

  蓝若昭挣扎的力气渐渐小了,穆云峥才猛地回神。

  连忙抽身,带出一阵水迹,探她鼻息很是微弱。

  “阿昭!”他惊慌的喊,“来人!宣太医!快宣太医!”

  把人抱上床,穆云峥心慌意乱的抓着她冰凉的小手,焦急的神色像是天塌了一般。

  身后的宫人刚把地上的水迹擦干,林太医便急匆匆的赶来了。

  对于这个弑君逼宫,残害手足,还娶了后母的新帝,他极是害怕的要行大礼。

  “免!快过来看看阿昭怎么样了!”穆云峥着急大喊。

  林太医应了声,连忙过去看诊。

  “回皇上,皇后没有大碍。”林太医自动忽略了蓝若昭脖子上青紫的指痕,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微臣开些安神的汤药,娘娘注意休养就好。”

  穆云峥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活血化瘀的药膏也记得开些。”

  她的脸旧伤未愈,晚上他又给她添了新伤。

  林太医刚走一会,那边宫门口就传来了小孩的哭声。

  “皇上,十三皇子求见。”来禀报的小太监小心翼翼开口,生怕说错。

  穆云峥娶了后母,所以那孩子是喊他父皇还是皇兄?

  眉宇微结,能留他一命也不过是蓝若昭以死相逼。

  这个时候,他显然不想见这个孽种!

  “让他回宫!没有召见,不得外出。”穆云峥冷冷的吩咐。

  “等下!咳咳……”蓝若昭一开口就剧烈的咳了起来。

  穆云峥连忙过去,“你醒了。”

  “刚是我不对。”蓝若昭咳的肺都要出来了,还不忘伸手拉他上床,“你放过他,我随你处置。”

  说完就去解他的衣带。

  穆云峥怒火又至,抓住她的双手,咬牙道,“蓝若昭,那个孽种比你的尊严还重要?”

  儿子还在门外任他处置,蓝若昭不敢再放肆。

  “皇上还把我放在心上,就是我最大的尊严。”

  这话直扎穆云峥痛处。

  缘何他就要一直被她攥在手里,像个提线木偶,因她喜悲。

  还不是他放不下!

  “不,蓝若昭,你只配做我泄欲的工具,比你那派去做营妓的婢女还要下贱!”他逞这口舌之快,想夺回主导权。

  蓝若昭眼神伤了伤,点头,“你高兴就好。”

  他这一拳好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无力。

  “你刚刚在我手下到了的样子,更使我高兴。”穆云峥暗指刚刚暴。虐的欢爱。

第三章 朕舒坦了,再处置他

  “皇上喜欢?”

  蓝若昭瞳孔微震,对于他的变化不免心惊,可还是违心讨好,“来人,去敬事房拿些器具来!”

  穆云峥当然知道什么器具!

  但他从没想过她蓝若昭会自甘下贱到这个地步!

  “蓝若昭,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目眦尽裂,死盯着她的墨瞳里乌云翻涌。

  “当然。”蓝若昭说完,挣开他的钳制,忍着下面的不适下床,脱凤袍。

  尽管面上姿态优雅,可蓝若昭知道,自己就是卑贱淫荡的贱人!

  外面十三皇子还在哭,她边脱边朗声吩咐,“把十三送回宫去。”

  “慢着!”穆云峥目光戾冷如刀,定定的看着她,“让那个孽种在外面候着!朕舒坦了,再处置他!”

  蓝若昭闻言,拔下凤簪的手一抖,直直从脸上划了下去,一串血珠凌落而下。

  她南诏国长公主的骄傲,被他狠狠碾在烂泥地里!

  此刻的穆云峥周身裹着刺骨寒意,冷漠寂然的可怕。

  她哽声道,“皇上高兴就好。”

  待她拿下最后一支钗,敬事太监已经捧着器具来了,战战兢兢的放下后,一溜烟的跑了。

  穆云峥起身,掀开箱子,里面品类齐全,型号完备。

  “呵……”他冷笑,眼锋凌厉瞥她,“脱。光衣服,躺好,我的皇后。”

  顺从的脱下里衣,蓝若昭躺到床上,整个人像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任他亵玩。

  穆云峥摆弄着红皮软鞭,冷恻恻的问她,“银托子,相思带,硫磺圈,勉铃,你爱哪个?”

