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沈清欢容景小说_南风未起,清欢别离免费阅读by一颗豆芽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沈清欢容景小说

南风未起,清欢别离全文阅读

《南风未起,清欢别离》是网络作家一颗豆芽为大家带来的最新作品,沈清欢容景是小说中的主角,这是一本非常虐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沈清欢日日被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丈夫容景折磨的故事。结婚五年,容景这个病说来就来,而为了追寻真相,沈清欢承受了各种折磨。

第1章 他是谁

  昏暗的地下室里散发着阵阵寒意,沈清欢蜷缩在地下室一角,瑟瑟发抖的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男子。

  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神异常冷厉,和平时的温文尔雅判若两人。他手里拿着一根皮鞭,正恶狠狠的朝着沈清欢走过来。

  “说!他是谁?为什么背叛我?”他的步伐很凌乱,浑身散发着戾气,一张狰狞的脸上除了愤怒,看不出其它。

  沈清欢惊慌的摇了摇头,用力的往后靠了靠。“容景,你醒醒啊,我是清欢啊……”颤抖的声音里带着哀求,这样的噩梦,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容景?你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叫别的男人?我看你是找死!”男子再也抑制不住怒火,举起手里的皮鞭便挥了下去。

  “啊……”火辣辣的疼痛顿时传遍全身,沈清欢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把头扣在墙角处,想要得到更多的保护。

  听到沈清欢的叫声,男子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皮鞭一下一下狠狠的落了下去。

  空荡荡的地下室里,清晰的回响着皮鞭发出的啪啪啪的声响,还有沈清欢的一声声哀嚎。衣衫已经变成碎片,雪白的肌肤趁着鲜红的血液流淌下来。

  男子眼神一闪,脸上露出一抹兴奋,丢掉手里的皮鞭,一把将沈清欢从墙角拽了出来,甩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说,你是怎么勾引他的?嗯?是不是这样勾引的?”男子说着,大手一挥,一把扯掉沈清欢身上的衣服,本就破碎的衣服这回已经彻底不能蔽体。

  沈清欢惊慌的想要躲闪,忽然手腕一紧,转眼一具炙热的身躯便压了上来。身上剧烈的疼痛让沈清欢眉头一紧。

  看在男子眼里又是一阵怒火,一只大手撩起她的裙子便朝着大腿处摸去。

  “我碰你你就这么不愿意?皱什么眉头?给我笑,快!给我笑!”男子在沈清欢的私处用力的揉捏着,声音异常狠厉。

  见沈清欢依旧皱着眉头,男子在她的大腿根处狠狠的拧了一把:“你没听到我的话吗?快点笑!”

  沈清欢忍着剧烈的疼痛,喘了好几口气,才微微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意。男子这才满意,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乖,清欢最乖了,我最爱清欢了……”男子突然散去一身冷厉,语气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一点点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沈清欢像一只木偶一样,任由他摆弄,不敢有任何的反抗,生怕再次惹怒了他。男子一寸寸的抚着她,像是在观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沈清欢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地下室太过阴凉,她觉得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这是她第几次闪过这样的念头,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一年前,结婚五年的丈夫容景突然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大夫说,得了这种病的人通常会把自己心里最在意的事情想象话,而没想到的是,容景最在意的就是沈清欢,所以,他每次发病,都会幻想出沈清欢背叛了他,和别的男人跑了。

  “啪!”

  地下室里突然传出一声翠响,沈清欢猛地转过脸,脸颊上已出现一个掌印。

  “木头一样,动也不动,快亲我!”

