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囚了我们的爱》是一本剧情非常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叶无双和冷霆枭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叶无双冷霆枭小说

谁囚了我们的爱全文阅读

《谁囚了我们的爱》是一本剧情非常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叶无双和冷霆枭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二毛的最新作品,全文讲述的是叶无双和冷霆枭之间的虐爱故事。因为一个天大的误会,叶无双被冷霆枭亲手送进了监狱,可即使她已经在监狱待了五年,这个男人还是不肯放过她。

第1章 带你下地狱

  天城,阴雨连绵。叶无双仰起脸,感受到雨水打在脸上的冰凉感。她身后,“天阶监狱”,四个字,庄严醒目。五年了,她终于重获自由!

  “吱——”黑色宾利车嘎然停车,溅起一地泥水。手臂上传来剧痛时,叶无双迎上一双布满寒霜的黑眸。冷霆枭?

  看到他明明熟悉又愈发冷峻的脸时,眸中的诧异瞬时熄了星光。下一刻,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上宾利车,车子飚了出去,一路飞驰。

  看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树木,叶无双努力让自己镇静:“冷先生,您该不是为了有始有终,今天专程来接我出狱的吧?”

  “住口!”男人如鹰隽般透着寒气的眸子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咬牙道:“五年前,我能把你送进监狱,今天,我就能带你去地狱!”

  话落,一个急刹,宾利车在地面擦出长长的火花,停在郊区树林旁。“下车!”男人一把抓住叶无双的手,不带丝毫怜悯,把她拖入树林深处。

  “冷霆枭,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五年前……”她试图解释。他果然还是不相信她!

  “相信你?”男人粗暴的扯下她的衣服,嘴角噙着嗜血的冷笑:“难道所有的证据,都是假的!”

  他抬手狠狠捏住她的下巴,一步步逼退她,怒火从喉间迸出:“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看看它是用什么做的!就因为我父母不喜欢你,你就放火烧死他们!”

  他欺身而上,如野兽般狂暴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啊!”痛彻心扉的嘶喊,肉身撕裂的痛楚,击碎了她心脏。

  “冷霆枭!你等着,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我的清白!我叶无双敢作敢当,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叶无双倔强的咬牙承受着他的侵犯,双眸坚定地盯着冷霆枭。

  她没有杀他父母!她也不知道为何视频里那个放火行凶的女人,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她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能坚持活着走出监狱,就是要为自己证明清白。“清白?”冷霆枭冷笑一声,身下的动作更加猛烈。

  “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地狱就是证明你清白的地方!”一字一句,淬了毒一般。叶无双冷笑起来:“冷霆枭,有本事,你今天就弄死我,你今天要是弄不死我,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弄死你?”男人抬手捏起她的下颌,冷漠的声音淬了冰:“叶无双!你就这么欠操!在监狱里,没人操你!是不是度日如年!嗯?”

  身体被青石摩擦的火辣辣的痛,但不及心中的绝望。

  叶无双仰起头,露出凄美的笑:“冷霆枭,我在监狱里整整待了五年,一个人多寂寞啊,我可是有好几个炮友的!不然怎么打发1825个漫漫长夜呢!”

  “贱人!”冷霆枭恨不得把身下的女人生吞活剥,他暴虐地在她的身体里发泄自己的仇恨。“叶无双!你的身体和灵魂,肮脏到天下无双!”

  肮脏到天下无双!叶无双不再挣扎,像个布娃娃一样,任由冷霆枭肆意蹂躏。混着雨水的眼泪,滚烫而凄然。

  许久,冷霆枭餍足后,起身离开。留下一句冰冷瘆人的话:“叶无双!你这具罪孽深重的身体,唯一的价值就是用来赎罪!”

  她攥紧双手,逼退眼眶中无限轮转的泪珠。撑起满目疮痍的身体,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上。每穿一件,被青石磨破的伤口,就撕裂一次。

  但是,她不能死,她必须活下去!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第2章 他是谁

  海川国际,周年酒会。

  叶无双租了礼服仓惶赶到现场,她迫不及待要去找墨夜寒,去见念念,可又怕突然出现会吓着他。

  纤细的高跟鞋,哒哒敲击着地面,每走一步就感觉离人间更近一点。

  刚进会场,正和客户碰杯的墨夜寒就看见了她。

  面色不改,长腿迈开,一切都化成了背景,将左顾右盼的叶无双扯进怀里,惊喜异常。

  “怎么不先打个电话?”

