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何清欢江图南小说_爱你是一场自杀免费阅读by不俗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何清欢江图南小说

爱你是一场自杀全文阅读

女主叫何清欢男主叫江图南小说的名字是《爱你是一场自杀》,这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虐恋小说,不俗是此书的作者。何清欢当了江图南三年的地下情人,本以为总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旁,可谁知乔漫枝才回来,江图南就迫不及待的要赶她离开。

第1章 你看你,都湿了

  “你寄的视频我收到了,很大胆、很艺术,你和我都很上镜。”男人的声音透着寒意,像是要冻结了这十里急雨。

  何清欢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眸光死寂地盯着小土坡,里面沉睡着她唯一的弟弟。

  闻言,她的红唇微微勾起:“视频是拍的不错,可是江先生的技术,却不怎么样呢!”

  她在磅礴大雨中显得很是单薄,松松垮垮的无袖白色裙子,白皙的脚踝上染了草色和泥点,却是那么勾人。

  江图南的眼里满满都是厌恶:“技术不怎么样?是我没有满足你?以至于你把我约到这种荒郊野外,都穿得那么欠操?”

  何清欢勾唇一笑,媚态横生,婀娜地走到江图南面前,将两个人一同收纳在黑色的大伞下,伸手抚过男人的下颚的雨滴,语调缠绵儒软:“你看你,都湿了。”

  江图南一把握住何清欢撑伞的手腕,用力地仿佛要捏碎她:“嫌100万少,不肯滚是吧?别用这种语调跟我惹火,别以为这是外面我就不敢上你。”

  昨晚算是最后一夜,可是她依旧纠缠不清。

  她疼得身子轻颤,手腕无力,伞就跌落了下来,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衣服贴合在身上,勾勒出性感的形状。

  她的眼里都是朦胧的雾,不知道是水还是泪,软软地靠在他身上:“你永远都这么粗暴,弄疼人家了。”

  他倏然把她压在引擎盖上,雨水冲刷着身体,微冷微凉,可是体内却总有邪火丛生,沙哑磁性的声音里都是轻蔑:“果然是昨晚没够,今天又犯贱了!”

  感受到男人的苏醒,她身体一僵,不小心玩脱了,这里是郊外,旁边是她弟弟的坟茔,于是收回了妖娆,一秒回归冷艳孤傲:“江少,我昨晚已经够够的了,今天还合不拢腿,您高抬贵器行吧。”

  江图南冷哼一声,这个女人给他寄那种视频,难道心里就没点逼数吗?玩火可是会自焚的!

  他不顾她的服软,双手握住女人的手,粗暴的架在头顶,熟练地将白裙撩了上去,三两下扯掉最后的障碍,用内裤将她的双手束缚起来,声音森冷:“我养了你三年,你很清楚我的性子,威胁我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引起一阵轻颤。这场情事,注定停不下来了,江图南就是这样,想要就要,没人可以忤逆。

  “你睡了我三年,可能你不清楚我的性子吧。我贪婪龌蹉、精于算计,一百万,你当打发叫花子呢?”

  是的,她当然不肯就此罢休。乔漫枝回来了,那个杀人凶手居然回来了!她狐媚的眼中,尽是烈烈的恨,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瓢泼大雨里,她红唇一勾,刻意显摆自己的身段,诱惑至极的腿攀上他精壮的腰——“不如,许我个江太太如何?”

第2章 我就做死你

  男人嗤之以鼻,大白天的都这么主动,倒是对得起这么妖的一张脸,他毫不犹豫地闯进去,狠狠地扯住她的头发:“凭你也配?不过是个爬闺蜜男人床的货色,人尽可夫,全天下的女人死绝了,都轮不到你!”