  容景突然又狠厉起来,上前拉起沈清欢的头发使她从桌子上坐了起来。

  看着眼前接近疯狂的丈夫,沈清欢拼劲了所有的力气,一把扑进了他怀里含住了他的唇。

  “容景……醒醒啊……容景……求求你了……”

  心里一遍遍的呼喊着那个曾经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那个答应会爱她一辈子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

  身上的伤口撕裂般的疼痛,两行清泪划过脸颊,很快便又隐入嘴角,咸咸的,带着苦涩。

  这个时候,容景却一把扯掉自己的裤子,抬腿便骑在了沈清欢的身上,直接挺了进去。

  看着在自己身上大力起伏的身影,那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不知道被撞击了多久,像是漫长的一个世纪,最终他终于停了下来,死死的趴在身上睡了过去。

第2章 大嫂是想看看我有没有牙齿吗

  沈清欢再次醒来,映入眼前的是一片白色,刺鼻的消毒水味让沈清欢明白,她又挺过了一次。

  从病床上坐起来,高档的病房里除了自己在无他人,和以前一样,并不见容景的身影。

  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干净,沈清欢换下病服,精心打扮一番,特意多涂了一些粉,遮去脸上的憔悴,朝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抹微笑,然后才满意的走出了医院。

  容氏集团。

  从电梯里出来,沈清欢心里莫名的紧张。

  这里她不是第一次来,而今天却和以往不同。

  “哟,这不是大嫂吗?怎么,来找大哥?”这时,容城从身后大步走了过来,跟着沈清欢打招呼。

  “小城也在啊!”沈清欢尽量表现的自然,继续说道:“我来找你大哥。”

  “大哥刚刚出去送客户了,一会儿就能回来,大嫂先去我办公室坐坐?”容城说着便转身朝着身后的秘书吩咐道:“去,给先生夫人冲杯热奶!”

  吩咐完便在沈清欢的后背上拍了一下,率先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看似不经意的一拍,沈清欢的后背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昨夜的鞭痕还未结痂,估计这一下又渗出血来了,好在自己穿着黑色衣服,并不明显。

  沈清欢眉头紧了紧,没有吭声,跟在容城身后进了办公室。

  砰!

  随着办公室的门关上,容城一身西装革履朝着沈清欢走了过来,把她上下打量个遍,然后点起一根烟,靠在了窗户边上,慢悠悠的吸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一双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她的身上。

  沈清欢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立不安,有些焦躁,这个容城虽然才二十五岁,但是行事作风十分老练,完全继承了他爸爸狠厉而又阴晴不定的性格。

  沈清欢只觉得压迫感从那道目光传来,一直蔓延到整个全身,到最后,她终于坚持不下去,猛的站起身来道:“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

  “大哥对你不好,你可以来找我啊!”容城掐断手里的烟,挑了挑凤眸,慢悠悠饶有兴趣的朝沈清欢这边靠了靠。

  沈清欢脸色一惊,急忙躲开:“小城,你说什么呢?我是你大嫂,你大哥他对我很好!”

  “那你手上的伤是什么?”容城的眼角在沈清欢的手上瞟了一眼,身子往前靠了靠,抬起双手把沈清欢又按回了沙发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眼里带着戏谑的笑意。

  “你,你要做什么?”沈清欢一个激灵,双手紧紧的护在身前,眼眶里已有了泪珠。

  “放心,我不会强人所难,但是……大嫂,我对你可是很有兴趣的,你可要考虑考虑……”容城说完咧了咧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意。

  “你!”沈清欢没想到容城会是这样的人,双眼瞪着他,颤抖抖的将自己缩成一团,脸色煞白:“你无耻,我可是你大嫂!”

  容城闻言,却是轻笑一声,俯下身轻轻的勾起沈清欢的下颚:“大嫂是想看看我有没有牙齿吗?”说着便把嘴贴了过去。

  沈清欢猛的转过头,这才没有触碰上,一片温度抵在了耳朵处,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烟草的味道。

  扣扣扣!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经理,热奶冲好了。”

  容城饶有失落的叹口气站起身来,整了整身上的西服:“进来!”

  看着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沈清欢这才松下一口气,她只觉得这个地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猛地站起身,越过刚走进来的秘书就跑了出去。

  “哎!”秘书端着一杯热奶看着慌乱跑出去的沈清欢不禁一愣,回手指了指疑惑的问道:“经理,先生夫人她怎么了?”

