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小说《只因爱你太疯狂》的作者是苏炎,宋子薇和顾南琛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和丈夫

发布时间:2018-10-12 11: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宋子薇顾南琛小说

只因爱你太疯狂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只因爱你太疯狂》的作者是苏炎,宋子薇和顾南琛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和丈夫结婚了一年,宋子薇才发现他是一个gay,为了报复,宋子薇在微信中约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可谁知那男人竟是丈夫的四叔顾南琛?!

第1章 第一次

  夜,暗无边际。

  我盯着正朝自己欺身压来的身影,连忙闭了眼睛。

  就这样,我要出轨了!

  出轨对象,正是眼前这个我连脸都没见过的陌生男人。

  本以为自己会犹豫,会害怕,会愧疚……

  但,并没有。

  不仅没有,心里隐隐的竟然还有些期待,期待着报复之后的那种快感。

  “第一次出来玩?”

  男人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轻笑着在我耳边吐气。

  那温热暧昧的气息让我忍不住颤栗了一下,抖着声音答:“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刚问出口,我便后悔得想咬舌自尽。

  眼前这个男人,是我用新注册的微信号约的。

  来酒店开房之前,我们已经在线上约法三章:只走肾不走心,做完就删,老死不相往来。

  他爽快答应。

  可是,我在骗他。

  这不仅是我第一次出轨,更是我的初夜!

  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司机,是老处女。

  我嫁给老公顾北池一年了,婚后才知道他那方面不行,每次还没开始,就已经蔫儿地软了。

  而他虽然不行,却有一个很恶俗的爱好:就是每次尝试行房前,都会强迫我同他一起看岛国动作片。

  每一次,看着过程中热血沸腾、喘息不停的老公,我都以为这次肯定可以了的时候……他就又缴枪投降了。

  结婚一年,我渐渐丧失希望,每当有生理需求,都只能用别的办法自己解决。

  可最令我无法忍受的是,那个男人竟然越发变本加厉。

  到后来逼我看A片的时候,竟然学着片里那些猥琐男虐待女忧那般,用同样的工具虐我……就像被噩梦笼罩着,所以这几个月来,但凡工作中有出差的活儿,我都积极争取下来,为的就是可以不回那个恐怖的牢笼。

  而今夜……

  我与顾北池赌气,借口去临市开会,便把这个陌生男人约到了酒店!

  “很荣幸,成为你的第一个情人!”男人低笑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我的腹诽。

  我立刻回过神来,轻咳一声,“你管那么多干嘛?不想做就走。”

  他沉沉一笑,“很好,我就喜欢火爆脾气的女人!”

  言落,大手一扬,便粗暴地扯掉了我身上的浴袍。

  空气有些微凉,但他的大掌很快覆了过来,在我身上缓慢的来回游走,所过之处留下一簇簇火苗。

  “这么美的身体,你老公居然满足不了你,真是暴殄天物。”

  我听见男人邪魅的笑,微微一怔:“你胡说什么呢!你怎么知道我老公满足不了我?”

  “能满足的话,你还用得着出来约?”男人再次邪肆地笑了下,“不过没关系,所有女人在我这里,都能得到满足!”

  言落,他用力一挺,瞬间将我攻破!

  “啊!”

  这第一次,还真他娘的痛啊!

  我忍不住想要去推开他,“疼!你特么能不能轻点!”

  男人微微错愕之后,唇角勾起的弧度里带了更浓的兴味,“居然还是个处,看来我得好好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了!”

  被撕裂的感觉渐渐传来,我痛得没有力气狡辩,只能双手紧紧攥住男人的臂膀,咬牙强忍!

  自己约的炮,再痛都要打完!

  不过,随着男人动作的持续,很快我便发现没那么痛了。

  而且,还有隐隐的快感袭来。

  随着快感的加剧,我渐渐忘了一切烦恼,忘了自己还是个有夫之妇,忘了自己应该有的羞耻感……我的主动,让男人的动作更加猛烈起来!