  她疼得倒抽冷气,媚意横生地盯着江图南,她做了他三年的情人,白天端庄冷傲当他的律师,晚上风情万种给他暖床,到头来换来了‘人尽可夫’四个字。

  “江图南,我爱上你了,我不准你娶乔漫枝。我何清欢爬过那么多张床,最留恋的就是你这张了,你可要负责哦~”她娇娇娆娆地说着,不怕死地煽风点火。

  他猛地掐上她的脖子,更深更狠地撞击,几乎把她的五脏六腑都顶出来了,听听这语气,还真是自豪,不就是仗着一张好看的脸和诱人的身材而已,没有深度、没有灵魂的肤浅女人,玩玩就好了。

  “不过就是花钱嫖的婊子而已,我做错了什么,居然让你这么野心勃勃?何清欢,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别找死。”

  他的话里,都是森森的杀气,听得何清欢浑身发冷,她太清楚他的手腕了,冷漠残忍,像是地狱来的讨债恶魔。

  他的手劲很大,几乎要掐断了她脖子,她浑身战栗起来,那人在惩罚她,他身下的动作更加孟浪,随时都讲她逼入崩溃的困境。

  她紧绷起来,交缠在一起的双手无力的抓绕着,忽地重重地摔回引擎盖上,满目都是白光,她偏头喘息,眼前的景象慢慢清晰起来,那凸起的小土丘里,曾经是她鲜活的弟弟。

  她居然在弟弟的坟茔前做这种事,她大概真的很犯贱吧,可是她能够更加犯贱——即使这个男人心思不在她身上,三年来他从来都没对她动过欲以外的念头。

  可是那又怎样!

  就凭他要娶的是乔漫枝,她就会死皮赖脸地贴着江图南,哪怕他结婚的那天,她都能在婚房把他给诱惑了!

  她不要脸、不要命做这些事,就是要搞乔漫枝——以后有机会,她一定置乔漫枝于死地!

  她缓过劲来,咬着下唇,潋滟的眼眸尽是魅惑:“你看,只有你才能让我这么舒服,你对我而言,就是想死毒品,我已经离不开你了。你要是敢跟我那好闺蜜订婚的话,我就把录像带寄给她,你猜猜她会不会一气之下又出国了呢?”

  江图南猛地把她反转过来,握住她纤细的腰身:“何清欢,惹恼了我,对你没任何好处。你要是敢去打扰漫枝,我就做死你!”

  何清欢的脸贴在冰冷的引擎盖上,随着前后移动而渐渐灼热起来,她的眸光忍不住涣散,说实话,她还真信江图南的这句话。

  这三年,她领教得很彻底。

  他恨她爬床气走了乔漫枝,所以总是拿她泄愤出气,每次都能把她弄得欲生欲死,巴不得他早点精尽人亡。

  她即使经过了三年的操练,在江图南兴起的时候,还是会扛不住,更何况是暴怒的江图南呢?

  她也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最终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第3章 他兴师问罪的方式

  何清欢觉得又热又冷,脑袋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疼痛的感觉让她嘤咛出声,她费劲地睁开眼睛,发现她一个人躺在地上,而旁边的越野车早就没影了。

  她忍不住放声大笑,江图南倒真是狠心至此啊,就这么把她一个人赤身裸体地丢在大雨里,也不怕她死了,警察找他问话。

  怎么说也睡了三年,养只狗都能有感情吧,可是江图南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乔漫枝一回来,他就一脚踹开她!

  她努力地想要站起来,双腿却发软得厉害,她全身烫的发疼,忍不住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掉落在旁边的黑色大伞被人捡起,一双经典款的意大利手工皮鞋站在她面前。

  她狼狈地抬头看过去,这是江风起,江图南的大哥。

  三年前江家的两个儿子争夺唯一继承权,如今尘埃落定,江图南掌控了整个江家。

  她倔强地站起来,身子却软软地往前倒:“你来干什么?”

  江风起体贴地将何清欢搂入怀中,贴着她的耳朵耳鬓厮磨:“我来看看你选择江图南的结局,三年前,你要是做了我的商业间谍,江图南哪里还蹦跶得起来?”

  何清欢妖妖地将帖在脸上的碎发拨弄到耳后:“三年前你只是让我勾引江图南,激怒乔漫枝,我做到了。”

  她爬了江图南的床,那人就包养了她,她总不好一边拿钱,一边捅刀子吧,所以她拒绝成为江风起的商业间谍。

  江风起将她横空抱起,塞进吉普车里:“同是天涯沦落人,我送你去医院。”

  吉普车开走了。

  江图南从一棵大树后缓缓走出来,脸上都是阴翳——他刚才正爽着,身下的女人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顶撞之间,她的手机跌落在引擎盖上,亮起的界面里,是江云起约何清欢喝酒的消息。

  他的女人和他的哥哥私底下居然有联系!

