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负余生不负爱结局是什么?由网络作家苏炎为大家带来的《宁负余生不负爱》是一本内容非常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宁负余生不负爱小说

宫瑶宫默琛全文阅读

宁负余生不负爱结局是什么?由网络作家苏炎为大家带来的《宁负余生不负爱》是一本内容非常精彩的现代虐恋小说,宁负余生不负爱宫瑶宫默琛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宫默琛是宫瑶名义上的哥哥,但是两人却都对对方有意思,一夜荒唐之后,宫瑶远走高飞,但是宫默琛却没有因此放过她。

第1章 我是你妹

  酒店包间。“宫默琛,你放开我,我是你妹!”

  眼看着宫默琛的手就要来扯自己的扣子,宫瑶大吼道,“要是让爸妈知道我们这样乱伦,他们会受不了刺激的!”“你有什么资格提爸妈?我爸妈只生了我一个!”

  提及父母,宫默琛咬着牙,眸中的戾气更加浓重:“你现在知道担心他们了?你他妈当年勾引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些?乱伦?没错,我就是要跟你个荡妇乱伦!”

  说着,他宽大的手掌覆于宫瑶胸前,轻而易举就解开了她的内衣。宫瑶绝望地闭上眼,泪水无声无息滚落。五年了!重逢后的第一面,他果然不肯放过她!

  “哥!”宫瑶一边承受他的攻占,一边低声求饶,“哥,你清醒点!我是你妹妹……放过我好吗?我们已经错了,我已经结婚了,你放开我好不好?”

  结婚?听到这两个字,宫默琛猩红的眸子一凛,俯身咬住了她的耳朵,咬牙道,“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么?恩?”那双幽深的眸子里,怒恨交织!

  她是父母的养女,从小屁颠屁颠跟在他后面,嚷着要嫁给他。

  五年前,她18岁生日那晚,喝醉后抱住他,说不想做他的妹妹,要做他的女人……那一夜,他们疯狂在一起,不知疲累!

  事后,她却说是她睡错了人,没几天就和那个一直追求她的富二代远走高飞了!恨这个贪慕虚荣的浪荡女人!

  一夜无休。天亮时分,宫默琛才餍足地从宫瑶身上起来。宫瑶连忙穿好衣服,从挎包里掏出一支录音笔,看着宫默琛,摁下了播放键。

  这一夜的疯狂居然全都被小小的一支录音笔记录了下来,宫默琛听着里面宫瑶的呻吟声,眸子骤然一凛。

  宫瑶关掉录音笔,深吸一口气正面他猩红的双眸:“你放过我老公的公司,我就不曝光你强暴你妹妹这事。否则,我让你身败名裂!”

  一阵恶寒爬上脊背,宫默琛腾地过去夺去她手里的录音笔,狠狠扔到了地上。“宫瑶,你他妈敢算计我?”

  “没错,为了我爱的男人,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宫瑶没有丝毫的退缩,她直勾勾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脸,神色淡然,“我已经上传到了网上,你删不完的!”

  “贱人!”宫默琛怒火中烧,抬手“啪”得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宫瑶的脸上。

  宫瑶直接被打得脑袋偏到了一边,嘴角很快渗出了血迹。尝着那腥甜的味道,宫瑶嘴角勾起一抹苦涩凄然的弧度。

  哥!打得好!宫默琛攥了攥拳头,满眸嗜血鄙夷的冷笑,“宫瑶,你可知道,你老公的公司是谁动的手脚?恩?”

  宫瑶一怔,转眸看向他的眼神里,一点点沁出恐惧,“是你搞的?”宫默琛邪肆地勾唇,“他不是很有能耐吗?公司出事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去查啊!”

  “哥。”宫瑶连忙爬过来,抱着了他的腰,眼泪猝然滚落,“求你了!救救他!他是我老公,他有事,我也不得好过!”

  她以为她设计这一切,可以威胁到宫默琛,没想到,他才是这个局的主导者。

  “求啊?”宫默琛面上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冷笑,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让我帮他也可以,做我的情妇,随叫随到!”

  “宫默琛!”宫瑶满眸错愕,声音颤抖,“我是你妹!你说这话不怕遭天谴吗?”

第2章 随叫随到

  宫默琛一脚踢开她,冷笑一声,“呵!妹?早在你当年不知廉耻地爬上我的床的时候,你就不配当我的妹了!你自己考虑好,要想救司夜寒的公司,就乖乖把我伺候好!”

  他的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森狠,不容拒绝。

  心,碎成一瓣瓣。

  宫瑶缓缓抽回自己的手,声音无力,“哥,你真要用这种方式侮辱我?”

  宫默琛鄙夷地勾了勾唇,咬牙冷笑,“宫瑶,哦不,司太太!收起你这令人作呕的眼泪!你比我更清楚,能救司夜寒的,除了我没人敢没人能!要不要救他!你自己选择!”