  叶无双礼节性抱了抱墨夜寒,从他怀里退开,极力掩着此刻的心急,扯开淡淡笑容:“打去公司,秘书说你来这了,念念还好吗?”

  “等你亲自检阅,你先吃点东西,咱们马上回家。”

  墨夜寒把她安置在轻食区,去和客户道别。

  叶无双太久没来过这样光鲜的场所,极力避开人群,坐进角落里,捏着手指。

  念念,会认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妈妈吗?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勾引男人!”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她耳边散着寒气,冰冷又熟悉。

  她像受惊的兔子,腾地站起,还未迈开步,就被冷霆枭拽着手腕,拖进了卫生间。

  深色木门重重合上,叶无双被压在了墙面上。

  “你和他什么是关系?”冷霆枭抬手压住她消瘦的肩头,眯着双眸,发出危险的信号。

  “他?冷先生是问,刚才我和相拥的男人吗?当然是男女关系。”她故意笑得妩媚。

  看着她叶无双平静的眼神,冷霆枭手上青筋跳跃,直接跳入她的裙底,一把扯掉她的底裤,身下一挺,长驱直入。

  没有恢复好的伤口,再次被撕裂,锥心刺骨!

  “男女关系!”

  冷霆枭咬着后槽牙,被这四个字刺激的不轻,重重撞着她。

  叶无双对上他阴鸷的眸光,笑的更加骄傲,“对,男女关系,他是我在监狱里的固定炮友。我们,革命情谊深厚。”

  呵。

  冷霆枭听完忽地笑出声,握着她的细腰,恨不得掐碎:“真贱,在监狱里都能勾搭上男人,我看你就是欠操!”

  曾经那些美好,全都碎成了泡沫,再也经不起回想。

  叶无双痛的痉挛,死死咬上牙,冷漠的样子彻底激怒了他。

  捏住她的下巴,愤怒变成千军万马,在她的身体里厮杀掠夺。

  “荡妇,你给我叫出来!”

  骨架被碾碎的痛楚再一次袭来,一股腥甜味在口腔中扩散,叶无双大笑,“冷霆枭,你还真是孝顺!使出浑身解数,卖力的为自己的仇人服务!你爸妈泉下有知,会不会气醒过来?哈哈哈哈哈!”

  “你找死!”

  话音刚落,“霆枭!”一道甜腻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第3章 她是谁

  “霆枭,是你在里面吗?”

  下一秒,狭小的空间里,多了一个妖娆美艳的女人。

  四目对两目,男人闷哼一声,从女人的身体里抽离。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男欢女爱气息,任谁都能脑补出刚才激战的场景。

  “霆枭,这个女人是谁?”女人拧着眉,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男人修长的腿迈过去,搂上女人的细腰,关切的询问:“婉婉,你不是头疼在休息,怎么跑这儿来了?”

  叶无双只觉得眼前这女人,似曾相识,却并不认识。

  她自嘲,可能是被冷霆枭折腾的太狠了,精神有些恍惚吧。

  平静的整理好衣服,仿佛刚才的激战,与她无关。

  “霆枭,人家找了半天,到处都找不到你,担心死了。”女人顺势钻进男人怀中,伸手帮他系好脖颈间散开的领带。

  “婉婉,我刚进洗手间,这个女人就冲进来,抱着我的腿,跪在地上求我要了她,给她一份工作。还好你来得及时。”冷霆枭对着怀中的女人柔声解释,极尽宠溺。

  叶无双想着墨夜寒一定在到处找她,转身,走向门口。

  如果是以前,被人撞见这么不堪的场面,她一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这五年,她已经筑起铜墙铁壁,把那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包裹的严严实实。

  苏婉婉眼看叶无双要离开,娇嗔地说:“霆枭,我知道你善良。可是外面这种女人很脏的,万一带着害人的病怎么办?”

  冷霆枭心中猛地一阵揪疼。

  是的!这个女人,就是利用他的善良,欺骗他的感情,杀了他的父母!

  心又硬了几分,毒寒的目光,落在叶无双身上,嘴角勾出凉凉的弧度:“婉婉,是我疏忽了,能有你这么善解人意的未婚妻,是我冷霆枭的福分。一会你陪我去医院,做个检查。”

  未婚妻!