  他发泄过后,随手把女人扔在地上,躲起来暗中观察。

  原来,当年何清欢勾引他,不是为了找金主,而是居心叵测想拆散他跟乔漫枝。

  看看刚才那亲密的举动,这几年,那女人大概没少给他戴帽子吧!

  该死!

  ……

  医院。

  何清欢烧得很严重,她也不知道江图南那禽兽把她按在漫天大雨了做了多久。

  她渴得睁开眼睛,床榻旁没有任何一个人,不由得悲从中来。她掏心掏肺围着江图南转了三年,白天晚上都为了那个混账,跟本就没有了自我。

  这世间,除了她的傻妈妈,竟然找不到个人照顾她。她强撑着起来倒水,却发现水壶都是空的。

  “渴了?”黑暗的角落里传来讽刺的声音。

  何清欢浑身一僵,江图南怎么会在这里?她心中升起的不是感动,是恐慌——反正他不可能是来探病的。

  “我听说,三年前你爬我的床,是受我哥哥指使?”男人的声音慢条斯理的,却是兴师问罪的语调。

第4章 我爱你,三个亿

  灯光一亮。

  男人的模样尽显,他双手交合,身体前倾,就像只准备出击的猎豹。

  她知道自己病恹恹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干脆转身背对着他,声音沙哑地开口:“你说这话有意思吗?不管怎么样,当初没守住的是你自己。”

  一开始明明她是布局人,是江图南动了欲,是她的猎物。

  可是到最后,是她动了情,她作茧自缚

  江图南冷漠地扯了扯嘴角,人是他睡的,他认,如果何清欢只是单纯为了爬床而爬床,他也愿意付出她三年的青春费,可这个女人,不值得。

  “那张一百万的支票,我已经撤销了。”

  什么!

  何清欢猛地坐起来,病恹恹的样子不复存在:“江图南,还从来没有人敢玩了我就拍拍屁股走人的,钱,我可以不要,但是乔漫枝你别想娶。你是江家少爷,而我不过是个下三滥的女人,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你别逼我。”

  江图南猛地捏住女人的下巴,看看这副贪婪又卑鄙的嘴脸,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告诉我,你想要多少,才能滚出我的生命?”

  何清欢被迫正视着眼前的男人,宛若撕心裂肺的痛:“三年,三个亿。”

  ——我爱你,三个字,三个亿!

  江图南毫不掩饰地笑了,从钱包里掏出所有的现金砸在她脸上:“通货膨胀你都值不了三百万,这是我赏你的。识相就乖乖的滚,不然我让你连滚的机会都没有。”

  何清欢咬紧牙关,挤出妖娆的笑,声音飘忽又沙哑,很是勾人:“江少出手这么大方,我真想给江少好好服务服务,可是我这正病着,等我病好了,我们……”

  江图南的手劲倏然收紧,忽而露出邪肆的笑:“也对,花钱哪有不嫖的道理?发烧的女人应该会更爽。”

  何清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反剪双手翻过来,迫不及待地闯进来,她心里发冷,脸深深地埋在枕头里,眼泪在枕头上晕成水渍,分不清是因为快感还是因为疼痛。

  吊瓶针头被拔掉扔到一旁,一点一点流逝的,像是为数不多的生命力。

  茭白的躯体上,布满了细密的汗,她浑浑噩噩地承受着攻击,她本来就高烧不退,剧烈的运动让身体更加灼热,大脑开始缺氧,喉咙像是着火了一样。

  可能,她的命运,真的是被江图南活活弄死吧。

  她今天的身子滚烫,男人大概也是受不了,并没有想往常一样漫长。

  她浑身战栗地躺在床上,似乎骨骼都烧得发疼。小腹不停地颤抖着,上面有只蝴蝶刺青覆在凹凸不平的皮肤上,一收一缩之间,像是展翅欲飞一样。

  这,是江图南很喜欢看的风情。

  而男人整理好衣服后,又恢复成了衣冠楚楚的的模样,矜贵地吐露着威胁:“我们合作了三年,干过不少黑心事,关于我的事情,你最好闭口不谈,尤其是对我那个便宜哥哥,不然所有的事情,我都会栽在你头上。”

  她喉咙已经干渴灼烧得发不出任何声音,然而眼泪却一颗一颗地往下掉。这三年,江图南要争江山集团,她出谋划策、出力卖命,到头来却换这种结果。

  她陪江图南去争去抢,可最终,这个男人以江山为聘,去娶她的仇人!