  说完,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就要离开。

  宫瑶泪眼看着这个自己一直放在心上的男人,心如刀绞。

  她就知道,他还恨她!

  恨她的背叛,恨她的不辞而别!

  如果非要用这种方式继续纠缠,她别无选择。

  宫瑶迅速爬起来,捉住了他的手臂,“好!我愿意!”

  说完,用力手,颤抖着向他的腰间摸去……

  “别他妈一副委屈的样子,谁逼你了?”宫默琛怒眸一把推开了她,“当年勾引我时的浪骚劲头呢?哪去了?是不是都被司夜寒那个王八蛋给操得没力气了?恩?”

  他的话,每个字每个词里,都染着满满的羞辱,带着冷冷的恨意!

  宫瑶被他推得后背撞在墙上生疼,但远不及她的心痛。

  想起曾经那些个美好的过去,她牙一咬,起身用力把宫默琛推到了门后,抬起脚尖,吻了过去。

  双唇相碰的瞬间,她的眼泪顺颊而落。

  默琛,我是爱你的,一直爱的都是你……

  她的吻极其笨拙,但却让宫默琛瞬间有了反应,他反捧住她的脸,深深地吻了过去。

  可是下一秒,一想到这个女人这样取悦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他就蹭得又睁开了眼睛。

  那双猩红的眸子里,恨意昭然!

  “贱人!”他骤然推开她,抬脚一脚踹到他大腿上,将她狠狠踹开,“真他妈下贱!恶心!”

  说完,转身摔门而去!

  宫瑶被他踹得跌坐在了地上,脑袋撞到桌角,疼得她眼冒金星。

  只是,身上的疼,远不及心里的痛来的痛快和彻底。

  她坐在冰凉的地上笑得自嘲又凄凉,“默琛,对不起……我知道你已经有了未婚妻,我也不想回来再让你生气,但我没办法,除了你没人能帮我……”

  宫默琛离开后,宫瑶几天都没看到他,去公司找他,也被告知不在。

  她这日刚从宫氏大楼走到停车场,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宫瑶!”

  宫瑶脚下一滞,转身看去。

  “啪……”

  她还没看清楚来人,脸上便吃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猝不及防,打得她后退半步,差点跌倒。

  错愕地抬眸看去,刚好和打她的女人那双怨毒的眸子对上,“霍小霏?”

  这个穿了一身精干职业装的漂亮女人,正是宫默琛的未婚夫,霍氏千金霍小霏。

  霍小霏双手抱臂,冷冷地打量了她一眼,“贱婊子!刚一回来就勾引琛哥哥!你不是出国了么?怎么不死在国外啊?”

  宫瑶知道她的目的,忽略掉脸上的疼,“霍小姐,默琛是我哥哥,你难道不让我们兄妹见面了?”

  “呵!”霍小霏满眸鄙夷,“你那点龌龊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看司夜寒有钱就跟他跑了,如今司夜寒快成乞丐了,你又回来勾引琛哥哥,真不要脸!”

  说着,抬手又要朝宫瑶打去。

第3章 真不要脸

  宫瑶及时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面上仍然一副清冷,“霍小姐,再乱来别怪我不客气了!”

  霍小霏狠狠抽回手,“那你说,你不爱琛哥哥,你对他没兴趣!”

  宫瑶微微蹙眉,勾唇笑道,“我从来就没爱过宫默琛!他怎么能跟我老公司夜寒比?只有你这样的蠢女人才会喜欢他!”

  “好!希望你说到做到!”霍小霏勾唇得意地笑了下,转身离开。

  没人看到,她手里捏着一只录音笔。

  宫家。

  找不到宫默琛,宫瑶便回了宫家,看养父母。

  远嫁的女儿五年才回来,宫父宫母特别开心,直接拨通了宫默琛的电话,“默琛,瑶瑶回来了,快回来。”

  宫瑶以为宫默琛不会回来,没想到他竟真的回来了。

  饭桌上,宫母李秀英慈爱地看着宫瑶,“瑶瑶啊,在那边到底怎么样啊?”

  宫瑶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始终冷着一张脸的宫默琛,对母亲笑道,“妈,夜寒对我很好,你们放心吧!”

  “啪!”

  宫默琛突然把筷子摔到了桌上,起身淡淡地说,“饱了,你们慢吃。”

  说完,抓起外套就走了出去。

  宫父宫母一脸不解,宫瑶忙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宫默琛下楼来坐进车里,手机收到了一条语音短信。

  指尖随意一点,宫瑶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我从来就没爱过宫默琛!他怎么能跟我老公司夜寒比?只有你这样的蠢女人才会喜欢他!”

  男人剑眉一凛,咬牙狠狠把手机摔到了挡风玻璃上,“宫瑶!你他妈真有种!”