  蓝若昭如坠冰窖,心灰意冷闭上双眼,“皇上用着趁手的,我都喜欢。”

  穆云峥瞳孔骤然紧缩!

  今日的蓝若昭,为了后位和那个孽种,一再刷新他的下限!

  低贱的样子让他恨极了!

  “蓝若昭,你还能再贱一点么?”穆云峥心揪,忍不住厉声质问,“当初你和亲紀国,不是说你就算死也会守住你的心吗?还是做了几天皇后,就被我父皇调教成了只会摇尾乞怜的母。狗!”

  他的声音足够大到外面的宫人听个清楚。

  十三皇子虽然只有三岁,但今晚的肮脏事情,难保不会留在他的潜意识里。

  蓝若昭心头苦涩,眼泪从紧闭的双眼滑落。

  绝望啊……

  穆云峥得不到她的反驳,甚至是一点回应,她这是……默认了吗?

  被怒火包裹的一颗心逐渐变冷,穆云峥突的想开了。

  他何必为她伤神动怒,直接宰割报复,让自己痛快就好!

  凤目微眯,穆云峥眼底的寒意冰冷彻骨。

  “做给我看。”

  一根象牙制成的器具被他甩在床榻。

  蓝若昭被那凉意一激,汗毛竖起。

  十三还在哭,蓝若昭不敢不从。

  屈辱的拿起那器具,颤巍巍的往腿间送……

  啪!

  “啊!”

  突如其来的一鞭抽在了她的手腕上,吓得她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滚下了地。

  睁眼,就看到穆云峥修冷如刻的五官阴寒无比。

  蓝若昭心惊肉跳的望着他,不敢开口。

  “贱人!贱人!贱人!”

  穆云峥暴怒,手中的软鞭如雨点一般抽在她娇嫩的肌肤上。

  一下一下,毫不留情!

第四章 先皇的儿子

  那软鞭用上好的白鹭皮制成,用再大的力气也不会伤人。

  会伤的,只有那颗千疮百孔心。

  穆云峥发泄完后才愤而离去,蓝若昭身上满是红红的鞭痕,淫。靡不堪。

  十三早就停下的哭声又再响起,还伴着穆云峥毫无温度的厉喝。

  蓝若昭顾不得自己,急忙穿衣出去,刚推开宫门,就看到穆云峥胳膊夹着满脸泪痕的小十三。

  “母后!”

  “穆云峥!你放下十三!”她惊惶喊着,一直冷静自持的声音震颤着。

  她怕他像逼死自己父亲一样,杀了小十三!

  穆云峥回身,颀长的身子满是肃杀之气,“以后这个孽种就交给明兰皇后抚养!你每日给她晨昏定省,自然能见到他!”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母后!母后!”

  待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坤宁宫,蓝若昭像是被突然抽了魂一般瘫软在地。

  她引以为傲的身份和尊严,现在统统被穆云峥踩在脚下。

  他甚至,还要自己去她曾经的奴隶请安。

  她爱的,她想要的,都成了他威胁她的工具……***

  天刚擦亮,蓝若昭就招来宫娥给她梳洗,再不情愿,她也要到明兰皇后那里去。

  两人之间的恩怨,足以她对十三下黑手。

  明兰昨天才同穆云峥一同入宫,参与了他夺位的全过程。

  蓝若昭脸上红肿的巴掌印,就是昨日在宣武门外,穆云峥让明兰打的。

  她说他弑君杀父逼宫,他却定她一个“妄议储君,动摇国本”的重罪。

  四十个巴掌,全由明兰执行。

  除此之外他残害手足,先皇的妃嫔除了她,通通被拉去殉葬!

  自己作为先帝皇后,又被他抬进坤宁宫,连任紀国的皇后。

  南诏国的女奴隶明兰,也一同被抬为后。

  讽刺的很!

  蓝若昭在毓秀宫外等候通传,站了半个时辰才被唤进去。

  昨天被折腾了一天,身子没有一处爽利,现在被明兰故意刁难,心里担心十三,蓝若昭心焦窝火的厉害。

  才进门,眼睛下意识的寻找十三。

  “十三皇子呢?”蓝若昭端正身姿,不卑不亢的问道。

  上座的明兰身穿明黄凤袍,好整以暇的倚在榻上,阴寒的杏眸冷冷的睨着她。

  “哪来的丧家犬在吠?”