  “轰——”

  叶无双耳边嗡的一响,心被炸的血肉模糊!

  这个美丽妖娆的女人,不是他身边普通的莺莺燕燕,而是他的未婚妻!

  她刚才竟没有发现,他们站在一起,宛如天生一对的眷侣!

  四肢百骸像灌了铅一样,她动弹不得。

  内里虽已波涛汹涌,眸中却藏着一池秋水,没有一丝波澜。

  她抬腿想继续迈出去,却像中邪一样,挺了下脊柱,眉开眼笑的看向苏婉婉,讥讽的说:“这位小姐,经过我亲测,你未婚夫那又细又短,使用感受很不好,你会性福?”

  说完,她潇洒的转身离开,囤积已久的眼泪,夺眶而出。

  冷霆枭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攥起,盯着叶无双离开的方向,大步追了出去。

  明明是她欠他的,她怎么敢这么嚣张!

  苏婉婉看着两人相继离开,眼底闪过一抹怨毒。

  转瞬,又恢复了柔情似水的模样,边喊边走:“霆枭,你别走那么快,我脚痛,等等我嘛!”

第4章 念念

  叶无双惶惶然回到大厅。

  顺手端起酒杯,仰头灌下,一杯又一杯。

  和冷霆枭对阵,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心痛的指尖发颤。

  他有了未婚妻,为什么又来缠她!

  想着,眼泪啪嗒啪嗒落进杯里,叶无双胡乱抹了一把。

  湿漉漉的手,被墨夜寒牵起,他一言不发带着她离开了酒会。

  一路静默,回到庄园。

  叶无双站在门口,有些迟疑:“夜寒,念念能接受我吗?”

  “别担心,相信我,念念会喜欢你的。”墨夜寒看着她,眸光真诚笃定。

  可,所有以为做足的心理准备,在叶无双见到念念的一刹那,灰飞烟灭。

  “念念,我是妈妈,我可以牵牵你的手的吗?没想到我们念念已经这么高了,过来让妈妈看看好不好?”

  叶无双脸上挂着最温柔的笑,矮着腰,一点点朝念念靠近。

  她的宝贝,五年了,日日夜夜都在期盼团聚。

  迫不及待,好想把他抱进怀里,亲一亲他的小脸蛋,摸一摸他黑软的头发。

  可念念黑葡萄般的眼睛里,盛满警惕和惊恐。

  紧紧抱着怀里的熊仔,躲在墨夜寒身后,不让她靠近就当叶无双要摸上他的手,念念突然惊叫一声。

  手里的熊仔使劲砸向她,紧紧抱上墨夜寒的腿,往他身上撞,歇斯底里抵抗着和叶无双接触。

  叶无双呆住了,直挺挺跪在地上,震惊又痛苦。

  她的孩子,不认她……

  直到墨夜寒将念念抱走,她才紧紧捂住脸,压抑着哭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墨夜寒一脸愧疚走下楼。

  见叶无双抱着手臂,哆嗦着站在窗边,不由捏住拳。

  “无双,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念念。”

  “不,夜寒,是我的错,是我太失败。我不该任性生下他,让他在没有父母的环境里长大,我更不应该让你把他关在房子里。

  是我自私,都是我的错!我从未为念念做过任何事,我有什么资格当他的母亲。我还不如去死!”

  叶无双越说越激动,颤着身体,为了让自己不再哭出来,死死咬住了发白的拳头。

  血丝从齿间渗出,眸中也染了血色。痛苦又绝望的模样,像是要咬下一块肉。

  墨夜寒劝不动,赶紧将念念抱了下来,看见儿子安睡的小脸,叶无双终于松开口。

  轻轻伸出手,眸色也变得柔和。

  念念落进怀里那一刻,隐忍的泪终于淌出眼眶,她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墨夜寒拿过两把椅子,摁着她坐下,浅浅舒了口气。

  “无双,你从没跟我提过念念的父亲。是冷霆枭?”

  叶无双眸色一怔,墨夜寒一直是个细心的人。

  她不想欺骗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压着声音冷冷道:“他不配做念念的父亲,我们不会认他。夜寒,拜托你帮我保密。”

  说完,垂眼看着念念,语气更加坚定。

  “我一定要查出当年纵火案的真相,我要让冷霆枭在真相面前,忏悔一辈子!”