  最后,一阵过电般的酥麻直接逼上头顶,我终于享受到了传说中的高潮,整个人颤栗不停,瘫软在男人怀里,久久不愿动弹清晨。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边有个男人。昨夜那疯狂的回忆袭来,我面色一白,触电般起来,快速穿好衣服,仓皇离开。

  成功了!

  我终于不再是一个令人羞耻的已婚处女了!

第2章 好样的

  我离开酒店后,直接打车回了家。

  理由早就找好了:会议取消,所以一大早就回来了。

  用钥匙开门进了客厅,我正要喊老公的名字,突然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好奇心驱使下,我立刻换上拖鞋,轻轻地走了过去。

  卧室的门虚掩着,我轻轻推开门。

  只是,下一秒,在看到眼前的状况时,令我瞬间瞪大了双眸。

  “啊……宝贝,你越来越大了,爽死我了……”

  “还不是因为你后面太紧了,爱死你了……”

  对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两条正在床上交缠的赤条条身子。

  而我彻底震惊的是,那两个正在自己床上大战的人,竟是两个男人!

  而且,被一个强壮男人压在身下的,竟是老公,顾北池!

  此时的顾北池,撅着臀部跪在床上,任由身后的男人在他身体里驰骋,俩人的脸上,全都是享受的表情。

  而且,他们做的太认真,根本没有发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我。

  我完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从一开始的震惊错愕,到看清楚之后的恶心,只觉胃里有东西翻涌着,我想吐。

  我的老公,我一直以为只是功能障碍的老公,居然……是个gay?!

  而且,还特么是个受!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手里的包“啪”落了地,终于惊醒了床上的两个男人,双双看了过来。

  “顾北池!你真好样的!”我怒气反笑,给顾北池树了一个大拇指。

  顾北池看到我,微微错愕之后,脸上又恢复了平静,“老婆,你怎么回来了?”

  说着,就要起来。

  他身后的男人却按住了他的肩膀,淫邪的视线朝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亲爱的,你老婆不错啊!不如,我们三个一起玩吧!”

  什么?

  我错愕得怔在原地,久久不能消化他的话。

  而接下来令我更加难以窒息的是,顾北池只犹豫了一秒,便对那个攻温柔一笑,“好啊!一定很好玩!”

  “顾北池!你他妈混蛋!”难以压制的愤怒从心底冒出,我大骂一句之后,捡起包摔门而去。

  只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那个追出来的攻拉住了胳膊,“美女,池池满足不了你,我可以嘛!一起玩,肥水不流外人田!”

  “去你妈的肥水!去死!”我羞愤交加,抓起包直接砸向男人。

  但是我忘了男女力量有多悬殊,没几秒钟,那个强壮的攻就把我的包夺过去扔掉,而后直接把我压在了沙发上!

  “小美人,相信我,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那男人淫笑着,就朝自己压了过来。

  我正要喊,余光里突然看到了茶几上果盘边的水果刀!

  下意识的,我伸手过去,一把拿过了刀子,咬着牙毫不犹豫地冲身上的男人戳了下去。

  那一刀,从他腰间刺了进去,鲜血直接冒了出来!

  “啊!”男人痛呼一声,立刻放开了我,在看到自己被刀子戳了后,咬牙骂道,“妈的,臭婊子!”

  我慌乱中趁机爬起来,后退几步,“我是正当防卫,你好自为之!”

  那男人疼得面部抽搐,正要追上来,“咚”一声竟直接倒了下去。

  我惊住,看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了满目的鲜血。

  不会吧?

  死了吗?

  正要上前看个究竟,顾北池穿了衣服出来,在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大惊,“发生什么事了?”

  我慌张地摇了摇头,吓得说不出话来,后退两步后,抓起包包夺门而去!