  蓝若昭咬牙,强压怒火,“明兰,本宫没空同你打哑谜,你快把十三皇子交出来!”

  “呵……”明兰冷笑着坐正,眼色锐利,“你以为你现在的身份还配命令本宫?”

  不用她使眼色,旁边两个宫女过去,直接一脚踹在她的膝窝,蓝若昭便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明兰微微垂眸,满满的冷意。

  “这才对。去把十三皇子请过来。”

  蓝若昭本来还想挣扎,听到这个,也不敢妄动。

  十三成了束缚她的一把枷锁。

  “呜呜……母后……”十三哑着嗓子喊她,两个眼睛肿成了核桃样。

  “十三!”蓝若昭心疼的无以复加,下意识的就要过去抱他,却被两个宫女死死的按住。“明兰!你要是敢伤害十三,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本宫怎么敢。”明兰讥讽的笑,把哭的脱力的十三死死揽在怀里,“他可是先皇的儿子啊!”

第五章 求你!把十三还给我

  “你想怎么样!?”对上她怨毒的眸子,蓝若昭直接问道。

  明兰假惺惺给十三擦眼泪,柔声开口,“皇上昨晚说你成了一条摇尾乞怜的母。狗,我本来不信,如今一看……啧,母。狗可比你好多了,我的长公主。”

  她的侮辱不可怕。

  可怕的是穆云峥在狠狠的践踏之后,还任由明兰这个奴隶踩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蓝若昭气的浑身发抖,理智飞散。

  明兰还觉得不够,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皇上有多不喜欢这个孽种,也不知,他在我宫里能活过几日。”

  说完,明兰狠狠的把十三推了下去!

  “啊!”

  咚的一声闷响,十三的脑袋直接砸到了地上,登时就扯着嗓子嚎了起来。

  蓝若昭双目猩红,奋力从两个宫女手中挣脱,把哭的快要断气的十三紧紧搂在怀里。

  “十三不哭……十三不哭……母后给吹吹……”蓝若昭说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步田地,连自己的骨肉都保不了!

  “吵死了!”明兰突的冷喝一声,中气十足,但却突然咳了一口黑血出来。

  宫女乱做一团,连忙去扶她。

  蓝若昭抱着十三,左右看看想趁乱逃跑。

  没想到刚出门就被穆云峥堵个正着。

  他剑眉微拧,戾目瞪着她怀里的孽种,“你干什么?”

  十三还在哭,蓝若昭一颗心被狠狠揪着,忍着身子的疼痛她直接跪下求他,“皇上,我以后任你处置,求你!把十三还给我!”

  凄厉的哀求带着母性的光辉。

  这光深深的刺痛了他!

  他正要开口,里面宫女急忙跑了出来,“皇上!皇后娘娘蛊毒又被催发,吐了好多血,您快去看看吧!”

  穆云峥听闻,直接撇下蓝若昭母子,一阵风似的进了毓秀宫。

  蓝若昭想跑,却被他的亲兵拦了下来,她插翅难逃。

  “蓝若昭!”

  正当她泪眼婆娑哄着十三时,自身后传来穆云峥一声暴喝。

  “我没想到你心思竟如此歹毒!为了后位,不惜给自己的儿子下蛊,去催发明兰体内蛊虫!”

  “你说什么?!”

  蓝若昭被他的话吓到了,眼泪都停在眸中没有往下掉。

  “你做了什么还要我说!”穆云峥疾步过来,直接就是一巴掌把她打翻在地。

  不过两日,她就把他的情意全都消耗个干净!

  现在的蓝若昭,彻彻底底的变了!

  蓝若昭死死抱紧十三,才没把他甩出去。

  “谁给十三下的蛊!?”她朝他吼,左边耳朵嗡嗡直响,吵得她注意力都不能集中。

  南诏盛蛊,她学过,但从未真正给人下过。

  穆云峥南诏做了十二年质子,与她朝夕相处,又怎么会不知道!

  “去!把南诏老畲押来!”穆云峥吩咐完,连个余光都没有给她便直接进去了。

  蓝若昭傻了。

  老畲是南诏的传奇,所有失传稀有的蛊他基本都能制能解,放眼整个南诏,无人能出其右。

  如今,明兰中蛊,还要老畲来解,那必是世间罕见!

  十三才三岁,不管是什么蛊,他都得拆皮破骨,鬼门关走一遭!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