  容城轻笑一声,接过秘书手里的热奶放在鼻下闻了闻:“她没事,害羞而已!”

第3章 药量加大些

  一路急奔到楼下,沈清欢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双手拄在公司门口旁的花坛上重重的喘着粗气。

  这个容城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清欢,你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随后便有一双温暖的手伸了过来。

  沈清欢转过身,眼泪终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上前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怎么不在医院好好待着,跑出来做什么?”容景不敢用力的抱着她,只是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一只手抚着她的头发,给她安慰。

  “我想你,每次我醒来都不见你,我担心,你会有一天离开我。”沈清欢用力的往他身上拱了拱,说出的声音有些颤抖。

  容景闻言,眉头动了动,没有说话,只是更轻柔的抚着她。

  清欢,我也不想离开你,可是,我的病……

  我不能耽误你一辈子,不过,我会替你安排好一切,让你一辈子无忧,这也算是我兑现了当初对你的誓言!

  “清欢,我上楼安排一下,然后我们回家。”

  “嗯!”

  看着容景转身进了公司,沈清欢心里满是苦涩,她多想把自己的委屈告诉他,把容城的嘴脸告诉他,然后像以前一样让他替自己讨回公道。

  可是如今,她什么都不能说,容景已经受不了任何的刺激。

  容城看着容景上楼后急匆匆的又下了楼,嘴角微微挑起。

  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今天继续,药量加大一些。”

  放下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神里满是决绝与幽冷:“大哥,别怪我,要怪只能怪爸爸对我太无情。”

  容景和沈清欢回到家,李妈妈愣了一下,随后上前帮着拿出拖鞋招呼道:“先生和夫人回来了!”

  “嗯!”沈清欢轻轻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中午做些好吃的,我们午饭在家里吃。”

  “好的夫人。”李妈妈说完,便转身进了厨房。

  容景扶着沈清欢上楼回了卧室,关上房门,容景直接伸手就要解开沈清欢的衣扣。

  沈清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容景…”

  “你衣服都黏在背上了,定是伤口裂开了,我重新给你上药。”容景上前两步拉过她,柔声说道,神情满是自责。

  沈清欢没有躲避,任由容景一颗颗解开扣子,然后褪下了外衣。

  看着沈清欢身上一条条的鞭痕,旧痕加上新伤,已经让原本光滑洁白的皮肤变的狰狞。

  愣愣的看着沈清欢的伤,双手微微抬起,却不敢伸手碰上去,他看着就心痛,想着沈清欢昨夜经历的一切,他就痛的不忍再看,他恨,恨这个生病的自己。

  “容景,我不疼,这些都是皮外伤,看着吓人,其实没有多疼的,就跟,就跟我平时抓破你时一样!”沈清欢见容景神情凝重,看着自己的伤一动不动,便知道他是在自责。

  “下次不要在傻了,我犯病的时候,离我远远的,知道吗?”容景回过神来,打开床头柜,拿出里面的药一点点的涂在沈清欢的伤口上。

  “好,不过放心,你很快就会好了,大夫不是说了吗,按时吃药,是可以康复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还要留着这些疤痕,找你讨债呢,千万不要给我用祛疤的药哦!”沈清欢轻松的打趣道,抬起手臂摸了摸身后的那张脸。

  容景却觉得鼻子发酸,眼里的泪忍的有些艰难。

  伸出双臂,从背后把沈清欢拥进怀里,把头埋在她的发间:“清欢,对不起…对不起……”

  此时的容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对不起三个字根本不能表达他心里的愧疚。

  “容景,没有对不起,我爱你,我都是愿意的,我知道这是上天对我们的考验,只要我们坚持住,一定会过去的!”沈清欢转过身,捧起容景的脸,认真而又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到。

第4章 清欢快走

  扣扣!

  房门被敲响:“先生,夫人,我冲了绿茶和牛奶!”