  墨夜寒不再言语,也看着念念。这些年,他一直在等真相。

  从未想过自己的对手,竟是冷霆枭!

第5章 求婚

  第二天。

  冷氏,总裁办公室。

  “冷总,查清楚了,墨夜寒五年前入狱时间和叶小姐相近。听说他出狱时,抱着个孩子,叫墨念念。墨氏集团的慈善基金,四年前更名为念念基金。”

  呵。

  冷霆枭心中一震,猛然起身,骨节分明的手压在桌子上,气压骤降。

  王特助立在一边,低下头,大气不敢出,衬衣已湿透。

  许久,才听到冷霆枭低沉的声音响起:“派人24小时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随时报告。”

  天道广场。

  叶无双无力的坐在台阶上,捂住脸。

  念念不愿意接受她,一看见她就反应激烈。

  惊恐地叫声,像刀子一样往她心里扎。他的眼睛,嘴巴,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拒绝她。

  要怎么办?

  眼泪从指缝里渗出,比在监狱里还要难熬。

  哇!好漂亮!

  忽然,周围发出一声声惊呼,叶无双蹭干眼泪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置身于一片红色花海。

  而她,是花的中心。

  错愕间,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朝她走来,墨夜寒?

  他一身白色燕尾服,俊美阳光,帅气逼人。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让叶无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她以为,他们只是朋友。

  她以为,他待她只是弥补妹妹走失的遗憾。

  可当他单膝跪地,双手捧上钻戒,一字一句问她:“无双,你愿意嫁给我吗?”

  叶无双这才深深意识到,这个男人隐忍的感情。

  拒绝的话刚要说出口,忽地,一个白色的,小小的身影,捧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跑了过来。

  念念?

  叶无双呆住了,任由念念将花束推进她怀里,瞪着一双溜黑的眼睛,躲在墨夜寒身后,略带不安地望着她。

  眼泪一瞬盈满了眼眶,喜悦感顺着血液淌遍全身。

  “念念。”她轻唤。

  呼吸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大声又吓着她的宝贝。

  念念紧贴着墨夜寒的手,一刹间收紧,在叶无双一颗包裹着惊喜的心要摔回肚子里时,他揪着裤缝的手指松了。

  非常迅速地抓了一下叶无双的手指,又缩了回去。

  泪珠一颗一颗从叶无双脸颊上滚落,她哭着咧开嘴,激动地看向墨夜寒。

  “夜寒,念念他接受我了吗?”

  墨夜寒微笑着点点头,为她擦去眼泪,将念念从身后牵到身边,将他的小手放进叶无双的掌心里。

  低声轻问,“念念,有妈妈在我们的家才完整。我们再也不和妈妈分开了好吗?”

  念念低着头,盯着贴在一起的两只手,过了好一会才浅浅的点了一下,随后像小鸡啄米似的,使劲点着。

  叶无双激动坏了,一头扎进墨夜寒怀里,哭的不能自已。

  三个人拥着的画面,被人拍下,挂在网上,也传到了冷霆枭的手机上。

  一个月后,海川酒店。

  天城商政两届名流,齐聚一堂,参加墨夜寒和叶无双的订婚宴。

  墨夜寒走到熟悉的身影旁,温柔催促:“无双!快开始了,我们去后台准备。”

  苏婉婉闻声,回眸一笑:“墨总,我是苏婉婉,在订婚宴上,认错未婚妻,被人知道会很丢脸哦。”

  墨夜寒看着陌生的面孔,忙致歉道:“苏小姐,实在抱歉!”

  这时,主持人高昂的声音,响彻宴会厅:“今天是墨夜寒先生和叶无双女士的订婚宴,欢迎大家到来,一起见证他们的幸福!”

  同时,电子屏亮起,一对男女在卫生间里欢爱的限制级视频,出现在荧幕上。

  男人动作凶猛如兽,冷冽肃杀的声音传出:“叶无双!既然你这么欠操,我就当着墨夜寒和你父母的面,好好操你!你被我操的这么爽,还敢说又细又短?”

  女人被压在墙壁上,冷艳的笑着:“冷霆枭!比起我们家夜寒,你就是又细又短,给不了女人性福!祝你早点精尽人亡!”

  顿时,宴会厅里炸了锅。

  墨夜寒脸上血色全无,冲出人群!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