  男人毫不留情地走出房间,绝情的声音空寂寂地回响:“从此之后,我们恩怨两清,你如果再来纠缠我,别怪我用手段对付你。”

  何清欢颤抖着缩成一团,牙齿都在打颤,呼吸越发地急促,眼前也开始模糊,耳边是男人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恩怨两清?呵,怎么清!

  那就恳请江图南把她的半壁子宫和她的孩子还给她!

第5章 寿宴针锋相对

  江图南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做的一切。她为了他,差点连命都丢过,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也没有在乎过——小腹上的蝴蝶刺青一抖一抖的,最终静止不动。

  而她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

  一睁眼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她大学学长,法律系的大才子,余烈。

  男人胡子拉渣,黑眼圈尤为严重,素来温润的人直接咆哮出声:“何清欢,你他妈差点死掉了!”若不是他来探病,发现她昏迷不醒,怕不是她发个烧就能死在医院,能冲上个头条也说不定。

  她在学长面前,似乎永远都是听训的学妹,没有孤傲,更没有妖艳,完完全全露出温软无害的模样:“贱命一条,阎王爷不会要的。”

  余烈气极,却无可奈何:“以后我来照顾你。”

  她病得极其绵长,反反复复不见好,一养就是半个月。她的病榻倒也不冷清,桐城追她的男人排九条街了,只是江图南真的不再出现了。

  但是,他却用更加恶劣的方式强·暴她的眼睛,她随手打开个社交软件,都能看到他和乔漫枝的消息。

  一个是江山集团的总裁,一个是桐城第一名媛,这两个人凑在一起,肯定有话题度。

  她死死地盯着网上流传的照片,叫她怎么甘心!

  一个杀人犯,凭什么配得上整个桐城少女都想嫁的江图南!

  ……

  江家很是热闹,今天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

  何清欢挽着江风起的手臂,体态万千地走进江图南的眼里,听说江图南会在今天向乔漫枝提出交往的请求,她这病了半个月的身子瞬间就有了起色。

  江图南看到何清欢挽着别的男人,猛地握紧红酒杯。这个女人无疑是美的,她一身黑裙勾勒出完惹火的身材,浑身散发出一种妖与冷糅合的美感,看上去端庄典雅,不可侵犯。

  瘦了,更加惹人怜爱了。

  可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衣服底下,是多么的放荡不要脸!

  他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喉结微动,真想把她压在身下,撕裂他的衣服揭穿她这伪善的嘴脸。

  乔漫枝也看到何清欢了,脸色一沉。

  三年前,何清欢是她的狗腿子,却办了她的备胎江图南。

  她对江图南倒是不在意,毕竟江图南爹不疼又没娘,靠着江老爷子扶持才没被他那个私生哥哥挤掉。

  江老爷子想通过联姻来增加江图南的实力,她表面上虽然跟江图南暧昧,但是其实内心很拒绝,她只想做江家名正言顺的江太太,并不想陪江图南一块儿打拼,愁着不知道怎么拒绝——正好何清欢睡了江图南,给她一个跑掉的理由。

  就算如此,她还是厌恶何清欢,不过是她养在脚边的狗,她不要的男人也轮不到何清欢觊觎!

  最恼火的是,现在江图南已经掌握了江山集团,她回来是为了当江太太的——可是这个何清欢,当了江图南三年情人!

  而此时此刻,江图南正直勾勾地盯着何清欢,当她是死人啊!

  她都快气爆炸了,然而还是娇柔地开口:“图南,我们去见爷爷吧。”

  见了爷爷,确定了女朋友的身份,再来收拾何清欢。

  江图南收回目光,这么多天来,第一次主动搂上乔漫枝的腰,他对她极其温柔,也极其绅士,跟对某些人——可不一样!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