  李妈妈已经在家里做了五年的保姆,从结婚到现在,两人的生活起居一直都是李妈妈照顾着,对于容景和沈清欢的生活习惯和喜好她已经再熟悉不过。

  容景闻言,放开了沈清欢,走过去打开门,接过李妈妈递过来的茶水和热奶。

  沈清欢则去柜子里拿出一件干净的衬衫穿在了身上。

  把热奶递给沈清欢,容景细细的品着手里的绿茶。

  苦苦的,带着一丝丝的微甜,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而沈清欢看着热奶,却忽然想起了容城,他在公司也让秘书给自己准备了一杯热奶,神情一顿,手里的热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怎么样?是不是烫着了?”容景担心的上前拉起沈清欢的手,仔细的看着。

  “没,没事,没烫着,就是手滑了。”沈清欢急忙说道,不想让容景担心。

  而这时,容景却觉得脑袋恍惚了一下,随后便开始隐隐的作痛,虽然不严重,但是眉头还是紧紧的拧在了一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容景说完,慌忙的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哎……”

  还未等‘你要去哪儿’问出口,容景便已经跑下了楼。

  沈清欢深呼一口气,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自从容景生病后,这个家就再也没有原来那般温馨了,容景常常一个人发呆,他再也不会把心事讲给自己听。

  手里拿着玻璃碎片下楼,打算去找个拖布擦一擦。

  而这时,她却听着下面有动静。

  沈清欢一路小跑的跑下了楼,把手里的玻璃碎片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拉过一旁的李妈妈问道:“你有没有听到地下室里有动静?”

  李妈妈一愣,仔细听了听,然后摇摇头:“夫人,我这耳朵背,听不到地下室有什么动静。”

  “那容景呢?他是不是出去了?”沈清欢又问道,脸上已是焦急。

  “是啊,先生他才走!”

  闻言,沈清欢当即就跑了出去。

  地下室的门在车库的后面,沈清欢来不及再仔细听,她只想去看看,容景是不是去了地下室。

  昏暗的地下室里潮湿阴冷,车库已经很久不用,里面堆满了杂物。

  拉开过道里的灯,便急急忙忙的往里面跑。

  “嗯……嗯……”

  里面微弱的喃呢声渐渐传来,沈清欢心猛的一沉,加快了脚步。

  “容景,是你吗?”

  沈清欢停住脚步,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再仔细听来,却没有了动静。

  难道是自己太紧张了?听错了吗?

  沈清欢心里想着,抬起脚步打算去里面看一看。

  可是地下室的门,却怎么也推不开。

  沈清欢用力的撞了两下,里面传来啪啪用头撞门的声响。

  “嗯……清…欢…快走……”

  里面传来容景痛苦隐忍的声音。

  沈清欢慌了,他以前都是一个半月到两个月才犯一次病的,这怎么昨天刚过,今天就又犯了?

  “容景,容景,你开开门!没事的啊!你不要把自己关在里面!”沈清欢在外面一边用力的敲着门,一边喊道。

  “啊……走!走!快走……清欢,我不想在伤害你,你快走啊……”

  容景知道,他要坚持不住了,他就要发疯了!

  他不能再伤害沈清欢,所以,他这次提前跑进了地下室,把自己锁了起来,钥匙他已经扔在了外面的院子里。

  “容景!容景!你开门啊,我们去医院,你不要把自己关在里面,快开门啊!”沈清欢用力的撞着门,一遍一遍的喊着!

  啪!啪!啪!

  隔着地下室的门,里面传来清晰的抽鞭子声。

第5章 血口喷人

  “啪,啪,啪”一声声清脆有劲。

  沈清欢浑身一颤,这个声音就是她的噩梦。

  撞门的动作骇然停止,双腿一软,跌坐在门口。

  “沈清欢,你给我出来!敢背叛我,我要打断你的腿!快给我出来!”

  容景恶狠狠的骂声,伴随着抽鞭子的啪啪声从地下室里传出来。

  鞭子每响一次,沈清欢便颤抖一下,好像那鞭子一下下真的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

  “沈清欢,你竟然敢躲起来,我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揪出来!沈清欢,快给我滚出来!啊!啊!”