第3章 崩溃

  我一口气跑到了公司,不管不顾同事们微微诧异的目光,进了办公室之后,立刻关上了门。

  靠在门上,身子一点点滑了下去。

  满脑子!满脑子都是那男人倒在血泊里的画面,面上白的没有一丝血丝。

  我杀人了吗?

  我只不过是用水果刀插进了那人的腰间,怎么会流那么多血……思绪渐渐崩溃,我抱住脑袋,懊悔得抓着头发。

  一夜之间,自己和陌生男人有了肌肤之亲不说,还发现了老公的秘密……而比起杀人,这些情情爱爱的事带给我的震撼,已经完全可以被忽略!

  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呆了一上午,微信上突然来了消息。

  我连忙点开看,竟是“四蜀”发来的,说还想见我!

  “四蜀”,就是昨天那个陌生男人,“四蜀”是他微信昵称。

  走的时候太慌张,竟没来得急删除他的号。

  我没有回复“四蜀”,直接删号拉黑,退出登录,卸载了微信。

  现在哪有心思去理这个人?

  顾北池那个王八蛋也没给我来个电话,说说他那个攻被捅死了没……刚腹诽了一句,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条彩信。

  在看清楚彩信里的照片时,我蓦地瞪大了眸子。

  竟然是我的钢笔!

  我连忙去包里的口袋里找自己的钢笔,果然空空如也。

  再看那彩信,配图文字是:“宋小姐,今晚我在老地方等你。不来的话,我不能保证我会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

  靠!

  我在心里忍不住狠狠爆了一句粗,气得差点摔了手机。

  我怎么这么倒霉?

  第一次约炮,就遇到一个无赖!

  正在烦躁的时候,有人敲门并推门进来,“子薇?”

  熟悉的声音让我脸上的血色瞬间褪了个干干净净,转眸看去,顾北池关上门已经径自走了进来。

  “你,你怎么来了?”我难以掩饰住心里的慌张,“你的那个小宝贝,怎么样了?”

  顾北池一脸沉静,拧眉看了我一眼,又转身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了才小声开口,“别担心了,我把他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

  我一脸懵,“什么意思?怎么处理了?送去医院了?”

  顾北池看着我,冷冷勾唇一笑,“我的好老婆,连杀鸡都不敢看的人,进步了,这一次,杀人了……”

  看着顾北池嘴角那阴邪的笑,如遭雷击一般,我脑袋里那根一直绷着的弦,“嘭”一声断了。

  “不,不可能……我只是拿刀轻轻碰了碰他,怎么就会死呢……”我满脑空白,声音颤抖,自己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顾北池直接按住我的肩膀把我压在了沙发上,“老婆,你看着我,我说已经没事了,你就不要害怕了。”

  肩膀上传来的温热让我头脑清醒一点,慌乱中我推开他,“你胡说!我不信!我不信他死了!你在骗我,对不对?”

  顾北池拧了拧眉,拿出手机调出一个视频递给了我,“你看吧。”

  几乎是想都没想,我双手颤抖着一把夺过手机,看了过去。

  视频是顾北池自己拍的,他把已经没了动静的那个男人塞进裹尸袋,拉上拉链,放进车子后备箱,拉到了江边,上面绑上大石头,直接扔了下去……

  看着视频里那个黑色的裹尸袋一点点沉入江水里,我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

第4章 晕倒

  我被吓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顾北池,我又立刻想起那具被他沉入江底的尸体,满眸的惊恐,“顾北池,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杀人抛尸?”

  顾北池却是一脸的淡定,“老婆,我这是保护你。你杀了人,我只能帮你毁尸灭迹了。”

  “你神经病!你这是犯罪!”我简直要疯了,按住顾北池的胳膊恨不得能一把掐死他,“就算他被我捅死了,我也是正当防卫!你现在这样,我根本说不清了!走,跟我去自首!”