  宫瑶下楼来卡,连忙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去。

  “你还敢上来!”宫默琛眯着眸子看她一眼,眸中汹涌的恨意,恨不得把她吞噬掉。

  宫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垂着眸子低声道,“哥,你讨厌我可以。但请不要在爸妈面前表现出来,他们会怀疑的。”

  “你他妈有什么资格教育我?”

  宫默琛咬牙骂了一句,突然推开车门下了车去。

  还不等宫瑶反应过来,他已经绕过来打开车门,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强行把她拉下来,又塞进了车后座。

  “嘭”得一声,车门被关上的瞬间,宫瑶的心狠狠震了一下。

  “哥!你又想干什么?”她惊恐出声。

  宫默琛欺身过来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咬着牙冷笑得如同暗夜里的修罗,“当然是干你!”

  言落,粗暴地扯去了她身上的衣服,从身后狠狠地攻破了她。

  “啊!”

  宫瑶吓得咬住唇不敢大叫,只能低声求饶,“哥!不要乱来!”

  “贱人!我不是你哥!”

  宫默琛怒吼着咆哮了一声,身下的动作猛如野兽!

  她越挣扎,他越兴奋,满眸的怒火和欲火交织,把一切都发泄在了她身上。

  宫瑶逃无可逃,索性不再挣扎,任由他发泄

  身体是痛的,心却是淬了蜜的毒药一般,苦中透着甜。

  如果这种方式,成为唯一可以和他近距离接触的方式,她宁愿被他折磨!

第4章 报应

  宫默琛毫不怜惜地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嘴角噙着嗜血的冷笑,“司夜寒的公司就是我搞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一辈子都别想好过!”

  宫瑶冷笑。

  果然如此。

  他竟然为了报复她,对付了司夜寒的公司。

  不知过了多久,宫默琛终于发泄完,车子开出去,把宫瑶扔在路边,扬长而去!

  回到司家老宅,宫瑶辗转反侧。

  睡在外面的司夜寒听到她叹气的声音,走进来在她床边坐下,“宫瑶,是不是很为难?为难的话,就不要去找你哥了。”

  司夜寒并不知道她和宫默琛之间的事情,以为只是找兄长帮忙注资公司这么简单。

  宫瑶努力地笑了下,“没关系的,是我连累了你,我去找家人帮忙,是应该的。”

  犹豫了一下,司夜寒问,“好不容易回国一次,你不打算带儿子去见他亲生父亲?”

  宫瑶眸光一闪,连忙摇头,“不!不用!他父亲不知道他的存在,还是不要去了。”

  她的话音刚落,保姆匆匆地敲门闯了进来,“先生,太太,不好了!小南发高烧了!”

  儿子发烧了?

  闻言,司夜寒和宫瑶一惊,连忙起身跑出去奔向儿童房。

  医院。

  折腾了一夜,儿子司小南终于退了烧,但医生说要留院观察,需办住院。

  医生和宫瑶走出病房,拧眉不忍道,“从血象看,您儿子疑似白血病。但为了确定,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您先做好心理准备。”

  白血病?

  宫瑶只觉一道惊雷劈到了自己头上,脚下险些没有站稳,好在医生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没事吧。”

  “医生,不可能的,我儿子身体一直很好,可能刚回国还不适应才发烧的……你好好检查一下,他一定不是白血病的!”宫瑶浑身颤栗,语无伦次。

  眼泪,猝然滑落。

  “先别着急,等下午结果出来了再说,你们做父母的一定要有更好的心理素质。”医生安慰道。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从耳畔响起,“宫瑶,你儿子得白血病啦?哈哈,报应啊!”

  宫瑶浑身一震,蓦地转眸看去,刚好和霍小霏那双恶毒的眸子对上。

  她一早来医院检查,看到宫瑶在,好奇之下就跟了过来。

  没想到,居然听到她儿子的病的消息!哈哈!

  “你胡说八道!我儿子没病!”宫瑶的心被狠狠撕了一把,一怒之下,狠狠地给了霍小霏一巴掌。

  霍小霏被打得一个趔趄,脚下的恨天高没站稳,直接跌坐了下去。

  “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霍小霏捂住肚子惨叫起来。

  那刻意放大的声音,很快把周围的医患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宫瑶!你干什么!”

  宫瑶心里只有儿子,正要离开,突然一道冷怒又着急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她的肩膀被扣住,抓起来又被狠狠地甩到了一边。

  她拧着眉愣了一下,回头看去,突然出现的宫默琛已经将霍小霏扶了起来。

  霍小霏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哭得梨花带雨,“琛哥哥,我就和宫瑶分享了一下我怀孕的好消息,她就好像很生气,把我推倒了……肚子好疼,下面好像流血了……”

  宫瑶诧异地看过去,果然见霍小霏的仔裤上,已然沾满了鲜血。

  宫默琛冷眸如淬了毒般,恨恨地看着她,“宫瑶,你给我等着!”