  容景歇斯里底的在地下室里疯狂的喊骂着。

  而沈清欢却只能隔着门在外面无助的流着眼泪:“容景,你会好的,你一定会好的,一定会的……”

  砰砰砰!

  地下室的门被撞的剧烈的震动着。

  沈清欢猛地回过神来。

  这个时候,自己万不能倒下。

  “贱人,把门给我打开!快放我出去!你想关着我,然后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够狠!”

  “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

  容景如今已经完全发疯,他疯狂的一下一下的用头撞着门,嘴里不听的骂着。

  “容景,我在这,我没有走,我爱你,你不要再撞了,别伤到自己,我这就找东西把门撬开,你等着我!”

  沈清欢说完,站起身提步便踉跄的要往外跑。

  而这时,地下室的门‘砰’的一声响,被容景在里面给撞开了。

  “啊!容景!”

  看着容景满头是血的出现在眼前,沈清欢吓得尖叫一声,顾不得其它,急忙跑上前。

  “贱人!你竟然敢背叛我!”

  容景朝着沈清欢一声冷喝,沈清欢的脚步顿时顿在原地,浑身一僵。

  容景青筋暴跳,凌厉如刀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沈清欢:“想跑?看我掐死你!”

  一个箭步上前,容景便粗鲁的揪起沈清欢的衣领,将她从地面拎了起来。

  沈清欢只觉得呼吸困难,难受的就快窒息,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快,把我大哥送去医院!”

  就在这时,黑暗的过道里传出容城的声音。

  沈清欢闻言一怔,并没有欣喜,只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怎么来了?

  随着他的一句话,几个穿着白衣大褂的人跑了进来,两人一人一边按着容景,一人拿出一支针直接扎进了容景的胳膊上。

  沈清欢猛的跌落在地,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缓过气后急忙爬起来:“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容景,沈清欢发疯一般的推开按着他的两个人。

  “大嫂,我可是特意找来大夫给大哥看病的,你紧张什么?”容城朝着沈清欢邪魅一笑,上前抚了抚她的头发,动作轻柔,沈清欢却觉得寒意瘆人,浑身打颤。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我大哥送进医院!”容城朝着几个人厉声吼道。

  几个穿着白衣大褂的男子上前便拖着昏迷的容景往外走去。

  “不行,你们不能动他!”沈清欢一把抱住容景,她不能让这些人把他带走,直觉告诉她这个容城定是没安好心。

  “大嫂,不用担心,大哥只是去医院,等下我们做完咱们事情,我们一起去看他。”容城说着,上前一把扯过沈清欢,拖着她便率先走了出去。

  “啊,不,不,你放开我!放开我!”沈清欢用力的挣扎着,手腕被他拉的生疼,眼看着几个人就要把容景抬上了车,沈清欢低头就咬住了握在手腕上的手,浓浓的血腥味顿时充斥着满嘴,可手腕上的手却纹丝未动。

  “大嫂,你这样用嘴含着我的手,是不是不妥啊?”容城薄唇紧抿,说出的话带着丝丝寒意。

  沈清欢心里涌起强烈的恐惧,慌乱的松开了嘴。

  “你要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沈清欢惊慌无助的大声朝他质问道。

  “大嫂,我还想问你呢?大哥生病,你不送大哥去医院,竟然把我大哥关进了地下室,请问大嫂,你这是为什么呢?我得知大哥生病,丢下手里的事情就赶回来,大嫂却是千方百计的阻止我,大嫂,你又是有什么目的呢?”

  “你!你血口喷人!”沈清欢被气的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看着前面这个衣冠楚楚的容城破口大骂道:“容城,你不得好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告诉你,想得到公司,你做梦!”

  “哈哈哈哈……”

  容城闻言却大笑出声,伸手一把扳起她的下颚,眼神凌厉的凑上前:“我告诉你,你最好识趣一点,大哥他已经是个疯子,下半辈子就只能在精神病院度过了,你想要以后生活过的滋润,就要讨好我,知不知道?你已经不是原来的总经理夫人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