  我立刻起身,说着就要拉顾北池出去,却被他反手按在了沙发上。

  “宋子薇,你他妈傻了吗?”顾北池抬腿按在我背上,咬牙恶狠狠地在我耳边说,“你现在去自首,你以为警察会相信你?我告诉你,你乖乖听我的话,这件事人不知鬼不觉没人会知道!他虽然是我爱过的人,但我也不可能因为他不要声誉!只要你继续跟我形婚下去,把我爱男人这件事烂在肚子里,我也绝对不会让人发现我们俩一起杀过人毁过尸!”

  “你不怕做噩梦吗?”我的脸几乎被压得变了形,喘气问。

  “哼!”顾北池残忍一笑,“比起被判死刑或者在监狱里渡过后半生……我宁愿做噩梦!识时务者为俊杰!宋子薇,我警告你,你别干傻事,否则不光你,你家人也别想安宁!”

  顾北池威胁完,便松开了我,起身冷笑着离开。

  我只觉浑身冷得透彻,抱着双臂蜷缩在沙发上,浑身止不住地颤栗。

  我成了杀人犯!

  混混噩噩地在办公室过了一天,窗外早已夜幕降临,我忘记了开灯,一个人坐在黑暗里,直到手机的屏幕亮起。

  又是“四蜀”那个号码发来的短信:“宋小姐,再不来的话,我就过去接你。”

  从茫然中逐渐清醒,我抓起手机,又迅速把抽屉里的针孔摄像机和录音笔一起塞进包包,离开了杂志社。

  反正已经这样了,索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这个不要脸的“四蜀”,想继续占便宜?

  没门!

  我现在身上已经有命案了,在还没想好该如何处理之前,绝对不能再有别的把柄握在别人手里。

  到了酒店房间,我发现门虚掩着,推门进去,浴室里有人在洗澡,男人欣长的身影映在磨砂玻璃上,甚是性感。

  可现在不是欣赏美男的时候,我检查了一下藏在袖子的摄像机和录音笔,便关上了房间门。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男人那熟悉的低醇的声音传了出来,“脱光,进来。”

  什么?

  我错愕着,不穿衣服进去怎么摄像怎么录音?

  “给你十秒钟时间,否则我这里关于宋小姐约炮的整套资料就要传出去了。”男人威胁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简直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慰问了一遍,又不得不乖乖褪下衣服,推开了浴室的门。

  突然,浴室的灯灭了,周围瞬间漆黑一片。

  “啊?”

  刚惊呼一声,手腕被人攥住,用力一拉,我便落入了一个滚烫僵硬的怀里。

  “怕什么?有我在,不会让你摔跤的。”男人咬住我的耳朵,笑得格外魅惑得意。

  浑身酥麻的感觉袭来,我下意识用力挣扎,“你,你就是故意的?你是不是不敢想我看到你的脸?”

  男人笑得更加猖獗肆意,直接将我抵在门后,“宋小姐不愧是金牌编辑,聪明!鄙人奇丑无比,怕吓着宋小姐了。”

  我恨得咬牙,“四蜀,你不守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男人的手,一点点顺着我身上的曲线向下,突然从双腿间探了进去,“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尤物,放弃了岂不是可惜了!”

  “啊!”

  我惊叫一声,害怕得拢紧了双腿,“你混蛋!出去!”

  “出去?”男人在我耳边挑衅地冷笑,“都湿成这样了,你确定让我出去?”

  满心羞耻令我几乎哭出声来,“你到底是谁?你这样不公平,你知道我,却不让我看到你,你认识我对不对?”

  说实话,我当然不希望他认识我!

  只是想用这种办法激他,让他露出脸来。

  “我当然认识你!”男人邪魅一笑,手指一点点忽然用力在我身体里抠动起来。

第5章 挣扎

  “啊!”刚叫出声,男人染着薄荷味的唇便覆了过来,将我的嘴巴堵住,舌头在我口腔里肆意搅动。

  在男人上下其手,各种挑逗之下,我渐渐放弃了挣扎。

  因为我发现,虽然这个男人混蛋,但不得不承认,他功夫了得,我几乎是分分钟就有了感觉……而男人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满意,抽出手,直接挺身进入我身体里,“出来玩,就别藏着掖着,宋小姐的放荡,我可是见识过的!”