  说完,抱着霍小霏快速去了急诊。

  宫瑶愣了好久,才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去办了入院手续。

  刚把还在睡眠中的儿子送进病房,医生走了进来。

  “司先生,司太太,十分抱歉地通知你们,你们儿子最终诊断的结果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白血病。”

  闻言,一夜未眠的宫瑶,连反应都没反应一下,直接晕倒了过去。

  “宫瑶!”司夜寒连忙把她扶起。

第5章 亲生

  病房。

  “宫瑶,医生说你血糖低压力大导致的眩晕,你一定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司夜寒拧着眉,看着躺在病床上一脸苍白的宫瑶道。

  宫瑶双唇干裂得渗出了血,整个人憔悴不堪,她摇摇头,轻声道,“我没事……我只是在担心,儿子怎么办……”

  话音未落,眼泪又滚了下来。

  好端端的,夜寒的公司还没起色,儿子又病了,这让她怎么办啊!

  司夜寒握住她的手,“这不是还有我呢!别担心,现在白血病治愈的几率很大。”

  白血病?

  站在门口的宫默琛,正要推开门的手,又收了回来。

  那眸中,是难以掩饰的震惊和错愕。

  他是听过宫瑶为司夜寒生了一个儿子,好像已经四岁多了。

  那个孩子,得了白血病?

  宫默琛腹诽间,宫瑶推开门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站的是他,愣了一下,转身就朝儿子的病房走去。

  “宫瑶!”宫默琛厉声喊住了她,上前道,“孩子在哪?带我去看看我的大外甥。”

  霍小霏被宫瑶一巴掌打得流产,他本来是兴师问罪的,但看到面无血色的宫瑶,话到嘴边竟换了话题。

  他不想去关心她的事,但莫名地,竟有些担心那个或许应该把自己唤一声“舅舅”的孩子。

  听到他的声音,宫瑶的双眸瞬间红透,却是生生地忍住了夺眶的眼泪。

  “和你没关系!”宫瑶不去看他,扔下一句话,大步向前跑去。

  “不识好歹!”宫默琛气得攥了攥拳头,愤然离开。

  宫瑶来到儿子的病房时,孩子还在睡觉。

  手轻轻地抚在儿子的脸颊,想起方才宫默琛的问话,她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攫住了一般,疼得窒息。

  突然,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小南的亲生父亲,是宫默琛吧?”

  宫瑶面色一白,慌忙转身看去。

  站在身后的司夜寒对她勉强地勾了勾唇,在她旁边坐下来,看着睡着的小南,叹口气,“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让儿子去见他了,因为儿子和他长得太像了!”

  所有见过小南的人,都说儿子长得和他不像,像宫瑶。

  但如今见到宫默琛之后,司夜寒就忽然明白了一切。

  这俩人长得太像了!尽管孩子还未完全长开,咱这深邃的五官,尤其是这双黝黑的眸子,简直和宫默琛一模一样!

  即便是外甥长得像舅舅属正常的遗传现象,但……宫默琛并不是小南的亲舅舅……只有一种可能,宫默琛是小南的亲生父亲。

  宫瑶默了片刻后,咬唇道,“夜寒,对不起……当年我发现有了默琛的孩子,舍不得打掉,但如果被扒出来孩子是他的,乱伦的高帽子一定会戴到我们兄妹俩头上……我无所谓,我怕影响了默琛的前途。”

  司夜寒握住她颤抖的手,安抚地笑了笑,柔声道,“没事!你不用跟我说抱歉,我说过,既然我们选择用这种方式在一起,我就不会问你的过去。”

  宫瑶感激地点头,“谢谢你,夜寒。”

  司夜寒温柔地勾了勾唇,握住她的手站了起来,“走!我们去做配型!医生说了,儿子的白血病是慢性的,一边化疗一边等配型,移植了骨髓,就能治愈。”

  病房外走廊上。

  看着司夜寒揽住宫瑶的肩膀,两个人亲昵地离开,刚找过来的宫默琛攥紧了拳头。

  那落在那俩人身后的目光,阴鸷冷厉,恨不得将他们凌迟掉!

  “嘭!”

  一记重拳,砸在了墙上,拳头拿下来时,那雪白的墙面上,赫然留下一滩血迹。

  他真是贱!

  已经回到了霍小霏的病房,居然还是想去看一眼那个生病的外甥!

  没想到,刚过来,就看到他们俩卿卿我我地从眼前走过去。

  他们的儿子,关他什么事?

  就算这个医院是他的,就算这个城市都是他说了算,又能怎样?

  那又不是他的孩子!

  越想越怒,宫默琛咬着牙忿忿离开。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