  我恨不得杀了他,但还不等反应过来,他就我的身体带到了更欢愉的云端。

  这一夜,我几乎忘记了杀人的事,忘记了顾北池的背叛和威胁。

  在第一次失身的酒店房间里,再次被陌生男人吃干抹净……浴室,沙发,阳台,床,被吃了一遍又一遍。

  天亮时分,我无力地躺在他怀里,低声问,“四蜀先生,放过我好么?我有老公的,被发现了我会被打死。”

  男人长臂将我揽入他怀中,清晨的嗓音里染了几分性感的慵懒,“在我对你失去兴趣之前,没人敢打死你。”

  最后彻底醒来的时候,我发现男人已经离开。

  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布满的红色痕迹,我气得咬牙,即刻用拨出去一个号码,“小李,去查一下昨晚和今晚,定了香格里拉808总统套房的客户。”

  等下午回到公司,小李过来向我汇报,“宋姐,查不到,我动用了我们手上所有的资源,甚至都用了黑客,但对方的信息一片空白。”

  我不由得皱眉,“去查查监控,调出照片也行。”

  小李摇头,“已经查过了,那里的监控,这几天都坏掉了。”

  这么巧?

  “暂时不查了,这件事保密。”

  “好的。”小李点头退了出去。

  而后我用自己在杂志社的所有资源,查了一天,都没查到关于“四蜀”的任何资料。

  下午下班顾北池打来电话说有重要事告诉我,我不得不回了家。

  开门的时候,不禁想起那天进去看到的画面,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的翻滚,适应了良久才开门进屋。

  家里没人,顾北池还没回来,我转身进了浴室。

  查了一天资料,简直累死了,先泡个热水澡再说。

  刚进浴缸,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顾北池走了进来,“老婆,你在洗澡?”

  “顾北池,你不知道敲门吗?”我连忙去扯浴巾。

  只是,这一次忘记了遮盖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吻痕。

  顾北池正要开口,在看到我身上那些痕迹时,蓦地瞪大了双眸。

  那眸子里,瞬间燃起了熊熊怒火,双拳一点点攥起,周身一点点散发出戾气。

  “宋子薇,你这个贱货!”顾北池大吼一声,上前去一把将我从水里拎了出来,“这是什么?你他妈敢背叛我?”

  当下一惊,我这才发现身上的吻痕被发现了。

  一瞬间的恐慌之后,我用力推开了顾北池,拿起浴巾披在身上,“顾北池,既然你没能力要我,还不允许我去睡外面的男人了?”

  “骚货!”顾北池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敢给老子戴绿帽!老子打死你这个荡妇!”

  那一巴掌,打得我脚下一滑,直接跌进了浴缸里!

  脑子里顿时嗡鸣一片!

  还不等我清醒过来,就听到顾北池拨出了一个电话,“王磊,你不是一直说我老婆漂亮么,哥今天让你尝尝嫂子的味道,你敢不敢来……废话,给你半个小时,立刻到我家来!”

  闻声,我大骇,趴在浴缸里震惊地看向顾北池,“你疯了吗?王磊是你表弟,你想干什么?”

  他那个表弟,是出了名的花心,而且听说前段时间被感染了艾滋!

  “当然是干你了!”顾北池露出阴邪的笑,“我那个表弟早就对你垂涎已久,我要亲自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如何发骚的!你要是敢拒绝我表弟,我立刻告诉你杀人的事!”

  “顾北池,你混蛋!”我几乎吓得浑身发抖。

  顾北池恍若未闻,走出去,直接把浴室的门从外面锁了,我叫破了喉咙也没能把门叫开。

  十几分钟后,门突然打开,我惊恐地看过去,只见那个王磊一丝不挂,脸上却挂着淫邪的笑走了进来,“嫂子,我来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